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09

9.盖聂

  那个人的周围一片混乱,罪犯们都拥了过去,狱警的斥骂声不绝于耳,但还是不能驱散激动的人群。

 盖聂收回视线,看向紫发少年。

 他明显没反应过来,在卫庄发问后他愣了几秒,才想起辩解

“不是我。”他强调,“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卫庄的眼神在他身上划过。“真话。”他判定。

  盖聂点头。

  少年依旧神色紧张地看着他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盖聂道,“你有什么目的。”

  “我没有目的。”

  卫庄嗤笑一声。“你最好讲真话。”他警告,“监狱里没人会在乎一具多出来的尸体。”

  “你们不想多一个帮手吗?”

  “你还没有达到‘帮手’的层次。”

  少年看上去被冒犯了,但他最后没有辩解什么。

  “你会后悔的。”他说。

  “不巧,我目前为止还没做出过让我后悔的决定。”

  卫庄说完,没再往少年身上看。他向人群走去。盖聂跟在后面。

  “以他的资质,做‘帮手’也绰绰有余。”盖聂低声道。

  卫庄侧头看他一眼。“师哥。”他用刚好能让少年听到的音量讲,“没有淬过血的剑,从来不会是一把好剑。他还不够强。”

  盖聂余光看见少年紧攥的拳,他知道卫庄成功了。

  人群的喧闹声都盖不过32475的呻吟。卫庄拨开人群朝里看。被扯开的人刚要骂,但看到盖聂扫过来的眼神,就嘟囔着让到一边去了。

  他越过卫庄的肩膀,看到地上的人抱着头,身体扭动,显然在承受极大的痛苦。嘴里还念叨着什么,盖聂听不分明,但好像是几个数字。他看到卫庄眼神一凛,视线盯向32475的嘴唇。

  他在说什么?盖聂想。但引起卫庄的注意,就等于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读出32475的唇语。

  2……1……3……2……1……

  21321334?

  这串数字什么意思?他看向卫庄,对方的脸色没有变化,但盖聂能感受到他的薄怒。

  很显然卫庄的情绪和此有关,或许代表着某个人……

  他重新打量32475。现在他能确信他见过这张脸,但那是在……

  似有一个念头闪过,他微微垂下眼睑,恢复了淡然的神色。

  “让开!”一个狱警踹翻了一个犯人,“妈的都让开!让医生进来!”

  人群打开了一条缝,端木蓉率先走了进来,在32475身边放下医药箱,取出一管镇静剂,找准脖颈上的静脉扎了进去。

  刚刚还在剧烈挣扎的人眼皮一翻,不动了。

  “把他扶上去。”端木蓉指挥身后拿着担架的两位狱警,“抬回医务室。”

  人被迅速地运走了,人群散开来,继续各自的工作。他们走向货箱堆放的地方,一路上都听见有人低声议论刚才的情况。

  盖聂附耳卫庄:“依那个人刚才的表现,一天之内应该不会恢复。”

  卫庄压低声音:“一天两次出现在医务室未免惹人怀疑。”

  “若是见血便不会。”

  卫庄瞥向他:“你?还是我?”

  “一同。”

  “……那便依情况行事。”

  “好。”

  盖聂应下。他察觉到战斧的手下看向这边的目光,他慢行几步,与卫庄拉开了距离。

  晚饭时他们又一次感受到之前被盯着的感觉。盖聂看向视线的主人,一个是那个紫发少年,另一个人坐在少年旁边,看得出少年对身旁这人烦不胜烦,但又无可奈何。

  晚饭后是淋浴时间。犯人们分批被押向公共浴室。卫庄走在盖聂身后,暗中敲了两下盖聂的后背。

  这是一个信号。盖聂心知肚明。

  他们走进浴室,找到自己的位置,放下脸盆,开始脱衣服。

  多日的相处让盖聂已经能克制在淋浴时看向卫庄的念头,那具身体他只看过一眼,风尘洗礼过的身上是纵横交错的伤疤弹痕,但却仍旧让他窒息。

  他站在喷头下,任由冷水冲刷着身体。直到身边的水声突然停了。

  开始了。他想。

  “废物,你的水溅到我了。”卫庄冷然道。

  他旁边的那个一级犯莫名其妙地瞪大了眼。“我溅到你?”一级犯叫道,“你他妈哪只狗眼看见是我溅的?”

  “如果你洗澡不扭得像个娘们似的,没准真不是你。”卫庄嘲讽。

  周围响起了几声笑声,绝不是善意的那种。一级犯明显被激怒了,他一抬手关掉淋浴器,眼睛恶狠狠地瞪过来。

  “娘们?”他冷笑两声,“信不信爷我今天就让你变成娘们——”

  话音未落,他的拳头已经带着水汽朝卫庄袭来。

  卫庄偏头避过,盖聂看见那个一级犯矮下身子,像一头公牛般撞进卫庄的胸腹间,卫庄双手格挡,但还是被冲得往后退了一些,背后抵到盖聂身上。

  盖聂关了水,装作不悦地瞥一眼:“监狱里禁止私斗。”

  一级犯冷哼:“这种规矩谁守过?”

  “停下。”盖聂强调。

  卫庄侧过头,不屑地看他一眼:“怕了?”

  盖聂摇头。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乱糟糟的声音很快就会引来狱警。

一级犯也在这时候重新攻上来。卫庄手上挡下两招,避过一记侧踢。他的头发带着水珠刷过盖聂的脸,扭头之间给盖聂递了一个眼色。

  下一秒他就被一脚踹飞,“砰”的一声砸在墙上,墙上粗糙的突起立刻划伤了他的背,卫庄的身体向下一跌,蹭过那些早已生锈的水管。

  盖聂眼色一沉,上前接下一级犯挥过去的拳头。

  “我说了。”盖聂加大手上的力气,箍得那只拳头不能动弹,“停下。”

  “你他妈凭什么使唤我?”一级犯挣脱不成,一记膝击顶上盖聂胸口,盖聂避过,借着转身拽着那条胳膊就是一个过肩摔。

  一级犯痛苦地叫出来,卫庄幸灾乐祸地哼一声,起身又要扑过来。盖聂一回身,胳膊横过卫庄的锁骨又把他抵了回去。

  “流血了?”他趁着靠近的间隙低低地问。卫庄的颈脖贴着他的小臂,传来温热的搏动,他的手指抓着卫庄光裸的肩膀,指腹下的皮肤近乎要把他灼伤。

  卫庄在喘息间笑了,盖聂的视角猛地变换,一阵光影缭乱后他的头撞到冰冷的墙壁,磕破了他的额角。

  卫庄似乎没料到他的毫不反抗,他愣了一下,随即松开手。

  “效果不错。”他打量着盖聂,在狱警一拥而入的时候这么说。眼里闪着如少时一般狡黠的光。

  盖聂无奈地示意他穿上衣服。但警棍已经顶上他们的胸口。

  “妈的有人流血了!”狱警喊,“叫医生来!”

  “还有,”狱警恼火地看向他们,“穿上衣服,还是你们想在医生面前遛鸟?”

  卫庄对这个提议露出不屑的神情,他拿过脸盆里的衣服迅速换好。他转身时,盖聂看见了他淌血的后背。

  我那一记应该摔得再重些。盖聂想到。

  不过很显然已经够了,到他们被带出淋浴间的时候,那个一级犯都没能从地上自己爬起来。

TBC


评论
热度(23)

© 氢氧化驴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