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孤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V2.0

【无聊预警】

=====

我又来了。

昨天结束了生理的考试。这个这学期最重要的专业课,我感觉考得一塌糊涂,它的厚度和难度较之上学期的系解简直天差地别,也难怪学长学姐在上学期倾听我们关于唯一一门专业课的抱怨,会一笑了之,说这是我们整个要学的专业课中最简单的。

只有见过更高的山,才觉得自己之前努力攀上的多么矮小。

但是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错误地认为它和系解一样,我紧抓着两天的时间不放,逼自己高效率地看书,能像上学期一样起死回生。

一天只睡两小时,简直要命,我高考复习都没这么拼命过。

但最绝望的还是做到试卷的那一刻。世界上总有这样那样的事让人绝望,其中一件就是你明明拼命了一把,这点努力却像灰尘掉进水面,微小得连波澜都掀不起。

我错了,真的错了。求老师给一个及格,我担心我平时分都补不回来。

依稀想得起这学期开学时说绝对不能像上学期一样,死到临头了才拼命挣扎,一定要及时复习,不让自己那么狼狈。

王境泽这个,简直是大自然的规律了,唉。

真香。

发现自己就是这样,知道这个时间该做什么,也下了决心,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那点坚定就像泡泡,想起的时候吹出来,在面前飘一下,还没来得及看看。

【啪嚓】,破了。

然后自己拿笔的手摸向了手机,看书的眼转向了屏幕。

而且最可怕的是,放平时还好,一到考试前,所有我曾经感兴趣现在兴趣稍减可看可不看的东西突然之间就对我有了强烈的吸引力,驱使我去翻错过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粮。

这算某种心理疾病吗,一直在逃避最应该面对的问题什么的,直到把自己逼入绝境才能孤注一掷。

不如说平常就没有那种细水长流的耐心。

为什么没有学习的心情呢,明明知道看到好成绩自己也会开心。

可能是相对于这么长久的,看不见具体轮廓的开心,我更愿意享受细碎的,能当即触摸得到的开心。

这是人的天性吗?还是我一个人的惰性?

有人说高三都熬过来了,以后还有什么困难熬不过来。

我觉得这句话错了。

高三目标明确而清晰,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所有的时间都被划分好,基本不用自己思考要做什么,老师发下来的试卷就说明了一切。而每一次的测验看到自己曾经不会的题能写出来,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种满足,能有更大的动力去看书,去熬夜,去拼命。

大学才叫可怕,一科只有期末考,没人告诉你现在要做什么,有可能全天下来只用上两节课,然后你就捧着多出来的时间不知所措。

我是要复习昨天的课程,还是预习明天的内容?

感觉哪个都不想做,昨天上的也是课本上的,放在那里,可以到时候再看。

明天要上的不知道是哪里,上次有预习过但老师完全没讲,反而说了后面的还没预习到的内容,结果都一样,浪费时间。

不看了,看手机。

一学期就过去了。

可能对于我自己来说就是这样,我对结果满怀着功利的心,希望能一分努力一分货。但大学学习像一潭死水,你扔多少东西进去,不到最后看不到结果。

那是一种精卫填海的绝望。

经过了高三以后,还有什么熬不过来的困难呢?我想应该是在没有要求的情况下,自己划分好时间,并且能够执行吧。

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总觉得一切事情还太远,这就是我现在的困境了。

然后生理就打了我一巴掌。

昨天考完到现在我没有看一页书,但我还剩下一科,在六天以后。我不知道哪来的自信觉得还有时间,我现在确实是这么觉得,觉得还来得及。

但这样和之前复习生理有什么区别。

半个小时前我放下手机,拿出书本,但心烦意乱,于是我又听了一首歌舒缓心情,集中注意力,然后觉得还不错,于是打开了歌手页面,去注意其他歌。

完全本末倒置了。

十分钟过去后,我摘掉耳机,但书上的字进不到脑子。

我想了一会,还是打开了文档。

上次我这么做以后,我平静了下来,然后去做我自己的事了。

我之前说过,文字有一种奇妙的力量能让我安静,无论是我在看还是在写。

这里的文字不是指课本,是指我喜欢的。

那么可以揪出原因了,尽管显而易见,但我一开始却没想到,而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发现了。

我做我喜欢的事会安静,只能说明我不喜欢学习。

尽管学习的结果能给我带来开心,但学习的过程不能。学习过程的不开心大过了结果的开心,学习就变成了一件不开心的事情。

所以当我在做那些无关紧要但在我眼里突然值得做的事的时候,我只是要逃避我不喜欢的东西。

像小孩子一样,幼稚又天真。

最后还是不得不像成年人一样担负起责任,尽管这个过程不开心,结果也不开心,最后是双倍的不开心。

原来听说过一个实验,每个孩子手上被发了一颗糖,实验人员告诉他们,如果能两个小时忍住不吃这颗糖,之后会有更多的糖。

很少有小孩能忍住不吃。忍住的小孩据说在以后表现得比同龄人要优秀。

我也想成为优秀的人啊。

我觉得,不吃的思考方式是成人的,吃的是幼儿的。

成人应该要看得更远,也愿意为了最终的好处而隐忍一时的诱惑,到了最饿的时候,一顿美餐对于心灵的治愈是百倍胜于每日的家常小菜的。

我希望自己成熟,但又不想沾染成人的功利。

我跟朋友说想一直读书,或者一直呆在学校,希望前路已经定好,不用漂泊无定地在社会闯荡,去四处面试,左右逢源,面对职场的勾心斗角,活在情商比智商重要得多也不公平得多的社会里。

这又是一种逃避吧。

我希望自己在理性,沉稳,自信,从容不迫的成年模式下,依然保有我的善良,简单,想了解一个人时是通过兴趣而不是职位父母和收入,能对虚拟角色微笑,对所有新鲜事物留有一份好奇。

像个成人一样思考,像个孩子一样生活。

这是我追求的境界。

但现在我还不能把握这个平衡,会偏向一边。

任重道远啊。

回看上个月的胡言乱语,虽然说文字解剖了自己,但毕竟不是真的解剖,对我虽然有些影响但还不至于纠正我的行为,我这一个月依然没有看书,被各种考试逼得自乱阵脚。

暑假的我回来看这两篇又是什么心情呢。

希望我到时已经做出了改变吧。

在此立誓,暑假我要复习系解和生理,准备英语六级,看我两个学期攒下来的书,去练字打工,写一剑封喉,写给阿追的生贺,写给阿北的报答车,学习剪辑,如果可以的话,写几篇脑子里有梗但一直没动笔的同人文。

那就这样了,这个晚上,用这一篇结束吧。然后我就刷牙上床,睡个好觉,明天起来看组胚。

再见啦。


标签:孤驴
评论(10)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