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16

16.盖聂

  他刚回到到医务室没多久,就听到警棍击门的声音。

  端木蓉刚起身,盖聂示意她不要动,他去开门。

  两个狱警架着那个少年走进来,随手往一张空病床上一扔。端木蓉瞪了他们一眼,随即过去查看情况。

  其中一个狱警看向盖聂:“你在这干什么?”

  盖聂指指额上的纱布,没有说话。

  “你倒是会找理由。”狱警嗤笑,“换个药需要这么久?”

  “他的伤口感染了,需要慢慢清理。”端木蓉回道。

  盖聂假装没看见另一个狱警按在对讲机上的手。

  狱警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扫视,最后他只能提醒道:“放风准备结束了,记得去集合。如果你误了时间害得我们来叫……”他暧昧地往盖聂下面看了看,“你可就没这么悠闲了。”

  “不会。”盖聂道。

  他目送两位狱警出门。

  “他怎么样?”关上门后,盖聂问道。端木正检查少年肋骨,她伸手一寸寸地摸下来。“受到惊吓,体力透支,正在昏迷。肋骨处受伤,可能要拍片。”她顿了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赵高设了一个陷阱。”

  “你明知是陷阱,为何要去?”端木蓉看向他,像是想通了什么。

  “是因为……你师弟?”

  盖聂沉默。

  端木吸了口气。“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能说。”盖聂看着她,“但他还是小庄,就足够了。”

  “只是对你来说足够而已。”端木蓉尖锐地指出,“我们能信任他吗?”她逼视盖聂,“你,能信任他吗?”

  盖聂闭上眼想了一会。他睁眼时,竟有种类似叹息的情绪一闪而过。

  “我不知道。”他说。

  

  战斧踹门进来之时,身后还跟着一个狱警。

  盖聂几乎是在门开的同时一跃而起,在看清来人后他放下了抬起的手,下一秒就被拽着领子狠狠地按到墙壁上。

  “鲨齿在哪?”战斧低吼道。

  “放手。”盖聂说。

  那个狱警战战兢兢地将警棍伸向战斧:“我,我警告你——”

  “哈。”战斧笑了一声,松开盖聂,反手抓住警棍一把抽出,“警告我?我今天——”他还没说完,一只手横拦过来,往他的手腕处一拍,警棍就掉在了地上。

  战斧猛地回头:“渊虹!”

  盖聂收回手,待狱警捡起警棍后他才看向战斧。“发生什么事了?”他平静道。

  战斧盯着他,充满怒气的声音听上去像雷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他一字一顿,“鲨齿在哪?”

  “我不知道。”

  “不知道?”战斧怒极反笑,“你这个师哥之前恨不得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现在你和我说你不知道?”

  他逼近盖聂:“我提醒过很多次,你们有什么动作我没兴趣,但不要牵扯到我——”

  他突然顿住了。

  “你若再靠近一步,我这把手术刀就会捅入你的脊椎。”端木蓉冷冷道,“想必你那是什么滋味。”

  战斧没说话。他慢慢地扯开一个微笑,眼底是盖聂经常在穷凶极恶的人身上常见的情绪——

  他在战斧转身的瞬间扳过他的肩膀。战斧怒吼一声,一手抬起和盖聂对峙,一手伸向身后的端木蓉的脖颈,盖聂眼神一凛,猛地抬腿击向战斧腹部,战斧只得收回手来格挡,盖聂趁机锁住战斧的攻势。一时间两人拳脚相击,速度极快,力量更是不分伯仲。几十招过后,盖聂找准机会,在战斧一拳挥来之际撑着他的肩膀腾空而起,瞬间落于战斧身后,双臂回收,一下卡住战斧肩膀。

  “停下。”盖聂道,“私斗对于你我都无好处。”

  战斧动弹不得。“你先放开!”他低吼。

  盖聂停了一瞬,随即缓缓松开手。

  “哼。”战斧活动着臂膀,随便找张病床坐下了。

  盖聂朝一边被吓得不敢说话的狱警点头:“你可以出去了。”

  “我,我……”狱警看了眼战斧,被他回瞪过来,“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记得去集合!”

  话音刚落,他夺门而出。

  “嘁。”战斧不屑,“狗仗人势。”

  盖聂示意端木蓉去倒杯水。他站到战斧面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鲨齿他今天不懂和哪个崽子搞那档子事,被狂狼的小弟看见了。”狂狼是另一个一级犯,盖聂和他没什么交集。“正好在放风,他门老大一听到这消息就来挑衅了。那小子狗嘴里不吐人话,要不是赵高那老妖精带着他那六个手下突然出现,现在估计都暴动了。”

  他猛地捶了下床板:“老子咽不下这口气。”

  盖聂把水递给他。“我不知道他在哪。”盖聂说,“我一直在这,刚才狱警还送来一个昏迷的三级犯。”

  战斧一饮而尽。他捏扁杯子,一抬手就扔进了垃圾桶。

  “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这不是之前告你们状的那个?”

  “是。”盖聂道,“他还在昏迷。”

  战斧扫了少年几眼,下了病床。

  “渊虹,事不过三。”他警告,“不止你师弟,你也给我注意点。要真产生暴动,你不可能独善其身。”

  “我知道。”

  “你说的话我还算信得过。”战斧说,“走,去集合,看看你那师弟出现没有。”

  盖聂朝端木蓉点点头,随着战斧走出门外。

 

  放风场的气氛依然紧张,超过半数以上的人在隔着空气对视,没人敢发出什么大的声响。

  战斧走过去,冲一群看向他的人喊:“都散了!傻愣在那像什么样!”

  属于战斧那一边的人放下袖子,遮住胳膊处的斧头纹身。他们各自散开。放风场又渐渐有了声音。

  “集合!”狱警在那边喊。

  盖聂遥遥地看向用品库的方向。

  小庄没有回来。

  他压下心头的那点忧心,随着人群往集合地点走去。

  “32474!32475!”狱警把登记册翻得哗哗响,“32475!”

  他再叫了一遍,没看见有犯人走上前来。

  “怎么回事?”登记的狱警皱眉,旁边有人凑上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什么?死了?”狱警叫道。

盖聂余光瞥见一个人猛地抬起头。

那个人又耳语几句,狱警点头,问道:“32475死了,据说是死在用品库里,有谁看见哪个崽子也往那边去的?”

“呃,这个,”另一个狱警说,“我今天让32825去拿烟。”

“32825?”登记的狱警喊,“谁看见32825了?”

“如果你是说那个紫头发的小子,”战斧道,“他正躺在医务室里。”

盖聂余光看见的那个人瞬间攥起拳头。

看来有人比卫庄还在乎32475的命。盖聂想。

“都操进医务室了?”登记的狱警哈哈一笑,“看来过程很激烈啊。”

周围响起一片幸灾乐祸的笑声。

那个人的拳头越攥越紧。

“长官。”他终于开口,“11934也不见了。”

盖聂回头看他。

“今天是大狂欢吗?”狱警翻着登记册,“11934被狱长叫去了。”

赵高?盖聂皱眉,那之前战斧在放风场上看见了赵高,为何不见卫庄?

如果谈话已经结束,但不见卫庄,说明卫庄仍有事要办,但要避开赵高并不简单,可以推测是赵高协助,这说明他们已经达成共识。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让他们能共享的信息……

他想到了。但他不想想到。

他慢慢地、慢慢地摩挲着自己指腹上的茧,在心里叹了口气。

小庄。

他想起他唇间的触感,不算很软,但让他心满意足。还有他的鲜血的味道,那是他所熟悉的,他所向往的,已经与他融为一体的——

战场的气息。

“我从未承诺过要保密。”卫庄今早这么对他说。

盖聂闭了眼又睁开。

小庄……

 

TBC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