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坂8】举手之劳

这个从8823初次跟坂本决斗就开始写……写到放假……

感觉自已已经变成树懒闪电了【躺倒】


 坂sun举手之劳

 

  “咳!”

  又一记勾拳砸到8823腹部,他忍不住闷哼出声。下一秒他就被掼倒在地。

  一只手伸过来揪起他的额发,迫使他抬头。

  “哦呀,这就是那两个一年级所谓的‘前辈’吗?听他们崇拜的口气,还以为会是个厉害人物啊。”手的主人说道,“现在这副丧家犬的样子,和‘前辈’这两个字,还差的远呐。”

  “呵。”8823费力地勾了勾嘴角,不出意外地感觉到刺痛,“在别人面前说这种话的时候……”他猛地揪住对方的衣领,狠狠地撞上对方的脑门,“麻烦先照照自己的嘴脸吧,外校的‘前辈’。”

  趁着对方没来得及反应,他又用膝盖顶住腹部,将对方向上踹翻出去。

  在一声痛呼和一片“老大”“前辈”的叫唤声中,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直站在旁边的两个一年级连忙来扶,被他一手挥开。

  “不是让你们走了吗?”他低吼道。

  两个无意间惹了外校人的一年级看起来愧疚难当,有一个甚至眼里还隐有泪光。

  什么啊,那种眼神……就好像我一定会输一样。8823不满地想。

  他又一次打掉扶来的手。“赶紧走。”他警告道,“不要妨碍我。”

  两个一年级面面相觑。最终像是下定了决心。

  “8823前辈……”其中一个开口,“请前辈一定要坚持住,我们去给你找救兵!”

  说什么找“救兵”……8823看着两个一年级的背影消失在路口拐角,心里无奈地叹口气,很难听啊知不知道。

  那个刚才还趾高气扬地教训自己的老大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路口嚷嚷:“你们是瞎了吗有两个小鬼跑了还不赶紧去追?!”

  在对方派出两个人来追之前,8823长腿一跨,挡在了必经之路上。

  “别急啊。”他捏紧拳头,“关于‘前辈’的话题,我们还没聊完呢。”

 

# # #

  “8823前辈撑得住吗……”

  两个一年级在路上狂奔着,想着一切能帮忙的人手。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视野里——

  “坂本!”

 

# #  #

  有几滴冰凉的液体滴在头上,混着血丝划过他的脸。

  紧接着更多的液体砸下来,打湿了他的头发,弄潮了他的外套。

  “什么……”他撑起沉重地眼睑看了看,眼前的地面绽开一点点深色的水花,“啊啊,下雨了啊……”

  那个老大最后还是屈服在自己的拳头下,虽然他的情况要比他那些躺了满地的小弟要好一些,但肋骨断裂和左手骨折也够他受的了。

  代价是自己淌血的额角和腹部的闷痛,以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

  在外校生骂骂咧咧地撤走之后,他靠在一边的围墙下休息。这里没什么挡雨的地方,他深知这样下去伤口会感染,但疼痛和疲累让他不想挪动半步。

  就这样吧。他闭上眼。反正也没指望能有人无视他不良的造型而给予帮助——

  “前辈?”

  头上的雨停了。

  声音很熟悉,是谁?

  一只手扶上他的肩膀,被他一把抓住。

  “在下是坂本。前辈还好吗?”手没有挣脱,像是在确认他的情况。

  “坂本……”他沙哑着声音叫道,“你在这干什么?”

  自从上次成了坂本的手下败将,他都下意识地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今天真是,脸都丢尽了啊。

  “在下是来帮助前辈的。”坂本说,“前辈能站起来吗?”

  “哼,还真是被小看了啊……”8823撑着墙慢慢站起来,就着雨水抹了把脸,总算睁开了眼。“那两个一年级呢?”

  “在下让他们离开了。”坂本举着伞撑在他头上,“既然是矛盾焦点,那么远离战场方为良策。”

  “你倒是看得清楚。”8823勾勾嘴角,试着往前踏一步。腹部立刻传来剧痛,连脑袋也不甚清醒,“我没什么事,你赶紧回家吧。”

  “前辈的伤口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容易感染。”

  “这点用不着你来提醒我。”8823冷硬地拒绝,他走出坂本的伞下,假装没看见对方已经湿了一边的肩膀。

  雨不知不觉下大了些,厚重的雨幕让他睁不开眼。

  那把伞不依不饶地追上来。

  “在下的家就在附近。”坂本的眼镜反射着白亮的光,看不清眼神。

  “前辈如果不介意的话,暂时可以在那避一避雨。”

  “喂……”

  “不必担心。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 # #

  如果进了坂本家的事情传出去的话,恐怕自己要成为学校女生们的头号话题了。

  从玄关处的一尘不染就已经能大概了解到屋里的情况。

  尤其是坂本还说了:“在下独居在此。”

8823盯着自己沾满泥土甚至还有点血迹的鞋子,心里有些纠结。

  坂本从鞋柜里拿出备用的拖鞋放在8823面前,随即单膝跪下,以一种执事般的姿势将手伸向了8823的鞋。

  “喂!”8823大惊,吓得后退一步撞在门框上,嘶嘶地吸着冷气。

  坂本推了推眼镜:“在下只是……”

  “不用。”8823打断他,莫名觉得脸红,“不管做什么,我自己来。”

  直到坂本站起来走进屋子,他才松口气,用自己现在状态下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换了鞋。

  进了屋子才发现家具寥寥无几,都是深色调,摆放显得简约又空旷,配合墙上闪闪发光的瓷砖,8823不住腹诽,这风格还真是……坂本啊。

  在他艰难地移动到客厅的沙发边时,坂本从卧室里拿了衣物出来。

  “因为前辈没有换洗衣物,请先拿在下的将就一下。”

  “啊,谢谢……”8823接过衣服,下意识地打量了坂本的身形。在他印象里,也许是因为坂本的气质,总显得清瘦些,再加上他一直严谨的扣到领口处的外套,旁人也难窥其全貌。

  但现在坂本只穿了里面的短袖,被淋湿的那边袖子黏在皮肤上,勾勒出手臂上紧致结实的肌肉。

  也难怪推手比赛时败给了他。

  “前辈?”

  眼前突然出现坂本放大的脸,8823“啊”了一声,往后撤了撤。“干嘛?”

  “哦呀,看前辈的表情,”坂本眯起眼,“是需要在下帮忙吗?”

  “不用!”8823为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画面红了耳根,少年近在咫尺的清冷气息让他喉咙发紧,“浴室在哪?”

  坂本指了方向,8823忍痛走过去。在关门的时候,他下意识上了锁。

  

# #  #

  8823用干毛巾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他发现坂本也换了一身衣服。现在他正在厨房里忙着什么。

  “你洗过了?”8823问。他打量屋子,没发现第二间浴室。

  坂本点头,指了指洗手池。8823眼尖地发现旁边躺着一根折过的水管。

  要不要这么搞笑……

8823想象着坂本弯起水管,再用什么堵着,营造花洒效果的场景,不禁有些无语。

  这才叫装逼装到家了。

  “喂,坂本……”他刚开口,就看见坂本抬起砧板,将上面的东西掷到空中,随即菜刀出鞘,只听“唰唰”几声,一堆削得方正的东西就进了锅。两把菜刀在坂本手中转了几下,被坂本交叉放在胸前。

  “是,前辈。”坂本清冷地眸子看向他,“有什么事吗?”

  “……”8823嘴角抽了抽,“你在干嘛?”

  “请允许在下暂时保留这个回答。”坂本将菜刀放好,洗了手,朝8823走过来。“现在,请前辈到沙发上稍等,在下为你上药。”

  “这种事就不用……”8823想拒绝,但看到对方执着的眼神,声音不自觉就小了下去,最后闷进了喉咙里。

  就当欠了他一个很大的人情吧。

  他有的是时间慢慢还。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在他靠上沙发,对方居高临下地凑近他,伸手拨开他散下的头发,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脸时,8823还是全身僵硬了。

  为什么上个药要凑这么近啊!我自己来行吗!

  在他目前为止的人生里,除了家人以外鲜少有人能与他如此亲近,这种感觉陌生又热烈。如果说他已习惯的触碰只能是疼痛和伤口,那为何他又对这种行为感到温暖和心悸?

  坂本很专注。他盯着8823额角的伤口用消毒棉轻轻挤压,鼻尖再往下一点就能蹭到8823的脸颊。

  “坂本……”他的喉咙发紧,心跳得很快,“我自己来……”

  擦拭的动作停下了。坂本微微低头,对上8823的眼睛。

  他看见坂本深邃的,清冷的,沉静的眼神,在那片黑色的海里,又透出丝丝缕缕的危险和傲慢,将陷进去的自己缠住。

  这实在太微妙了。有什么从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捉不到,但却能意识到的存在。

  坂本没停留太久。他拉开过进的距离,将镊子放到8823手里。“在下已经清洗了伤口,前辈可以上药了。”说着,他又用瞬移般的速度取来纱布和胶带放在8823面前。在8823开口之前,他推推眼镜,淡淡地说:“不必在意,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 # #

  他之前就好奇坂本在厨房干了什么。这个答案在坂本端来一碗浓稠的液体时揭开了。

  [秘技·特制中药]

  坂本用一种迷之姿势将碗递到8823面前。“博大精深的中国汤药是感冒的克星。”坂本认真地说。

8823对这碗连气味都带着苦涩的汤药皱起眉头。

  简直是甜食党的灾难。他想。

  “你也淋到雨了吧?”8823严肃道,“那有客人先喝主人的药的道理呢?”他一边站起来一边将碗推回,“这么有效的药还是留给你吧。现在雨也停了,就不打扰了。”

  下一秒他就被拉住肩膀。坂本凑上来,把碗递到8823唇边,眼睛逼视他。“请前辈把药喝下去。”坂本说。

  药汁的苦味直冲鼻端。8823撇着头躲闪:“真的不……唔!”

  有极苦极浓的液体流入口中,将他整个人都弄懵了,以至于他没反应过来扣住后脑的扯到头发的手,和压在唇上的柔软的触感,以及硌在鼻梁上的镜架,是什么意思。

  像是过了很久坂本才放开手,在这期间他还伸着舌一点点舔尽8823唇边溢出的药汁。做完这些后,他才后退一点,审视他的反应。

  “前辈。”坂本唤道。他眼角的泪痣衬得眼神越发危险。8823无意识地抿抿唇。

  接着他看见对方直起身,手指坂本式地按上镜架。

  “不必感谢。”像是得意于这个理由,8823第一次听见坂本平平的语调里混杂着明显的、促狭的、令人烦躁的笑意。

  “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END


评论(15)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