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15

失踪人口的回归。

发现回复被催更屠版了233333

不请不要骂我我下学期就高三了,请关照一个快要碎掉的驴蛋【无力】

但驴蛋还是要郑重的道歉,让喜欢这部作品的各位久等了,也谢谢你们的不离不弃wwww所以驴蛋终于让师哥亲到小庄了!我知道你们会炸23333

15.卫庄

  “我从未承诺过要保密。”卫庄说。

  “那它也不应该成为换取利益的筹码。”盖聂反驳。

  卫庄无动于衷。“于我而言,它只是筹码。”

  盖聂沉默地看着他。

  此刻他们正坐在食堂的大厅里,周围充斥着能盖过他们对话的喧闹。

  卫庄余光瞥见了之前传递消息的内应,他在对方注意到这里之时将勺子伸了出去,准备敲击桌面。但旁边突然横过一只手,将他的手一把按下。

  “那我只能阻止你。”盖聂说。

  卫庄微眯了眼,杀气一闪而过。但盖聂对他的警告不为所动,掌心仍抵着他的手背,热度丝丝缕缕地传来,令人烦躁。

  卫庄冷哼一声,下一刻他猛地绷紧手臂,生生顶起盖聂的手掌,勺子在他手里转了一个角度,勺尖直冲盖聂的手腕而去。盖聂手掌一翻,蹭过勺背,手指又巧妙地缠了上来。

  已经有人开始注意这边,不可能再传信了。

  盖聂……卫庄直视眼前的人。

  “师哥,再愚蠢的人,也应该知道……”他无声地开口,在盖聂看向他嘴唇之时丢开勺子,修长有力的手指扣上盖聂的脉门,就在此时,盖聂也按住了他的。

  “……合作,并不代表互相干涉。”他收紧手指,指尖感受到对方跳动的脉搏。

  “我知道。”相比起他的力道,盖聂的动作像是蹭过他手腕的小动物,有粗糙的枪茧摩挲着他的皮肤,配合着盖聂的话语,莫名就有了安抚的意味。

  “但你刚才已经牵连到我的利益了。”

  “你的利益?”卫庄勾起嘴角,率先松开手,结束对峙的局面,“你何时成了那群废物的守护者?”

  “你已经知道答案。”盖聂道,同时他收回手,拇指貌似无意地蹭过食指指腹,像是要挽留那里的温度。

  卫庄盯着他的动作,没有说话。

  周围有人频频往这里偷瞄,又惧于他们之间紧张的气氛不敢多看。盖聂没受到他沉默的影响,继续之前中断的早餐。

  “或许比起我这边,你更应该注意你的。”片刻后,他道,“32475不太对劲。”

  “用不着你提醒。”卫庄越过盖聂看向昨天还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一个晚上,足够下手了。”

  “他能出现在这里,说明他还有用处。”盖聂道。

  卫庄盯着32475看了一会,对方的眼神有些恍惚,但总集中在一个方向。

  “五点钟。”他说。

  盖聂往他后方一瞥。“昨天的那个少年。”他告知。

  卫庄想了想,露出一个冷笑。

  “一个诱饵。”他断言,“看来秦氏已经迫不及待了。”

  “你已经引起了太多注意。”盖聂提醒。

  “求之不得。”卫庄道。他拿着餐具站起来,结束了对话。

  放风的时候那少年被狱警叫去,随后便朝仓库的方向走去。卫庄注意到蹲在角落的32475站了起来,远远地跟在后面。几个狱警交换眼神,没人阻止他。

  盖聂去了端木蓉那里,头上的纱布是充足的理由。他没有询问,表明自己毫不干涉的态度。

  那么他也不应干涉我的。

  卫庄沿着放风场的边线走动,目光锁着32475的背影,他们之间的距离随着他的走位在慢慢缩短。

  他路过两栋楼之间的空隙,有一只手从阴影处猛地伸出,卫庄极快地侧身,但手的主人像是了解他的路数,手在空中生生转了方向,扯住卫庄的胳膊。

  仅凭这份判断,卫庄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

  他挣开盖聂的手,走进阴影里。

  “你最好给我一个让人满意的理由,师哥。”他压着声音警告。

  靠在墙边的男人收回手,看向他。

  “这是一个陷阱。”

  卫庄嗤笑一声。“换一个有说服力的。”

  “……你不应该冒险。”

  下一秒盖聂被拽住领子,猛地按到墙上。卫庄欺进他,直直地看进盖聂眼里。

  “盖聂,”他语调狠得像是要把这个名字碾碎,“不要得寸进尺。”

  盖聂面无波澜。“这只是一个提醒。”

  “提醒?”卫庄冷笑,“难道你还认为我是当年那个需要提醒的卫庄?”

  “无论如何,你都是小庄。”

  “……”卫庄盯着盖聂,想要找出破绽,但盖聂面上一片坦然,仿佛那就是他心中所想。

  仿佛他眼里的那点温度是真的。

  “师哥,”卫庄微眯起眼,凑得更近了些,他们的鼻尖碰在一起,“这招没用。”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他下面的话。卫庄松开领子想要后撤,但盖聂的手更快地按上他后颈。

  在他的肌肉因为致命部位的触碰绷紧之前,他们的唇撞在一起。

  像是所有的感官突然破散又突然汇聚,所有的感情突然模糊又突然清晰。他先是感受到柔软,然后是干燥,最后是温暖,在这一切他所不屑的平和之中,他又尝到鲜血的味道,自己的或对方的。

  熟悉的气息让他平静,不熟悉的触碰又让他烦躁。盖聂没闭眼,他也没有。他能在盖聂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眼睛,那点幽蓝的情绪仿佛了然这是水到渠成,尽管他一部分清醒的意识告诉他是意料之外。

  也许是看见他背上的牌号,那个犯人嘀咕着走远了。

  他们分开了一些,但还在彼此呼吸的范围内。

  “什么意思?”卫庄沉声问。

  他的唇有些刺痛,他闻到了血腥味。

  “这不是比试。”盖聂说,“这是告知。”

  “关于那场没有结果的决斗?”

  “不。”盖聂否认,“是关于你未曾知晓的。”

  “……”卫庄拉开了距离。

  “你等在这里,避开了摄像头。”卫庄说,像是要掩饰什么,“你利用我挡住了狱警的视线,是因为你不想被发现。”他顿了顿,总结道,“你伪造出仍在医务室的假象,你不想牵涉其中。”

  ——那他为何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来阻止他的自投罗网?

  ——为了防止他的泄密。

  “师哥。”卫庄冷笑,“好计策。”

  盖聂不置可否。他只是淡然地直起身绕过卫庄,说道:“走吧。”

  卫庄对着他的背影皱眉。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不是盖聂全部的意图。但是……

  他伸舌舔过嘴唇,那点血腥味蔓延在舌尖,让他眼神愈发阴鸷。

  在原地站了几秒,卫庄才走出楼隙。

 

  他们在距离用品库还有100米处停下了。

  卫庄盯着半开的仓门,那里没有警卫,周围的摄像头又不约而同地朝向用品库的方向。

  太过明显而傲慢了。

  盖聂弯腰拾起地上的碎石,收在手里。卫庄看着他的动作,道:“你的目的不会实现了。”

  “但也完成了大半。”盖聂道,“我想知道里面的情况。”

  “好奇真相对你来说没有好处。”

  “但也没有坏处。”盖聂率先向前,“走吧。”

  路上的摄像头在还没拍到他们之前已经毁在了石子上,他们一路走到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的混乱的声音。卫庄注意到门边的墙角放着张木凳,而仓库内的打斗已经到了尾声。

  看来赵高本来就没想给32475留命。

  既然主人都已经不看重,那么对他来说也一样。

  在那个少年被逼到铁架边的时候,卫庄伸手抽过木凳,运力朝32475扔去。木凳以万钧之势带走了32475的身体,将他狠狠地砸在地上。

  少年的表情定格在惊恐和错愕之间。他看向他们,仿佛已经没了意识。

  卫庄打量着用品库的内部,又看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是一个陷阱。”

  “矛头针对的就是你我。”盖聂道。

  少年张张嘴。“你们……”他还没反应过来,“他……”

  卫庄提醒:“他已经死了。”

  少年像是被无形的拳头打了一下。他撑着铁架吐了起来。

  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卫庄想。“这便是强者的道路了。”他说。

  少年终是昏了过去。

  卫庄盯着少年看了一会,又转向盖聂:“还不走?他们就要来了。”

  盖聂深深地看他一眼:“我走了。”

  卫庄目送盖聂出门,贴着墙根快速地消失在转角。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卫先生,作为一个新人,你最近犯的事,可有些多啊。”

  卫庄挑起一边嘴角,转身面对来者。“赵狱长。”他招呼道,“看你把算盘打得如此辛苦,我就把理由送到了你手上。”

  “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卫先生。”赵高毫无诚意地微笑。他打量卫庄的周围,问道:“怎么不见你那位师哥?”

  “他在医务室。”卫庄道,“想必今天是端木医师值班。”

  赵高看向他,像是在试探真假。“我原本以为你们师兄弟情同手足,想不到你发生这种大事,他竟没有在你身边。”

  卫庄冷哼一声。“我没有必要让他知道我的情况。”

  赵高颔首,“说的也是。”他伸手示意身后的人又指指躺在地上的少年,命令道:“带到医务室。”

  两个狱警走出来,架着少年走了。

  赵高靠近一点,卫庄没有动,但赵高身边的两个护卫却把手按到了枪上。

  “卫先生的事不太好解决。”赵高道,“我们应该换个地方说话。”

  卫庄嘲讽一笑,那两个护卫见状伸手朝他抓来,卫庄身形微动,极快地闪开。“赵狱长不介意的话,现在就可以带路了。”他道。

 

  前往审讯室的路光线阴暗,四周安静,让人压抑。

  站在门边的狱警开了门,卫庄走进去,里面中央处有一桌一椅。他自顾自地走到椅子那坐下,狱警拿过一副手铐要给他带上,被赵高制止。

  “卫先生是客人。”赵高似是指责地看狱警一眼,“还不倒杯水来?”

  “这种心理战术赵狱长就不必玩了。”卫庄嘲讽,“开始吧。”

  赵高一笑。“卫先生果真是聪明人。”他绕着卫庄走了一圈,一摆手,旁边的狱警就从角落处办了张椅子放他身后。

  赵高悠悠然坐下。

  “明人不说暗话。”他道,“卫先生究竟是什么人?”

  “你们不是已经查过了吗。”

  “恐怕不只是退役军人这么简单吧。”

  “确实。”卫庄承认,“但查不到就是你们的问题了。”

  “看来卫先生不愿透露一二了?”

  “我为什么要去提醒一群废物?”

  “呵。”赵高并不恼,“属下办事不力,让卫先生见笑了。”他盯着卫庄,“但我希望卫先生能回答我另外一个问题。”

  “说。”

  “韩氏集团的韩非,和卫先生是什么关系。”

  “朋友。”卫庄道。

  “他已经死了。”

  “我为此而来。”

  “卫先生为的是韩非的死因,还是他所寻找的真相?”

  “两者皆有。”卫庄道,“看来赵狱长也懂得不少。”

  “我有个交易。”赵高气定神闲地说。

  “哦?”

  “我给你提供韩非的线索。”他不放过一丝一毫卫庄的动作,“你给我盖聂的。”

  卫庄眯了眼。“这可不是一个公平的交易。”他道,“如你所见,我们虽然是同门,但彼此所知并不深。”

  “他可是甘愿冒着挑衅11426的风险在接近你。”赵高指出。

  11426是战斧的编号。

  卫庄眉头微皱,暗恼盖聂的动作明显,但仍反击道:“那并不意味着我能知道情报。”

  “那这意味着什么?”

  卫庄冷笑。“赵狱长不会看不出那只是试探吧。”

  “你说试探……那便是试探吗?”赵高轻笑,抬起手拍了两下,“进来吧。”

  审讯室的门几乎是瞬间推开又合上,但人已经全数进到里面。卫庄感觉到多出来的六个人的气息,他们站在他身后,没有声音。

  “想必卫先生应该听说过我手下的六位杀手吧。”赵高道,“还请卫先生将线索悉数告知。”

  卫庄冷哼一声:“威胁我的人一般不会有好下场。”

  赵高挑挑眉,六个人在下一秒出手,合力将卫庄的上半身按在桌面上。

  卫庄的脸颊贴着桌面,他看着赵高绕到自己身侧,居高临下地打量他。

  “卫先生这句话就不太明智了。”

  “呵。”卫庄牵起嘴角,眼睛斜睨赵高,“如果我出事,你就永远不会抓住盖聂的把柄。”

  “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对手吗。”赵高微笑,“有意思。但还不足以让我动心。”他一扬手,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上。他拿着它缓缓贴近卫庄。

  卫庄没什么动作,神色甚至可以称得上悠闲。在赵高的匕刃贴到他颈脖的那一刻,卫庄道:

  “……阴阳家。”

  赵高停下了。

  “……什么?”

  “你听到了我的话。”卫庄道。

  赵高没有退开,他紧盯着卫庄,压低的嗓音像蛇过丛林:“你确定?”

  “你有了答案,却又不相信它。”

  “我无法相信你。”

  “那你之前的询问有何意义。”

  “……”赵高顿了一会,缓缓收起匕首,“希望卫先生不要让我失望。”他道,“毕竟你还在这座监狱里。”

  “礼尚往来,我也回敬一下先生。”赵高命令,“将卫先生送到一号禁闭室。”

  六人松开他。卫庄慢慢站起来,走出审讯室。

  铁门在他身后关闭,但赵高的声音还是透了出来。

  “合作愉快,卫先生。”

TBC


评论(6)
热度(38)
  1. 三章必坑氢氧化驴蛋 转载了此文字
    等了好久!催了好久的文终于更了!!!!!!我也快回家了!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