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12

12.天明

  太阳很烈。由一滴汗顺着鬓角滑下来,被他歪过头蹭在肩膀上。

  他蹲在地上,帽檐压得很低,只能仰着脖子,盯着老板手里的鸡腿。

  又有一滴汗滑下来,他伸手抹了抹。

  “李叔,鸡腿还没好吗?”天明有气无力地问。

  “没呢。”李叔将鸡腿翻个面,“你先到棚子下乘凉吧,这么热站在摊子前面干啥。”

  “我喜欢看你烤,闻着很香。”

  李叔有些得意地笑起来。“不瞒你说,大叔我当年可是琢磨了很久,烤了上百只鸡腿,才能熟练的掌握火候。”他转动手上的签子,给鸡腿表面刷上一层酱汁。

  天明沉默了一下。片刻后他闷闷地说:“不是大叔。”

  “什么?”李叔没听清楚。

  “你不是大叔!”天明叫起来。他努力仰着头,眼睛从帽檐下瞪视李叔。

  李叔被惊了一下。“好好好,不是就不是。”他无奈道,“你还惦记着那个人啊。”

  “什么‘那个人’,”天明一下站起来,“是大叔!”

  “哎你小点声。”李叔赶紧四下望望,压低声音,“要是被高先生听见,我又得挨骂了。”

  天明哼了一声:“小高他总是骗我。每次我问他,他都说大叔快出来了。可是已经三年了,我连他的面都不能见。”

  “高先生那也是为你好。”李叔劝道,“当初盖先生拼了命把你送出来,你去看他,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李叔说得对。”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

  闻言李叔朝来人点点头:“高先生。”

  “嗯。”高渐离应道。他低头看身边的男孩。天明的脸掩在帽檐下,看不清表情。

  “天明,”他唤道,“又耍小性子了?”

  “谁让他说我大叔。”天明别过脸。

  一群骗子。他想。每个人都说要等,他就等了,但这句话说了三年,也不见有什么成效。这些天他又开始做梦,有关于他父母的,有关于那场大火的,有关于那个找到他,并带他走的男人的。

  每次醒来,他都是怀着欣喜睁眼,然后又怀着失望入眠。

  都怪那个秦氏。他咬牙。忽然听见高渐离的声音。

  “天明?天明!”高渐离伸手抬高一点他的帽子,“怎么了?”

  “啊?小高你说什么?”他愣愣地看着他。

  “估计是被太阳晒晕了。”李叔熟练的装好鸡腿,把它递给天明,“早说过让你去棚子下等。”

  “不想。”天明不顾烫咬了一口,立刻龇牙咧嘴,一边跳脚一边夸赞,“好吃!”

  高渐离看着他,一向清冷的眼里有了点笑意。“走吧。”他拉过他的一只手。

  他们一起穿过街上熙攘的人群。天明小心地保护着鸡腿不被碰到。突然高渐离停了下来,拉着他的手微微收紧。

  “忍么惹(怎么了)?”他叼着鸡腿含混地问。

  高渐离脸上是他这几年最常见到的警惕的表情。天明立刻低下头,借着帽檐和鸡腿把整张脸挡住,眼睛透过缝隙扫视着周围。

  他在角落看见一些人。他们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但眼神却时不时往外瞟。

高渐离微低下头。他出门之前做过打扮,贴了胡子,带上眼镜,乍看之下无法第一时间发现是他。

  他拉着天明拐进了一边的商场,并快速地发了短信:“接。”

  短信发出后两秒,天明看到了回信:“收到。”

  “我们先在这里呆一会。”高渐离说,“阿雪会来接我们的。”

  “嗯。”天明应着,依旧嚼着鸡腿,“为什么这里也有人了?”以前秦氏的监视范围没有波及到这条街,所以他大部分都在这里活动。

  高渐离看了眼商场角落的人,说:“秦氏扩大了搜索范围。”

  “他知道我们在哪了?”

  “不会。”高渐离说,“只有盖聂知道。”

  “我相信大叔。”天明点头。

  高渐离把他带到商场里的休息区那。途中天明不断的感觉有人看他,但目光停留得都不长久。

  他们选了靠门的一处坐下。高渐离拿出手机。天明看着他以一种玩手机的姿态把镜头投向每一个角落。

  高渐离突然停下了动作。天明抬起眼,看见屏幕里有一个男人进了商场。

  李斯。

  高渐离装作兴意阑珊地用手划了两下屏幕,把手机收起。身体转向天明。

  “别盯着我看。”高渐离低声说,“也别往四处看。吃鸡腿。”

  闻言天明立刻埋头吃了起来。

  也许是食物的香味引起了李斯的注意。天明余光看见他往这边看了一眼,便往这边走来了。

  糟糕。他转了个角度,像是把整个脸都埋在鸡腿里面。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天明的身体也越来越紧绷。高渐离的手动了动,缓缓地弯着手肘摸向腰间。

  五米。

  天明咽了口肉,看见高渐离的手握住了枪。

  三米。

  枪口在桌底下对准了李斯。

  一米。

  天明听见高渐离吸了口气。

  这时突然有只手摸上天明的头。

  天明一惊,身子一震张口就要叫,被来人眼疾手快地捂住嘴。他看着李斯从他身边走过,走向了他右后方的桌子,那里有一个白衣的男人,旁边的小孩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颈脖处还用红绳挂着什么。

  “嘘。”乔装过的雪女在他头顶微笑,却令他毛骨悚然。“都什么时候了还吃鸡腿?”雪女责备说,“做好的菜都快凉了你们爷两还在闲逛,赶紧回去吃饭。”

  她拧着天明的耳朵站起来,将天明蹭在她手上的油又抹到天明的衣服上。天明扭着脸,敢怒不敢言。他们尽可能快地离开了休息区。上了雪女的车。

  “怎么回事?”一上车雪女就问,“李斯怎么在这里?”

  “不知道。”高渐离说,“而且秦氏突然增大了搜索范围。”

  “我以为三年了他们至少消停些了。”

  “时间越久,对他们越不利。”高渐离说,“他们现在又开始急了,但我们不知道原因。”

  “是不是盖聂出了什么事?”雪女启动车子,“还是说有什么事情刺激了秦氏?”

  “端木姑娘传来消息说,秦氏上星期送来的一个一级犯,跟盖聂有很深的渊源,他是盖聂的师弟。”

  “师弟?”雪女茫然,“盖聂何时有一个师弟了。”

  “小庄。”天明突然开口,“那个人是不是小庄?”

  高渐离看他:“你认识?”

  “以前听大叔提过。”天明说,“应该是他很重要的人。”

  他想起重伤的男人在高烧昏迷时只说过一次梦话,话里只有反复的两个字:小庄。

  高渐离和雪女对视一眼。

  “看来有必要查一下这个人了。”高渐离说。

TBC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