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一剑封喉 第十章

第十章  合作

满月当空,月光如入水墨滴一般充盈在它所能涉及的每一个角落。院内被雨浸润过的泥土闪烁着细碎的光辉,晚风钻过窗与棱之间的缝隙潜入屋内,却带不进一点银亮。

盖聂在一片或远或近的虫鸣声中浅眠。

他的意识漫无目的地浮动着,场景在不断切换,像是很多个短梦拼接。

忽然他停留在一条街道上。

街上的人不算太多,但声音热闹杂乱。这是一个小镇,大家彼此熟悉,走在街上,能看到人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听到他们几乎从未间断的招呼。

盖聂缓缓打量着周围,逐渐将那一点残留的印象补充完整。

这是离鬼谷最近的一个小镇,他以前时常下山到这里购买所需物品。他曾以为这能占据他一大部分的回忆...

 

【原创】公开秀恩爱是会被报复的(七夕贺文)

【原创】公开秀恩爱是会被报复的(七夕贺文)

*现代设定,聂卫已经同居

*墨家就在流沙隔壁hhhhh


  “你说我是不是被针对了?”

  办公室里,荆轲手捧一杯咖啡向旁边对着电脑屏幕狠命敲打键盘的雪女诉苦。

  “被谁针对了?”雪女百忙之中瞥他一眼。

  荆轲斩钉截铁:“卫庄。”

  雪女发出了一声笑。荆轲拿不准那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你会觉得被针对了?”雪女问道。

  荆轲愤怒地拍案:“他最近总是在我面前秀恩爱!...

 

【聂卫】一剑封喉 第九章

第九章  故友


夜深,黑色的天幕上只挂有一弯月牙,黯淡的光围着那道钩,朦朦胧胧,只能照亮它的周围,让人不禁怀念起满月时的万里清辉。

张良盯着残月看了很久。

白天不察,到了夜晚,风就降了温度,猛地一吹,人仿佛从心开始打颤。穿过长亭的晚风掀起张良的衣袂,扬起他的发梢,刮过他的面庞,像是不想看见这个温润如玉的青年脸上的愁绪。

他穿得终究是单薄了些,被这风激得一颤,才恍然回神。自嘲一笑,整了整凌乱的衣襟,一瞬间,他又变回了受人敬重的儒家三当家。

早已过了就寝时间,他却不想入睡。慢慢走回房间时,他在手触到门时顿了一下,随即反手抽出凌虚,剑锋划破空气,发出一声...

 

【聂卫】一剑封喉 第八章

第八章  汇合


幽深晦暗的森林里,任何一点感觉都会被无限放大。

光照不透的茂密枝叶下,卫庄正独自前行着。那个梦最后有些模糊的尾段在他脑海中不断重复着。那抹血色,他还在那个已经成为尸体的青年身上见过。从他的反应来看,他认识自己的父亲,并且关系匪浅。

“你能活到现在都是拜他所赐……”

他的表现说明这不是假话,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么自己身上的秘密很有可能跟男人有关。再深入地想,除了已解的毒,男人留给自己的,应该就是那个血红的神秘物体。

至少从颜色来看,它和青年身上的魔纹如出一辙。

会有这个可能吗?

男人没有魔纹,说明他有人类的血统,但他如何维持人类的...

 

【聂卫】一剑封喉 第七章

第七章  苏醒


他很累,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淌着血。他一手握着从韩家侍卫手中夺来的剑,一手撑着墙边前行。

那场大火引来了很多人,他赶在他们破门而入之前离开。尽管如此,他还是在翻墙之时遭到了韩家人的围截,他劈手抢过一把剑,几乎是无意识地砍杀,最后趁其中一人放信号箭,无暇顾及时,才撕破一个口子杀了出去,窜入山林。

夜已深,他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四肢乏力,头脑昏沉,几乎随时都能晕倒。但他不能,他身后还有人想要他的命,更何况,他还没找到那个男人。

他沿着自己唯一记得的这条路行走。前面就是他初次碰到男人的巷子,他不受控制地想起那个拥抱,男人胸膛的热度像...

 

【求助】怎样让上司减少我的加班时间(04)

301#

楼上别想了,如果鸡腿同学没有颜的话,他会有伴吗


302#

一口老血【咳】


303#

膝盖一痛,我顿时跪倒在电脑前


304#

求问长得像车祸现场的那种还有救吗?在线等,挺急的


305#

别等了,没救的


306#

办法?tan90°


307#

膜拜楼上数学大佬


308#

你们让一个文科生怎么活=皿=


309#

九十度的斜率,不存在的23333


310#

为什么要说出这个残酷的事实


311...

 

【聂卫】一剑封喉 第六章

第六章 亡者


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又看见了那个冷清的偏院,看见了他貌如天人却哀怨愁苦的母亲。

他从记事起就生活在这里了。

他不曾见过自己的父亲,只有母亲和一位年轻的侍女倚翠一直在悉心照顾着他。母亲懂得很多,教他说话写字,教他礼仪举止,教他待人接物。倚翠也待他很好,她能在换季的时候用不知哪里来的布料给他们母子做衣服,就连院子里每季都有的花果,她也能变着法子做出很多好吃的食物。

这个不大的院子是他最喜爱的地方,他了解这里的一草一木,他能在这里蹦跳,飞奔,疯玩,而母亲就在不远处微笑地看他,时不时叫他一声“庄儿”。

他渐渐长大,他开始感到不满足。

但...

 

【聂卫】一剑封喉 第五章

第五章 追者


  魔族,一个只出现在儿时父母警告里的词。事实上,随着魔族的消亡,有很多人从出生迈向坟墓,终此一生都未见过魔族一面。

更遑论那些近几年加入秦家的弟子。

但如今所见,仿佛是噩梦成真一般,白发浅瞳的男人从大火里走出,火光印上他的脸,像是太阳一般的颜色,却盖不过他眼底凛冽的寒风。

他浓重的杀气让人觉得自己已经踏在尸山之上,周围血流成河,残骸遍野,并且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山的一部分。

这是一股能让人从心底感到战栗的气势。

那些年轻的面庞溢满了惶恐,卫庄不屑地扫过。不只是周围灼热的环境让他烦躁,那些他以为不会再浮出的记忆被这场大火连根拔...

 

【聂卫】一剑封喉 第四章

第四章生者


眼前的火焰发出“噼啪”地响声,天明一手托腮,百无聊赖地用树枝在火里晃来晃去。

虽说经历秦家的那一次偷袭后,他和卫庄的关系稍微亲近了一点,但对方本身就沉默寡言,性子还别扭,他多说两句废话还是会被瞪,丝毫没有聊天的可能。

大叔虽然也话少,但人家不会动不动就凶他啊!

天明愤愤地想,将手上那根被烧得差不多了的树枝扔进火堆,盯着火焰变化的轮廓,漫无目的地发呆。

卫庄不知道去哪里了,只丢下一句“生火等着”就不见踪影,现在快过去了一个时辰,他仍然没有回来。一个想法在天明脑海里挥之不去。

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他仔细琢磨,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些天和卫庄相处的最大...

 

【聂卫】一剑封喉 第三章

第三章同行


  “喂,大坏蛋!”天明在后面叫他,语气充满警惕,“你要带我去哪?”

卫庄不语,挥剑斩断路上的杂草荆棘,继续走着。

“哎,我叫你呢!”天明小跑跟上去,瞪圆了眼,有些恼怒,“你怎么不……”

下一秒抵在他咽喉上的剑尖让他止住了嘴。

“如果你想永远闭嘴,我很乐意帮你。”卫庄冷气森然道。

天明抿着唇,赶紧摇头。

待那种压迫力从自己身上撤去后,天明长舒一口气。

他不明白卫庄到底想干什么。

两天前他被卫庄从溪流里救起,对方的寡言少语和强硬态度,比起当年的盖聂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旁敲侧击地打听,但卫庄显然不愿和他废话,若是真的吵到了他,卫庄总是...

 

【聂卫】一剑封喉(架空,长篇)第二章

第二章  偶遇


  “上回说到,百年前人魔大战,我们人类虽伤亡惨重,但也有人悟得天机,修炼出一种能与魔族相抗的力量,故被称为‘修魔者’。修魔者中,又以七人最为突出,实力最为强劲。战争结束后,这七人划分天下,各守一方,成立门派,广收门徒。但好景不长,日子天天过去,各家实力渐有差距,邻家之间纷争不断。为防内情泄露,遂变为对本家领地内人员的招收。然这时,一些未归门派的修魔者不乐见如此圈地自养的现象,便自立门派,对一些不愿参与七家领地纷争却想修炼的平民提供修炼之法,如此,便开始有了‘诸子百家’。”

“之后,秦家势力越发壮大,开始吞并其他门派,...

 

【聂卫】一剑封喉(架空,长篇)

第一章  访者


  田老头听着天边的轰隆声,把最后一捆柴搬进了屋里。

  “幸好赶上了。”老头抹了把额上的汗,接过老伴递来的碗喝水,连喝下半碗,末了才道,“动作再慢些,怕是这些柴火已经被雨给湿喽。”

  老伴点头赞同,接过碗搁在桌上。

  “轰隆——”

  天边又响起一道惊雷,声音之响,仿佛一把巨斧劈向石山。饶是田老头这种土生土长的老汉,也被震得一愣。

  “真是邪了门了。”他嘀咕,“怎么觉着今天的雷特别大?”...


 

© 氢氧化驴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