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08

8.赤练

  “不。”赤练抱起手强调,“我不同意,你想都别想。”

  “我只是试一下。”卫麟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就一下。”

  “那也不行。”

  “你得相信我的技术!”

  “你也得相信秦氏没你想的那么弱。”赤练看着这个垂头丧气的女孩,下了最后通碟,“现在,收起你的电脑,上床睡觉。”

  “我只是想帮一下忙……”卫麟点了关机,语气很是委屈。

  她眼里的水汽并不全是假装的。赤练当然看得出来。所以她在离开房间的时候还是软下口气,对把被子裹成一团来表达不满的卫麟说:“耐心点。我们时间不多,但总归还有。”

  被子蠕动几下,里面传来的声音闷闷的。“赤练姐,”她叫她,“……我想爹地了。”

  赤练沉默了一会。她绕回床边,对着鼓起的一团被子伸出手,狠狠地揉了几下。

  “他会回来的。”她的声音很轻,却很郑重。

  “……嗯。”卫麟闷闷地应了一声。

  “行了,睡吧。”赤练重新回到门边。她刚关上灯,正要关门时,被子剧烈地抖动几下,一颗脑袋探出来。在黑暗里卫麟的眼睛亮亮的,像是刷了一层水光。

  “晚安。”她说。

  赤练给了她一个微笑。

  “晚安。”

  她关上门。

  走廊的侧墙边靠着个人。听到关门的声音,他抬起头来。

  “麟儿睡了?”张良问。

  “可能离入睡还有一段时间。”赤练说。她从张良面前走过,张良随即跟上。

  “儒家那边没什么事吧?”拐过一个转角,赤练问道。

  “不过在总部附近多了几张眼生的面孔罢了。”张良道,“毕竟是有关非的事,李斯找上我也不足为奇。”

  “他不过是跟着那点饵团团转。”赤练冷笑,“他身后的罗网才是重点。”

  “庄那边有什么消息?”

  “暂时没有。”赤练忧心道,“就算有,我们也不能第一时间知道。”

  “的确不能冒险。”张良肯定,“现在暴露的话,庄很可能陷入危险之中。”

  “那个地方本身就是危险了。”赤练叹了口气。也只有在这多年的伙伴面前她才能松懈一会,显露出一些脆弱,但那也转瞬即逝。

  “来吧。”她走入一个房间,张良跟进去。“让我们看看李斯的触角伸到了哪。”

  房间不大,二十多平米左右,正对着门的墙上有一个直通天顶的屏幕,屏幕上是纵横交错的线条和一个个红点。赤练打开灯,好让张良看清楚。

  “麟儿骇进了秦氏的信号定位系统?”张良赞叹。

  赤练微笑:“她更喜欢说是‘借用’。”

  “这孩子……”张良无奈地摇摇头,“真难想象她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不管什么样,”赤练接道,“总是像他的。”

  张良温和地笑:“说的也是。”

  他转而打量起屏幕。

  赤练想说什么,但又突然停下来,向门外侧耳。“你有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她话音刚落,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紧接着是猛烈地拍门声。

  “赤练姐!”是卫麟的声音,听起来惊慌失措。

  赤练赶紧拉开门,卫麟一头冲进来,像颗炮弹一般砸在她身上。“赤练姐,”卫麟气喘吁吁,她的头发散着,手里抱着笔电,惊慌得甚至没发现房间里的另一个人,“你听这个。”

  不等赤练有什么反应,她就翻开电脑,点了一个文件。

  “李先生。”一个阴冷的声音说道。

  仿佛是从水里捞出的蛇一般滑腻绵软,却又带着奇怪的妩媚感,让人忍不住心底发寒。

  怎样的人才能发出这种声音?

  “赵狱长。”另一个声音回道,“之前让你调查的那个人,查的怎么样了?”

  是李斯。赤练想。

  “收获不多。这人隐藏得很深。”

  “嬴总等不了太久。”

  “我们会尽力。”

  “他很可能是冲着韩非去的。”

  “死人不会开口说话。”

  “韩非虽然说话卡壳,脑子却不傻。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放心吧,李先生。”那个声音低低地笑起来,仿佛蛇信吞吐,“我也相当好奇这人的真实身份。”

  李斯冷哼一声:“那就好。”

  “等等,李先生。”赵狱长说,“似乎有一只小虫闯进了我们这张网呢。”

  “什么?”

  通话停止了。

  赤练看向卫麟。少女的脸色煞白,但呼吸已经镇定下来。

  “他们的动作很快,但我进行了些误导。他们没有找到我们。”

  “你监听了李斯的手机?”赤练不可置信地叫道,“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她的眼睛饱含怒火,而卫麟一副被烧到的表情。

  “对不起……”她嗫嚅道,“我没想到……”

  “等你想到的时候我们都暴露了!”

  卫麟像是被刺到了。她的眼里有泪水慢慢积盈。

  “你也不必太过动气,毕竟麟儿已经处理好了。”张良安慰道,“当务之急是确认庄的情况。”

  他走到卫麟面前,伸手帮她理了理头发。“麟儿。”他唤道。

  “阿良哥……”她抬起头,像是才注意到他的存在。

  “下次别这么冲动了。”他拍拍她的肩,“没事了,去睡吧。”

  卫麟犹豫了一会,她看了看赤练,咬着唇离开了。

  “你刚才说得太重了。”门关上后,张良说道。

  “我知道。”赤练叹气,“我太慌了。”

  张良看着这个在卫庄离开后撑起大局的女人,由衷道:“苦了你了。”

  “等他回来时再对我说这话吧。”赤练疲惫一笑。

  张良安慰似的笑笑,转开了话题。

  “再给李斯那边放点消息吧。”他说,“否则难保他不会单刀直入地从本人入手了。”

  “依你所言。”赤练说着,拉开了键盘。

TBC

——————
久违的更新!看到这么多人喜欢我真的很感动(ಥ_ಥ)我现在正要去上晚修,不能给之前回复我的人回复了,实在抱歉。谢谢你们的支持!我会加油的(ง •̀_•́)ง

 

评论(2)
热度(24)

© 氢氧化驴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