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原创】世界上所有的早晨(新年贺文R-18)

#两人隐居鬼谷设定

#当时已经有了除夕的某些习俗,但在西晋时才有明确的“除夕”说法,请考据党不要深究

#驴蛋并不会围棋,中间那几路棋只是瞎掰,请会围棋的朋友不要深究QAQ

#这是一碗肉,R-18,未满十八岁或只吃清水的朋友请将鼠标上移,按下那个【×】,谢谢www

 

世界上所有的早晨

 

  我想每一个早晨醒来时都能看见你。——盖聂

  

  盖聂拎着一坛酒推开门时,卫庄正好饮下上一坛的最后一口酒。

  刺骨的寒气从盖聂身后涌入,冲过室内沉淀的暖意,袭上卫庄仰起的裸露的咽喉。

  压下脊椎一瞬间不自主的战栗,他无声地看了盖聂一眼。

  盖聂关上门,将这股风掐根断源地隔绝在外。

  他将酒放在矮桌上,拍开封顶,给两人的酒樽满上。

  “都走了?”卫庄问。

  盖聂看向卫庄。

  屋里燃着炭火,暖意融融。习武之人本不惧寒冷,但环境的温暖也让人身心舒畅。卫庄此时只着一玄色单衣,领口微敞,露出一截线条流畅的锁骨。盖聂的眼神在上面一扫而过,又默默看向面前的酒,应道:“我已经安排妥当。”

  今夜一向冷清的鬼谷因为荆天明的到来而有些热闹起来。这个长相俊俏的青年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会跟在盖聂身后叫“大叔”的幼稚小孩了,他的眉眼越发的接近荆轲,但性格却更似盖聂的沉稳,张良的温润,又带着项少羽的意气风发。

  他带着一坛烈酒和几只烧鸡进了鬼谷,当他绕过谷口的机关毫发无损地站在两人面前时,连卫庄都有些惊讶。

  接下来赤练张良一行人连同墨家的高渐离、雪女和盗跖都进入到鬼谷内部,手上不约而同地拎着些礼品。

  卫庄向盖聂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盖聂无奈道:“小庄,今天是除夕。”

  除夕?

  山中岁月静好,他早已懒得去计较日子,唯有白凤送来重要情报时标注的日期他才会注意。

  卫庄看着面前摆满菜肴的长桌,和桌边正襟危坐的众人,微微有些失神。

  记忆中他何时有过这般热闹的除夕,最开始时是冷宫里荒凉的庭院和凝望远方的女人,后来是紫兰轩亮堂的雅间和把酒言欢的友人,再后来,就只余他一人。

  何曾像现在这般,尽管都有拘谨,但酒樽相碰的脆响和时不时扬起的笑声也能回荡整个客室。

  卫庄今天少见的没有对墨家冷嘲热讽,只是在开始时刺了两句后就沉默下来。他像是不习惯这种和谐的气氛,用完膳后便一言不发地离开,直到盖聂招待完他人,才在这间偏房找到卫庄。

  待盖聂在矮桌的另一端坐下,卫庄才伸手端过酒樽,饮了一口,道:“师哥,该你了。”

  盖聂抬头。他们面前是一个嵌在墙中的方形棋盘,上面是横纵交错的线条,但没有棋子。

  因为棋子已在心中。

  两人回到鬼谷时卫庄曾说,如今棋子已经布好,我们只需等待多年后的结果。

  天地为盘,苍生为棋,纵横之弈,天下之局。

  鬼谷弟子,不仅要着眼当世局势,更要能预测未来走向。

  这代表卫庄已经同意隐于幕后,静待尘埃落定。

  盖聂心情很好,眉眼似乎都被炭火染上一丝暖意。他瞥一眼卫庄,他的师弟没用平时那正式的坐姿,只将双腿随意曲着,一手撑颔,眼睛透过银亮的发丝看着他。盖聂饮一口酒,接道:“九路十七。”

  “十路十二。”

  “七路十三。”

  他们下着盲棋,酒却没有断过。他们二人本不嗜酒,但今夜卫庄似乎有些反常,他几乎每走五步棋就要喝完一杯,盖聂注意到那坛酒过快的消耗,在卫庄又一次端起酒樽时按住了他的手腕。

  “小庄,此酒后劲很大,不宜多饮。”盖聂提醒。

  但卫庄已经有些醉意。他没有挣开盖聂的手,只是拉长了声音道:“师哥,我赢了。”

  盖聂一愣。虽说此局攻守之势明朗可辨,但要言胜还为时过早。

  卫庄还没醉到看不清这一层关系的程度,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莫名就带有些撒娇的意味。

  盖聂看着卫庄,对方侧过脸,浅色的眼微眯着,显得有些慵懒,但深处的暗色又弥漫着根深蒂固的邪气和霸气,眼角处还有被烈酒刺激出的微红。刚才饮下的酒似乎一路烧了上来,烧得他胸口发烫,喉咙都在泛痒。

  “嗯。”他听到自己低低的声音。

重新补了链接,挂了再叫我嗷

  之后的事卫庄已经不太有意识去记住,在稍微清醒之时,他感觉到盖聂横在腰间的手,和盖聂温柔的低喃:“小庄,我想每一个早晨醒来时都能看见你。”

 “除夕快乐。”  

  卫庄模糊的意识让他没有回应,他只是沉沉地睡去。

  但在初一的早晨,他撑起有些酸痛的腰,吻上盖聂的嘴角,在对方醒来时用同样低沉却不容置疑的语调回答:“你会在以后所有的早晨看见我。”

END

 

大家新年快乐!!!总算赶上了233333新的一年请多多指教!www

尽管有些OOC但我真的想看这样温馨的聂卫!希望大家喜欢www

食用愉快!  

  

评论(23)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