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21

21.张良

  他正站在书店右面的书柜前。

  从这个角度,他可以透过书店的落地窗看到马路对面的情况。有三个人正站在监视的最佳方位上,其中有两人在四处打量。

  张良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码得整齐的书籍。他的右边传来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他转过头,看到一个少女正抱着本书从书店的休闲区小跑过来,她的身高只到他手肘处,跑到他旁边后,她费力地踮起脚,想将手里的书放到书架上。

  “需要帮忙吗?”他温和地问。

  少女被他的突然出声惊了一下,但还是犹豫地点点头。

  张良接过书。少女仰着头看他,小声道:“第二排右起第五本的左边。”

  张良微笑道:“好。”他依言将书放回。

  “谢谢哥哥。”少女给了他一个明媚的笑容,蹦跳着跑远了。

  张良在原地站了一会。随后他慢慢地走到书店左面的五号书架前,抬手拿下第五排右起第二本书。

  那本还未拆封的书的书底处粘着一张纸条,张良手指一勾,将纸条握在手心,拿着那本书去结账。

  上车后他将书放在副驾上,假装没看到几个车位之外停着的一辆无牌黑色轿车,缓缓地循着他往常的线路开回家。

  

  他用纸条里的数字对照书里的内容,将信息翻译出后,他长长地舒了口气,但一颗心还没有放下来。

  卫庄拿走了内应身上的药,这是一个信号,他们必须尽快部署并通知卫庄,将卫庄从那座牢笼之中救出,以免他流沙之主的身份暴露。赵高若是知道一直争锋相对的雇佣兵组织的头领就在自己手上,绝不可能让卫庄好过。

  张良看着手里的纸条,觉得心又往下沉了沉。

  但至少现在可以确定荆天明就在墨家手上,赤练的调查终于有了明确的方向。难怪卫麟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和自己传信,计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环。

  他起身翻出火机。火舌卷过那张纸条,他默然地盯着纸条发卷发黑,最后在烟灰缸里化为灰烬。

  空气中有淡淡的烧焦的味道,客厅里一片寂静。张良正要将灰倒掉,忽然听到楼上阳台传来一声微响。

  他眼神一厉,伸手从茶几底下摸出一把枪,握在手中,慢慢地朝阳台走去。

  他的房子是一栋别墅,阳台在二楼处。

  在路过电视的时候他按下开关,在节目的声音中给枪上了膛。他贴着墙面悄无声息地上楼,走近书房,那里是阳台通往客厅的唯一通道。

  书房的门虚掩着,维持着他离开前的角度。张良扫了眼靠在门脚的一根短小细棍,它还安稳地斜立在那,里面的人没有出来。

  张良伸出手,猛地推开门。

  书房里站着个全身黑色带着兜帽的人,身量和他相当,面对他的枪口,那人缓缓地举起手。

  张良警惕地盯着他的举动。

  “请教阁下大名?”他问道。枪口稳稳地对着来人的胸口。

  来人掀开了帽子,露出一张年轻的脸,从客厅透过来的灯光照亮他的半边脸庞。

  “高渐离。”来人答道,“张先生,好久不见。”

  张良微微瞪大眼:“是你?”

  当初他曾与墨家有过一段往来,对高渐离高傲清冷的性子和已入臻境的琴技非常欣赏。他曾听闻荆轲和高渐离来往密切,是至交好友,但荆轲友遍天下,究竟和高渐离亲密到何种地步,张良不得而知。

  自从荆家大火之后,荆轲的旧友十之有九都在追查这件事情,但秦氏势力一直在打压各家对这件事的调查,久而久之,很多势力为了不引火上身,渐渐放弃了无果的调查,隐于幕后,多年不起风浪。

  墨家,更是在荆家大火之后就逐渐销声匿迹了。

  但此时墨家的头领之一高渐离就站在自己眼前,清冷的气质一如当年,但眼里的疲惫却是浓如黑墨难以驱散。

  “原来是高先生。”张良收回枪,走到他面前,“墨家有什么麻烦了吗?”

  他一开口就直入主题,事况紧急,容不得他再像之前那样迂回寒暄。

  高渐离有些惊讶地看他一眼。他犹豫一下,道:“张先生的房子周围……”

  “李斯的人。”张良道,“因为我父亲曾在韩氏任职过,而最近似乎有一个韩氏的人被嬴政送进了监狱。”

  “原来如此。”高渐离颔首,“能让李斯注意到这种程度,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张良点头。他侧身让出道路,做了请的手势。“到客厅里详说吧,高先生。”

  

  高渐离在他对面落座,张良为他端来一杯水。

  “事出突然,未作准备,还望高先生见谅。”张良歉然道。

  高渐离摇头示意无碍。“我的同伴还在等我。”他道。

  张良看向他。“高先生深夜秘密拜访,定是到了走投无路之境。”他推测道,“请高先生尽管开口,张良一定尽力而为。”

  “谢谢。”高渐离冷然的声音缓和不少,“墨家,快要被发现了。”

  “被谁?”张良状作惊讶地问,“难道是秦氏?”

  “……是。”高渐离无奈道,“最近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参与进来,我手下潜伏的人频频送回情报,说他们在自己的店面里发现一些形迹可疑的人。”他看向张良,“我有理由怀疑,他们是冲墨家而来。”

  “现在这种情形,我唯一能想到的帮手,只有你了,张先生。”

  张良蹙起眉:“你的意思是……?”

  高渐离站起身。这个高傲的人竟微微屈身,向张良鞠了一躬。

  “墨家危在旦夕。张先生,请你帮一帮墨家的人。”

  张良看着他,心里生出些许愧疚,但被他强硬地压了下去。他上前扶正高渐离的身子,微笑道:“嬴政为了一己私利,不断拔除其他能威胁到自己的势力。这等事情,我不能忍,这整座城的人,都不能忍。”

  他退开一步,向高渐离深深鞠躬:“感谢墨家的信任。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张先生……”高渐离看着他,目光闪烁,最后坚定道:“我带你见一个人。”

  “好。”张良应下,“何时?”

  “现在。”

 

  他们从张良别墅底下的暗道走出,小心地绕过秦氏的眼线。高渐离带他走向一个昏暗的小巷,巷口躺着几个醉汉和乞丐,看到高渐离到来,他们不约而同地坐正身子,朝高渐离低头,在高渐离走过后,他们才恢复之前的姿势。

  再往里走,张良看见几个人站在暗处。有一个矮小的身影混在其中,看起来格格不入。

  这应该就是荆天明了。他想。

  高渐离停下了。

  他示意那几个人。“这便是儒家张良,张先生。”他又转向张良,“这几个人,同我一样,是墨家的头领。”

  他最后看向那个孩子。

  “这是荆轲大哥的孩子,荆天明。”

  张良惊讶道:“难道荆家不是已经……?”

  “他是唯一的幸存者。”高渐离道。

  张良借着微亮的月光,打量高渐离的表情,冷淡中透着苦涩。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冲那个孩子微笑:“你好,天明。”

  孩子睁着一双几乎和荆轲一模一样的眼睛,犹豫片刻,在高渐离的注视下,嘟哝了一句:“你好,张叔叔。”他还说了一句话,但声音太小,张良没听清楚。

  “天明,你想说什么?”张良温和道。

  孩子张张嘴,还是问了出来:“你很厉害吗?”

  张良一愣。“怎样才算是厉害?”他问道。

  “厉害到能把大叔从监狱里救出来。”

  “天明!”高渐离喝道。但这次荆天明没有听话,还是固执地仰着脖子,等待张良回答。

  “我可以做到。”张良道。这次不只是孩子,连墨家众人都惊讶地看着他。

  “但现在不是时候。”

  他假装没有看到墨家人隐隐带着希望的眼神,假装心里的愧疚没有将他淹没。

  他没有说完。

  如果盖聂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话,这个时候可能永远不会到来了。

 

TBC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