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原创】情人节单身狗还是在家搓麻吧(主赤练视角)

情人节单身狗还是在家搓麻吧(主赤练视角)

 

1.

今天是大年初六。赤练坐在沙发上,盯着对面的两个不速之客。

公司的假期一直到初七,明天就是她最后的狂欢。赤练在心里默默计划着。她要睡觉,逛街,周游食城,她要一所房子,面朝公司,多睡懒觉……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深沉,隐蝠绷不住了。他清清嗓子。

“明天是情人节。”他说。

“嗯。今天还在放假。”

“明天是情人节。”

“你们来我家到底有什么事?”

“明天是情人节。”

赤练终于火了:“你是复读机吗!”

同行的苍狼王有些不安地看向隐蝠。隐蝠镇定自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你如果下一句话还不解释你打扰我休假的动机,我就会冒着被爱狗人士投诉的风险做一些事了。”

“其实,是这样的。”苍狼王开口了。他觉得再不施以援手他就得背着隐蝠走出去了,“明天是情人节。但我们……你懂的,没什么活动,所以……”

“你们想让我当备胎?”赤练敏锐地察觉了。

对面的两人点头如捣蒜。

“但你们……”赤练的手指点了他们两下。

“这个可以商量。”隐蝠说,“他早我晚,他晚我早,或者三人一起,总之凑个堆一起过吧。”

“原来是这样。”赤练娇笑起来,“真是多谢两位抬爱啊。”

下一秒她冷下脸。

“自己竖着出去,”她指向大门,“或者我帮你们横着出去。”

在关上门的时候,她还能听到隐蝠的叫唤。

“哎别这样啊不出去的话三人一起搓麻也不是不可以啊——你小子拉我干什么让我把话说完……”

赤练背靠着门。她叹了一口气。

 

2.

电话接通只花了三秒钟。

赤练很欣赏这个效率,这说明她没有打断什么事。她的微笑持续到听筒里传来盗跖的声音。

“喂?”

赤练挂断了电话。

她盯着通讯录陷入了沉思。或许是她手滑,毕竟“小白鸟”和“小龙虾”隔得挺近的。

她又打了一个。这次是白凤接的。

“赤练?”

“是我。”赤练说,“我想……”

白凤打断了她的话。

“你刚刚打我电话为什么挂了?”

赤练花了一秒钟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怎么办,她好想结束通话。

打起精神来,赤练。她强行给自己心灵鸡汤。为了明天的假期。

“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们一起去跟卫总申请公司高层的视频会议怎么样?”

白凤顿了一下。赤练清楚地听见那边的背景音:“亲爱的你快看那一对!”

她第二次想挂电话。她耳朵快瞎了。

“你很有想法。”白凤回到通话,“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为什么?”赤练心里敲响了警钟。

“我刚刚看见卫总了。”白凤说,“他和盖聂进了一家旅馆。我想至少在情人节之前你都不能联系到他了。”

赤练面如死灰。

 

3.

作为公司的社交网络管理者,她一直将两个日子当作自己工作的巅峰和人生中每年两遇的最大挑战。为此她兢兢业业、竭思劳神、废寝忘食、呕心沥血,只求能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但个体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她没法阻止节日到来,没法阻止论坛风波,没法阻止上司开房。她曾经试图在根源处阻断消息的扩散,但她的上司用行动表示了这份工作不是用来给她摸鱼的。

“你能打听到他在哪间房吗?”赤练作着最后一丝努力,“或者你能用你最快的速度——就是你每次下班时从办公室冲出去的那种——拦下他,让他同意进行一个视频会议吗?”

“不能。”白凤说,“两个都。”

赤练第三次想挂他的电话。

“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白凤提议,“你可以把你之前码的总裁车震发出去,带个好头。”

“你——”赤练在“你怎么知道”出口之前生生改了口,“偷看我电脑?”

“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看见,就在离开电脑的时候把文章保存带走U盘,而不是合上屏幕。”白凤说。

赤练讲不出话来。

她在盗跖说“我刚才好像听到车震这个词了怎么你这就等不及了”这句话的时候挂断了电话。

她的耳朵差一点就瞎了。差一点就。

这时候手机“嗡嗡”两声。她看到一条短信。

小白鸟:

情人节快乐。

哦,她眼也瞎了。

 

4.

隐蝠那个自私的、记仇的、小肚鸡肠的混蛋。赤练一边飞速打字一边在心里斥骂。她时刻关注着卫庄和白凤的帐号,就怕他们毫无预兆的秀恩爱。

但是她错了。

隐蝠身为一只单身狗,冒着被闪射的危险,拍下了盖聂和卫庄进入旅馆的照片,把它发到了论坛上,并留言说:他们似乎打算用这种方式迎接节日,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十二点。

流沙的官网炸了。

 

5.

首页的水帖们如同赤练心中的暴雨一般纷纷涌出,有超过七成的人在掐架,其中三成的人认为这持久力不足一提,三成的人认为会精尽人亡,一成的人在忙着煽风点火。剩下两成多的人在对着图片献花痴献口水。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赤练觉得生无可恋。

她花了两个小时对违规发言的人进行警告,,花了一个小时封杀一群人的马甲。她的手指动得飞快,那是单身二十年的男性单身狗都望尘莫及的手速。

最后一分钟,她瘫倒在沙发上,看着还在微微抽搐的手指,真切的感受到了死期的到来。

直到她手机的报时响起,她才想起忘发车震的肉渣了。

该死。

她振作起来,把一腔愤怒发泄在了文档上。

她要让白凤被调戏到面红耳赤,然后喘息连连,最后哭着求饶。

还有隐蝠。他就等着在跟踪女孩时被女孩男朋友抓到然后暴揍一顿最后躺在街头奄奄一息地给她拨电话求救,被她冷笑一声拒绝吧。

赤练微笑起来。随着文字的一行行排出,她终于觉得好了一点,虽然没到满血复活的程度,但至少不像刚才一样这么想死了。

 

6.

盖聂醒来的时候,卫庄还在睡着。

他侧着脸躺在枕头上,银发散乱不堪,嘴唇有些泛红。没了凌人的气势,他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沉寂在晦暗的光线里,却叫盖聂移不开眼。

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又或许是许久,直到卫庄察觉到他的目光而睁开眼。

“师哥。”卫庄说,声音有些嘶哑。

他们四目相对。

盖聂慢慢地凑上去,嘴唇贴着卫庄的磨蹭。没有一刻比在早晨看见师弟躺在身边更让他心安了。

“小庄。”他低低地唤,“小庄。”

卫庄似乎笑了一下。他翻身压过盖聂,盖聂被他按在枕头上。从下往上,卫庄身体上的痕迹一览无余。

盖聂觉得喉咙有点紧。

卫庄俯下身,沿着盖聂的嘴唇细细啃噬昨晚他咬下的伤口。盖聂的手抚上他的腰,下一秒就将卫庄反摁在床上。他的舌流连在卫庄颈侧的咬痕处,慢慢下移,在锁骨处留下蜿蜒的水痕。

他很快感受到卫庄的炙热。

“小庄今天,似乎精神不错。”

卫庄哼了一声。伸手捞过皱在枕边的西装外套,从内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几下拆开,把一个珠状物按进盖聂嘴里。

盖聂一愣。

醇香的味道在他嘴里泛开。他反应过来,微低下头吻他。

有些融化的巧克力球穿梭在两人的唇齿间,渐渐消失。他们的舌纠缠在一起,过了许久,盖聂才稍稍抬头,舔净卫庄唇角棕色的痕迹。

“情人节快乐,小庄。”盖聂说,“倒是我疏忽了,没有准备回礼。”

卫庄了然地看他,像是早有预料。他向上顶了顶,让盖聂感受到硬物的热度。

“解决它。”他提出要求。

盖聂露出一点笑意。

“乐意之至。”他说。

 

7.

赤练身心俱疲地坐在咖啡店里。她捧着咖啡杯,失魂落魄地盯着那点氤氲的烟雾。

她昨晚满腔热血地奋战到凌晨三点,今早在生物钟的呼唤下她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秉着业界良心刷了刷论坛首页,生生被吓醒了。

一个楼主说,他看见街上有记者在采访情侣,有一对被采访的情侣挺像流沙的员工的。

不不不不——

她在心里绝望地叫着。她刷了次新。她看到了一个视频。她点开了。

视频里的栗发青年嘴边挂着痞笑,用手勾着身边不愿看向镜头的青年的肩膀。

“是,我们在一起挺久了。”

“爱情观?性别不同怎么恋爱吧。”

流沙的官网又炸了。

 

8.

“我可以坐在这吗?”一个声音问。

赤练正挣扎在辞职的泥沼里。听见问话,她不耐烦地一抬头,看见雪女正站在桌子对面。

她脸上的黑眼圈有点眼熟。赤练想。她好像今早在自己的镜子里见过。

平日再怎么争锋相对,现在面对这个和她同一工作的受害者,她仿佛遇到了战友。

她点点头。

雪女坐了下来,向侍者点了一杯咖啡。

“你能联系到卫庄吗?”雪女问,“我想盖聂应该在他那里。”

“如果我可以的话。”赤练面无表情,“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她俩深深地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赤练重新把注意力拉到了论坛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睡你麻痹起来high”的感召下,那些水军苏醒了。

她的手速在逐渐下降。在处理了又一批帖子过后,她瘫倒在椅子上,感受到渐渐枯竭的生命。

对面传来“砰”的一声,雪女也倒下了。

她们瘫坐了五分钟。

我为什么要选择双人座的区域。赤练想。周围一片白光闪烁,她昨晚被白凤刺激的眼睛又开始隐隐作痛。

“你戴墨镜了吗。”她听见自己有气无力的声音。

“没有。”雪女的语气仿佛下一秒就要魂断天涯。

“为什么?”

“太困,忘了。”

“那你带巧克力了吗?”

“如果我带了,你有回礼吗?”

“呵呵。”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了。赤练绝望地想。

侍者注意到她们。他走过来。

“您等的人终于到了。”他微笑着看向赤练,“耐心总是好的,对吗?”

你懂个屁。赤练想。你那像是看穿一切的眼神看得见我残缺的灵魂吗。

“本店的情人节活动。”侍者递上两块巧克力,“给这片区域的每对情侣送上巧克力祝福。祝你们情人节快乐。”

赤练和雪女目送着他走远。

片刻后,她们分别拿过一块巧克力,愣了一下后,互相递给对方。

“情人节快乐。”

“你也快乐。”

赤练拿着那块巧克力,不知自己缘何沦落到如此境地。

 

9.

赤练无论如何都不想见到隐蝠。在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尤其还是在情人节这天。

但墨菲定律总是在关键时候展现存在感。

就像现在,隐蝠站在赤练旁边,完全无视周围人异样的眼神。

“原来你不答应我和苍狼是因为你已经有约了。”他语气哀怨得像他是正宫一样,“你抛弃我们就算了,怎么也不说一下理由呢。”

你倒是先说说你在落地窗外面看见我就直接进来的理由。赤练想。等她满血复活她第一个就要弄死他。

隐蝠看看她,又看看雪女。从兜里掏出两块德芙。

“我知道你们一定看不上。”隐蝠说,“但也代表我的一点心意。”

赤练在那一刻觉得可以饶他个四分之三死。

她一手递上之前发的巧克力,一手就要接过德芙。

“等等。”隐蝠说,“你这个巧克力看上去很劣质啊,价钱有我的一半吗?”

“大概?”赤练不确定地说。

她眼睁睁地看着隐蝠收起一块德芙,把另一块从中间拗断,拿出随身的小刀沿中线切开包装袋,把两半巧克力分别放在她们面前,最后从她们手里抽走了回礼的巧克力。

“你看,这不就公平了。”隐蝠说。

赤练改主意了。她现在就要隐蝠死。现在。

 

10.

“从古以来,人类就活在斗争之中。”隐蝠说,“人们和自然斗,和制度斗,和情侣斗,有胜有败,从未有什么结果是一成不变的。但是,你静下心来就能发现,人的命运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有人说命不由己,有人说人定胜天,但兜兜转转,总能回到原点。所以我们要去搓麻将吗?”

果然他只是想搓麻将。赤练想。

雪女还沉浸在他之前的语言里。赤练不忍心打扰她。

她思考了一会,觉得可以让隐蝠的死变得更有价值。

“叫上苍狼王。”她说,“去我家。”

“三缺一啊。”

她看向雪女。

“你来吗?”

雪女反应过来。

“我还有选择吗?”她说。

 

11.

最终他们还是回到了赤练的公寓。四人围着一张桌子,盯着桌上绿背白面的方块,动手搓了起来。

这就是单身狗的情人节了。赤练想。她背靠柔软的沙发,觉得一切苦难都离她远去了。

“有酒吗?”苍狼王问。

赤练余光看了看隐蝠。起身去拿了一瓶茅台。

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她先用几局麻将灌了隐蝠好几杯茅台,在他酒劲上头之时激将他甩钱。一个交流技术的友谊赛成了赌局,赤练心满意足地看着眼前的钱越堆越多。

就隐蝠那智商还想跟她斗。呵呵。

烈酒下肚,赤练也觉得脸上有些发烫,脑子晕乎。

隐蝠早就口不择言。“我们在流沙,简直就是做牛做马。上司整天忙着恋爱,我们累成狗也没人理。”

赤练深有所感。“我呢?今天是最后一天年假,”她吃了隐蝠的牌,“正好赶上情人节,我多苦,放假也要工作。他倒好,高调出门,高调开房,给我留下一堆烂摊子。暴政压民啊。”

“说……说得好。”隐蝠拿出手机,“继续。我录下来,以后委屈时听听,爽快。”

赤练来了精神。

“我刚来公司的时候,觉得前景一片大好。卫总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要实力有实力,是商界的精英,总裁的楷模。而且,他洁身自好,用自身行动遏制了办公室恋情,使得业绩蒸蒸日上。但自从他恋爱以后,一切就变了。”

“他开始注意假期的安排,开始在上班时候摸鱼,开始公然秀恩爱。我不是反对他的恋情,我支持自由恋爱,只是他不应该在我的工作范围内挑拨我的底线,把我每次帮他擦屁股的行为当作理所当然。”

“更何况他已经到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程度。我偶尔摸个鱼码文,被他看见了,他警告我不要玩忽职守。他懂个屁啊,我在帮他推cp啊,推cp是一件很苦的事,码文是一件寂寞的事,他不懂也就算了,他还扣我的奖金。我一度想着辞职算了。”赤练忿忿地说,“我就该把那篇车震写得在激烈一点,最好让他只剩下呻吟的份。”

“直接昏过去也可以。”隐蝠说。

“让他坐上来自己动。”雪女说。

赤练满意地笑笑。她看向自己的牌,又看看其他人面前的筹码。把麻将一推。

“胡了!”

“靠!”苍狼王差点酒都洒了,“我特么就缺一块大饼!”

雪女柳眉皱得死紧,不停地看向赤练的牌。隐蝠把桌子拍得“砰砰”响。赤练眉开眼笑:“乖乖钱拿过来吧。”

隐蝠无奈地伸手拿钱,无意间看到了手机——

“赤赤赤赤练!”他吓得都结巴了,“我开的是通话模式!”

赤练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她一把夺过手机,手指擦过了免提键。听筒里传出的声音带着寒气,生生冻住了桌上的所有动静。

“我都听到了。”卫庄说。

 

12.

她还是辞职算了。

 

END

#  #  #

终于赶在情人节过去之前码完了23333不管是单身还是情侣驴蛋都祝你们情人节快乐www祝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单身贵族能在将来遇到自己的有缘人www  

@婲非錵 这是你点的聂卫文~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