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一剑封喉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出逃

水下机关比路面上更难应付,所幸他们速度足够快,而纵横剑气又刚猛,大多数机关毁于途中,他们得以一路几乎无阻地到达盗跖所在的牢房。

这是地底最深一层,照理来说是最早被淹没的,但明显这的淹没速度要慢上很多,这牢房很不寻常。

早在进来时他们就注意到了这个牢房上方数量骇人的机关齿轮,如他们所料,这的确是噬牙狱的机关中枢。只是其中原理精妙,精于机关术的墨家人在这么长时间观察后尚且不能解,更遑论刚刚来到的纵横了。

一行四人眉头紧锁,试图找出一线生机。

“子房之前说,这是一座军事堡垒。”卫庄道,他似乎抓住了什么线索。

“不错。姜子牙当初建立噬牙狱是为了防守,他的奇门遁甲之术让魔族人参悟不透,难以攻破。”盖聂解释道。

卫庄思索:“既然作为一座军事堡垒……”

仿佛一丝火星落进枯草,思绪一下燃烧,他们同时想到了其中关隘。

“它绝不止一个出口。”

盗跖打量四周;“而且这里的水淹没得最慢。”

“这是防守的最后一步。”盖聂道,“如果被攻破……”

卫庄接道:“他们就从这里逃出。”

“你的意思是,出口就在这间牢房里?”庖丁看了看四周,盗跖拍拍他的肩,说道:“我上去看看。”说完,他腾空跃起,身形似利箭直射而上。

卫庄待盗跖上去后,放下扛在肩上的人,解开穴道,一掌拍在背心,让他把呛进的水咳出来,尽管如此,他的意识还是很模糊,看起来随时都要昏迷。

“暗九。”卫庄道。这两个字如同一个信号,让犯人朦胧的眼神稍稍专注起来。

如同还在韩地时一样,他的声音在严厉中又透着一股唯我独尊的傲慢。他说道:“撑住。”

听到熟悉的命令语调,暗九浑身一震,轻轻点头。

盖聂在一旁将此幕尽收眼底。他感到有些古怪,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进到监狱的卫庄和平常也有几丝微妙的差别,他便没将这点感觉纳入思考范围。

盗跖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我看到一个‘望’字,有什么讲究?”

纵横对视一眼,盖聂道:“姜子牙又被尊称为‘太公望’。”

话音刚落,地上突然铿锵作响,他们几步退开。庖丁反应不及,脚下一空,身子突然下坠,他吓得一下捂住脸,却发现腹上紧绷,有人拉住了他的腰带。

他回头正看见卫庄一脸寒霜,眼神如剑,刺得他额上冒汗。他一着地就急忙爬起来,向卫庄道:“多谢、多谢。”

盗跖此时也跳了下来。盖聂走到门边拉动操纵杆,之前关押盗跖的铁笼缓缓下降,盗跖拉着庖丁窜了上去,卫庄将暗九扛在肩上,等着盖聂走回来。

两人同时感觉到杀气。

铁门发出不堪重负地声响,向他们这边突起,关节处的铁栓断裂,铁门猛地朝他们袭来,盖聂动也不动,卫庄看他一眼,鲨齿出鞘,一下劈开了厚达一尺的玄铁。

门后露出一双杀意外漏的眼。

是真刚。

验证了心中所想,卫庄一手架住他的攻势,一手把暗九向后抛出,与此同时,转魄、灭魂二人同时从侧面进攻,长链锁住鲨齿,让他无法脱身。盖聂接住暗九送进牢笼,立刻上前支援卫庄,魍魉紧接而来缠住他,他和对方过了一招,乱神的剑就已经逼至卫庄眼前。

卫庄费力地撑起鲨齿将乱神隔开,剑刃几乎擦着额头刺过,断水眼看他分身乏术,鬼魅般地袭向他,剑尖直指他的侧腰,速度之快,转瞬就接近到卫庄的衣角,半途却被一柄木剑挥开。

盖聂这下阻挡得手,立刻回身格住魍魉的双剑,但同时他也受制,无法再抵御断水的偷袭。卫庄微眯了眼,猛地蓄力一推,真刚乱神被震开,只有转魄灭魂的铁链还缠在鲨齿上,他旋腕一收,两人控制不住地往他的方向一侧,顿时警觉地收回武器。

纵横二人同时后退一步,背靠着彼此,将剑指向外侧之敌。

刚才六剑奴配合无间,加上出现得突然,难得地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真刚猛攻,转魄灭魂牵制,乱神偷袭,魍魉背后急刺,断水伺机一剑封喉,他们各司其职又早已融为一体,着实可以说是强敌。

但并非,没有希望。

卫庄感受着身后那点隔着衣衫的温度,觉得之前堆积的烦躁稍微少了一些。盖聂的存在,让他对前路有更多的把控。

下降的铁笼停住了,他们看向机关的方向,章邯正从那抽手。

盗跖咬牙切齿:“跟屁虫,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章邯轻哼一声,对一个卫兵道:“你守在这里。”随即飞身踏到铁笼上方。盗跖眉头一皱,瞬飞轮出手,被章邯两指截住。

“很好。”章邯道,“既然你们这么自觉回到囚笼里,那么……”

“鬼谷纵横的两位,也一起请吧。”

话音刚落,六剑奴立刻摆好了架势。卫庄握紧鲨齿,他眼角余光看见一个人影正靠近把手。

机会。他想。

只听咔嗒一声,铁笼又开始下行,章邯皱眉看向那个方向,急道:“阻止他!”

几个卫兵连忙上前,长矛捅进了之前看管盗跖的守卫的身体,他一声惨叫,分散了六剑奴一些注意力。

就是此刻。

盖聂飞身刺向魍魉,卫庄留待原处,余光看到盖聂与赶来的乱神对峙,为防止其他人从他这边突破,他一下上前,鲨齿横挥格挡,临到范围极限时又猛地举起,朝着真刚直斩而下。转魄灭魂趁机绕向他的后方,卫庄挥开真刚,反手在背后接了一击,此次不成,她们又再次腾起,长链锁住盖聂的木剑,用力一拉,盖聂猝不及防被拉低了身子,这时魍魉从旁边一剑砍下,盖聂险险避开,乱神抓住机会朝他背后刺来,盖聂腹背受敌,一时无法防御。

卫庄听到身后动静,大概知道盖聂处境,他把内力注入鲨齿,震开真刚,回身支援盖聂。鲨齿从盖聂耳边呼啸而过,击中乱神的剑,让剑势转了方向,指向旁边的魍魉,魍魉急忙跳开,卫庄乘胜追击,和乱神对峙,真刚也赶了上来,长剑带着万钧之势砍下,被盖聂侧身避开。

一击不成,真刚又回身刺来,盖聂瞥了转魄灭魂一眼,用被铁链缠住的木剑迎向真刚,让他的剑钻入铁链的缝隙,解开了这对羁绊者的钳制。转魄灭魂收回铁链,转而近攻,正当盖聂逼退她们之时,真刚已接近他的身后,盖聂一个翻身,在他身后落地,木剑扬起,当即就要取他项上人头。

电光石火间,一直游离于战场之外的断水动了,他从后面一剑劈向盖聂。盗跖叫道:“小心背后!”盖聂立刻回身格挡,只是真刚剑势已起,他现在也无法阻挡。正当这时,卫庄摆脱了牵制,鲨齿一伸,帮他砍开了这一剑。危机解除,盖聂木剑一斜,挣开断水的压力,反手挥向他的胸口,被对方躲开。

在这短暂的空当里,纵横重新恢复背对彼此的姿势,防御着各个方位的攻击。

经此一战,两人的体力都消耗不少,盖聂的肩上晕开大片的血渍,卫庄的血从护腕里蜿蜒而出。

时间不多了。他们想。

或许是因为那个守卫执念太重,铁笼的机关已被掰断,无法从这里阻止它停下。盗跖目睹了他的死亡,想起自己曾经骗他说他们来自同一片故土,不禁热泪盈眶。章邯眼见停不下来,一挥手,便有四个影密卫于上方挥出铁链,缠住铁笼上方的四角,强行止住了铁笼的下降。

听到金属的碰撞声,不用任何言语,纵横二人同时抬起手臂,长指按上剑面,剑势冲天而起。六剑奴骇然地瞪大眼,章邯心下一惊,几乎同时知晓这两人所为何事。他直觉六剑奴抵挡不住这百步飞剑和横贯八方的联手合击,低头一看,除了盗跖和庖丁,还有一个人趴在笼底。

是了,他还有一张底牌。

盗跖仰头看向章邯,见他一下拔剑出鞘,不由得警惕地摆出防御姿势。章邯一手抓着笼边,从笼顶飞身而下,一手刺向他们胸口,盗跖护住庖丁的同时后退躲开,脚下一空,原先盖聂送进来的人已经被挑出牢门。

“啊!”盗跖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计策。卫庄会在这样危险的行动中执意带上这个人,可见他的重要性,若是章邯以此拖住卫庄……

正想着,纵横的合击已经取得效果,六剑奴均有损伤,体力消耗大半。重返笼顶的章邯拎起那人提至平肩,剑刃贴上他的咽喉。

“宴会还未结束,不如几位再多留一会。”他压低声音强调,“好主人是不会放客人走的。”

闻言,纵横二人踏地而起,飞身逼近。盖聂率先到达,当空一剑劈下,章邯抬臂格挡,两人四目相对。

“我们要走,没人可以留住。”

他语调平平,眼神却暗藏锋利,声音里张扬着威压,还饱含危险。

这才是天下第一剑。章邯想。

盖聂手腕一转,木剑顺着他的剑刃划过去,他不得不及时收手,前门大敞,盖聂趁机旋身砍向他另一只手,章邯将暗九甩出盖聂能拉住的范围,自己反被盖聂一脚踢开。半空中卫庄接住暗九,长臂一伸,身形宛若一只展翅的雄鹰,转手劈开那些铁链,铁笼猛地下坠。

盖聂仰头看他,觉得心里自进监狱以来一直感受到的那种微妙的违和感,在此刻达到了顶峰。

半空中,卫庄长发纷乱,衣袂翻飞,眼睛里无悲无喜,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决绝。

他扬手将暗九扔向盖聂,下落的速度因此一滞,被身后的魍魉趁机赶上,魍剑没入他的右肩,带出一片猩红的血液。

盖聂微微瞪大眼,他的视线越过落向他的暗九,越过滴下的鲜血,直直地看向卫庄肩上的伤,和他宛如冰封的眼。

他一瞬间明白了卫庄的想法。

“可惜我们并不是任人宰割的鱼。”

他是要做那钓鱼者,却拿自己当饵,诱那些觊觎他的鱼上钩。

原来他在救出暗九时早有打算,此局,不入不破。

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在他心里升起,比愤怒更浓,比担忧更深。

“师哥。”卫庄用内力逼音成线,在他耳边道,“将暗九交给子房。”

暗九落到他怀里,很轻的重量,甚至不比他的心沉。

有血滴在他脸上,留下干涸的痕迹。

卫庄。

铁笼落入海水,这个名字像腥咸的味道包围了他的感官。

卫庄。

TBC

打得太长了,干脆分成两章吧,补偿一下这么久没更。话说转魄灭魂啊,到底是转魂灭魄还是转魄灭魂,阿庄念的是前者,百科给的是后者,更迷幻的是秦时手游,转魂灭魂都有,就非常魔幻= =

总之,打了一天,总算一口气把监狱写完了谢谢等待的小伙伴们,让你们久等了。祝食用愉快=w=


评论(3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