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11

11.卫庄

医务室里有多种药物混合的味道,他们进去的时候,端木蓉正好把一瓶酒精放回原位。

  听到响动,她冷淡地看过来。

  “这两个人,”狱警推了他们一把,示意端木蓉,“给他们上药。”

  端木蓉在看到盖聂额角的时候僵住了。

  “知道了,你们出去。”她冲狱警点点头。在狱警走出并关上门后,她让盖聂和卫庄坐到一边的病床上。卫庄没理会她,他走到32475的病床边,审视着32475的气色。

  “他的病因?”卫庄的口气比起询问,更像是审问。

  端木蓉没有回答。她在卫庄看过来的时候回视,眼底有很深的防备。

  卫庄的语气有了危险的意味。“别再让我问第二遍。”

  端木蓉犹豫地看向盖聂,盖聂点点头。

  端木蓉回答道:“他被催眠过,被强行植入了某些精神指令,现在催眠的功效开始减弱,但还没有到让他失控的程度。像现在这种情况,我怀疑是有人刺激了他。”

  “精神指令是什么内容?”

  “不知道。如此强有力的催眠,如果深度探知,可能会引起他的精神崩溃。”

  催眠?那是赤练拿手的领域,于他不是。

  卫庄最后看了这个人一眼。他回过头,端木蓉已经取好了药,她将镊子和纱布等东西放在不锈钢盘里面端过来。盖聂在她动作之前就拿起镊子夹出一个医用消毒棉球。

  端木蓉一愣。“我可以帮你。”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必了。”盖聂回绝,“我可以自己来。”

  端木蓉看着他把棉球按向额角,咬了咬唇,去取来一面镜子。

  盖聂接过镜子。“多谢。”他说道。镜子被他固定在病床边的柜子上,盖聂的动作表明他处理伤口非常熟练,以至于可以独立完成。

  但卫庄不行。

  他伤口从右肩胛处纵贯而下,周围还有数不清的细小擦伤,此刻他的血已经浸染了囚服,在上面晕开深色的痕迹。

  端木蓉看起来对这个比盖聂严重得多的伤口要更加漫不经心。她指了指另一张病床,对卫庄说:“脱衣服,然后趴下。”

  卫庄余光看见盖聂的手一顿,接着处理伤口的速率似乎有细微的提高。

  这一幕让他觉得有趣,所以他没计较端木蓉强硬的口气。他脱下衣服,单手一撑,整个前身贴在床上。

  “快点。”他从后颈拨开头发,免得黏上伤口。

  身后传来金属器械碰撞的声音,接着有人在靠近。尽管卫庄在意识中提醒自己要放松,但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身体本能。

  一个优秀的雇佣兵不仅要有强大的意志,也要有一个能凭借本能自保的身体。所以在背上感受到金属的冰凉之前,他已经反手捏住了端木蓉的手腕。

  “啊!”端木蓉短促地叫了一声。下一秒医务室的门被一把推开,冲进来的狱警用警棍指着卫庄:“放开!”

  卫庄松开手,端木蓉倒退几步,揉捏着自己的手腕缓解疼痛。

  盖聂放下镊子站起来,他额角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卫庄看似下手很重,实际只是皮外伤。

端木蓉深吸一口气:“我没事。”她对狱警说,“出去吧。”

  狱警甩了一下警棍,骂骂咧咧地出去了。

  “我来吧。”盖聂从端木蓉手上接过镊子。

  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至少在卫庄的手再一次抬起来的时候,盖聂能第一时间扣住并且反按回床上。

  “别动。”盖聂警告。卫庄在棉球接触到伤口时猛地绷紧了脊背,导致镊子的尖端划过血肉,他被刺得一颤,被盖聂压制的手掌一下收紧。

  他花了几秒钟反应过来这是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空气中开始有了点让人心神不宁的因子。他的眼前是白色的床单,后颈感受到男人时不时拂过的呼吸,忽略掉他的伤口,现在他们的体位可不太妙。

  面积较大的伤口不好处理,而卫庄绝不可能开口要麻药。盖聂上药的动作随着他背部的每一次震颤而停顿,无意间就拉长了这段暧昧的时间。

  似乎过了很久,他听到盖聂说:“绷带。”端木蓉应声去取了一卷。

  卫庄坐起身来,盖聂接过绷带,示意卫庄抬起手。

  卫庄犹豫了一下,还是搭到了盖聂肩上。

  他看到盖聂的眼里有些微的笑意。这让他感到烦躁。再过一会,这些烦躁就包括了盖聂蹭过他身体的手和他们离得过近的距离。

  一分钟后,盖聂结束了缠绕,利落地打了个结。卫庄抓过扔在一旁的衣服套上,动作快到有些急促。端木蓉在一旁看着他,眼里除了冷淡外还多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烦躁感又一次包围了他,他给了端木蓉一个冷冷的回视。

  狱警进来带他们回到自己的牢房。对于这次斗殴典狱长没有发话,所以他们没进禁闭室。但卫庄总要找到机会进去,而且必须是一号禁闭室。

  现在这个时候犯人们已经全部回到了自己的牢房。他们进了门,狱警从外面把门反锁上。在狱警的脚步声远去后,卫庄回过头,发现盖聂正在盯着他。

  “怎么?”他问道,同时坐回自己的床上。

  “你之前让我注意32475,是为了什么?”盖聂问。

  “现在他已经没有价值了。”

  “那么他的催眠和21321334这串数字有什么联系?”

   卫庄猛地抬头,他们隔着空气对视。

  “我不知道。”卫庄说,“但我会找出来。”

  “这串数字和一个人有关。”盖聂观察着他的表情,“一个你在意的人。”

  卫庄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盖聂。

  盖聂的眼神猛地深沉下来。“你来到监狱是为了这个人。”他用了肯定的语气。

  “他是谁?”

  “与你无关。”卫庄回答。

  盖聂沉默了一会。“如果你想继续合作,至少信息要对等。”他说。

  “那就把你待在这里的原因告诉我。”卫庄说。

  “我不能说。”

  “那么,又一次。”卫庄嘲讽地笑了,“死局。”

  “换一种方式。”盖聂凝视他,“五个问题,是或否。”

  “可以。”卫庄同意,“你先开始。”

  盖聂没有急着发问,卫庄知道他在考虑什么问题能换来最多情报。

  “你要找的人已经死了?”盖聂问道。

  “是。”卫庄答,“你入狱之前一直带着的小孩死了?”

  “没有。”盖聂说,“这个人进过禁闭室?”他想起今天给卫庄传讯的狱警用摩尔斯电码敲打出的单词。

  “是。”卫庄说,“那个小孩现在在你认识的人手上?”尽管秦氏一直在暗中搜寻,但瞒不过流沙的情报网。

  “是。这个人近期才死的?”

  “是。小孩是你背叛秦氏的原因?”

  “不是。”盖聂回答。他忽然停了下来,微闭着眼,像在思考。片刻后,他睁开眼:“这个人是韩非。”这甚至不是一个问句。

  卫庄有一瞬间的惊讶。“是。”他承认,不得不再一次正视他师哥的可怕,细末之处见全局。

  他斟酌了一会。“小孩是荆轲的儿子?”他问道。

  盖聂顿了一会:“是。”

  最后一个问题了。卫庄谨慎地联想,推导,利用自己所知的一切消息筛选问题,并且做好回答的准备。他防备地看着盖聂,如同防备那些一针见血的问题。但如果盖聂真的问了,他也会据实相告。谎言,他向来不屑为之。

  盖聂沉默了好一会。通常这会是最重要的问题。卫庄紧盯着他。

  盖聂开口了,表情郑重得像在询问生死。

“你爱上过某个人吗?”

  卫庄愣住了。

  他以为他的师哥会抓住韩非这个点穷问到底,如同一只锁定猎物已经出击的豹。但事实上盖聂更像他那把叫“渊虹”的狙击枪,沉静,精准,然后出人意料。

  “……没有。”这么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却比前几个更让他难于回答。之前的烦躁感又回来了,又或许它从来没消失过。

  盖聂放弃了最后一个问题的价值,不代表他会。“荆轲的儿子现在在墨家。你进入这所监狱,是为了转移秦氏的注意,以便于保护荆轲的儿子。”他推理出了盖聂的目的。

  盖聂深深的看着他。“你说了两个问题。”他说,“你只能选一个。”

  “前一个。”

  “是。”盖聂回答。

  结束了。卫庄想,收获超出他的想象。

  他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停在盖聂的最后一个问题上。爱?他心里冷笑,爱是软弱、混乱、无法用逻辑解释的东西,更何况爱的基础是信任,光是这个要求对卫庄来说已经算是难以完成。

  这让他觉得荒谬。

  “师哥,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愚蠢不堪。”

  盖聂看着他。向来看不清情绪的眼睛有了温柔的意味,卫庄宁愿相信这是盖聂微微翘起的嘴角带来的错觉。

  “至少最后一个问题不是。”盖聂说。

  看来他有点判断失误。卫庄想。盖聂从不会停滞不前,因为这一招,确实让他防不胜防。

TBC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