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假如师哥要撩汉1-10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些只是驴蛋在看剧时候想象他们是演员的脑洞而已!是的我就是想看师哥一本正经地撩小庄!

怕被雷者请把鼠标向右上角移,点【×】,谢谢(*´∇`*)

 

这是在写禁止之余的无聊脑洞,驴蛋已经放飞自我,各位请不要管我ヽ(*´Д`*)

 

  “你的眼光什么时候这么差了?”卫庄看着盖聂搂住端木蓉的动作,抖抖剑尖,漫不经心地嘲讽道。

  盖聂没有立刻接话。他放下端木蓉后,盯着卫庄看了一会。

  “不能算差。”他严肃道,“我最好的眼光,都用在你身上了。”

  卫庄:“Excuse me???”

 

1.

  “总而言之,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在这个场景中拍摄。”导演说。

  演员们纷纷打量起来。

  端木蓉面无表情。她盯着导演看了很久,久到导演再不能假装没看到。

  “你再怎么看我也没用……”导演无奈,“……席子?不可能。……电风扇?地上已经很凉了你当是在度假吗?其他人都还要穿着戏服挥汗如雨呢。”

  端木蓉还是面无表情。

  “好吧好吧……”导演拿起一边的扩音喇叭,冲已经跳上石台体验的众人喊,“你们注意点啊端木老师说别再在拍戏时偷偷放屁了这对人家多不尊重啊!”

  片场一片安静。

  端木脸色已经青到不用化妆就可以直接躺地了。

 

2.

  “卡!”导演说,“手的动作还是太快了。我说的是慢慢的,像数它有多少个缺口一样——卫庄,你懂我意思吧?”

  卫庄没说话。他动了动剑尖,示意开拍。

  “卡!”导演又喊了一声。他皱着眉嘟哝:“怎么回事?今天状态不对?”

  “也许他只是想在鼓风机前站久一点。”副导演说。

  导演:“……”

 

3.

  “你们边上的几个注意拗好造型,相机时不时要给你们来特写,不要到时再来让我删镜头。”导演说。

  白凤摆了个自认为很酷的姿势。

  一场下来他胳膊都要捂出汗了。

 

4.

  武导荆轲在给盖聂卫庄讲动作,雪女和赤练在一边咬耳朵。

  “原来他们从小就认识了?”雪女斜着眼往石台上瞟。

  “是啊。”赤练说,“之前没多少场对戏我就没和你说,他俩其实是对楼,平常出门一个左拐一个右拐。”

  “所以他们从没有见过面?”雪女捂住嘴,“太凄美了。”

  “不,卫庄是去学校,盖聂是去买两人份的早餐。”赤练面无表情,“他们一个班的。而且自从认识盖聂后,卫庄就再也没踏进过那家早餐店。”

  冰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雪女想。

 

5

  “动作能不能再精简点?”卫庄皱眉,“我为什么要朝师哥跑过去?太耗体力了。”

  “不觉得气势很足吗?”荆轲比划了一下,“你的剑还拖在地上摩擦出火花,像是黑道干架一样。”

  “我不想跟他干。”卫庄说。

  他身边的盖聂猛地扭头看他。

  “我想。”盖聂说。

  荆轲:“……”

  冰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

 

6

  “这种天拍外景简直要命。”雪女说,“之前还看到巨子在躺椅上捧着一袋冰块问他的蛋清为什么蒸发了。”

  “就算热昏了也不能把天明的耳癌当真啊。”赤练无奈道,“他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个鸡蛋吧?”

  “看来是的。”走过来的高渐离严肃道,“他刚才让我找他的壳说是要休眠。”

 

7.

  纵渊虹,横鲨齿,双剑既出,风云变色。

  在用塑料剑“啪啪啪”了不知多少回之后,渊虹的剑尖总算抵到了卫庄胸口。

  赤练雪女在一旁紧张得无法呼吸。这只是动作练习,但两位影帝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真的在生死相搏,赤练甚至能感觉有血在淌出。

  “你是我心口的一道疤。”她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让我疼痛又忧伤。”雪女也不假思索地接道。

  “你是我心口的朱砂痣。”

  “你是我心口的白月光。”

  盖聂:“……”

  卫庄:“……”

 

8

雪女以为赤练的录制视频只是在膜拜演技,赤练以为雪女的笔记记录是在发表心得。

套路啊套路。

 

9

  再然后他们看到笔记本电脑壁纸是卫庄和盖聂的剧照的黑麒麟,和打发盗跖去白凤那扯根羽毛好等会放自己胸口上的端木蓉,觉得自己在进行一场隐秘而伟大的面基。

  

10

  一场打戏两人都超水平发挥,一条过。

  导演乐呵呵地在他俩的盒饭里各加了鸡腿。

  天明目光里的幽怨简直要溢出来。

  卫庄看看他,又看看盖聂,把盖聂的鸡腿夹到了自己盒里。

  天明:“(`・д・´)”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评论(18)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