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现代监狱AU)07

7.白凤

  刚坐进押送车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那个男人。

  男人坐在最靠外的位置,闭着眼,眉宇间带着说不出的凌厉,但又显得安之若素。相比之下,车里那些哭天喊地的亡命之徒就显得分外愚蠢和丑恶。

  他坐在男人对面,心里琢磨着如果要去偷男人的东西,他有几成把握。

  估计五成不到。他想,带着一贯的自信和必要的谨慎。长发可以利用,高大的身躯决定了在抓捕灵活东西时的不便。但男人周身的气势绝不是凭空而出,他的外貌在人群中也相当显眼,综合起来,能有五成已是相当不错。

  也许他打量得有点久,又或者是男人太敏锐,就在这时男人睁开了眼。

  白凤和他对视片刻,直到男人看向另一个方向,白凤才缓缓放松下来。

  太可怕了……他咽了口口水,感觉到一滴冷汗从背部滑落。男人的眼神宛如利剑,他就算是从男人身边飞速擦过,恐怕也要在最后一刻被砍断翅膀。这个男人,是个绝对的强者。他的罪行,估计也要比他们这些三级犯深重许多。

  在驶入监狱那一刻,白凤看到男人握了握拳。

  他是要逃出去的吧?白凤想,这样的人,不可能待在这里太久。

  又或许他带着自己出去?现在他是哪边的人都没法确定,轻举妄动的下场不会是他想要的。

  先看看再说。白凤做了决定。

  三级犯四人一间狱室,环境比白凤想象中要好得多,虽说有随处可见的大块霉斑,看起来立刻要散架的木床,以及空气中的各种气味,但对于四个臭男人来说,条件已经算是不错。

  白凤看了一眼走在旁边的一个室友,这人从在车上开始就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眼里是昭然若现的欲望,而他双手拇指扣着裤腰的走姿总是有些别扭。

  白凤只消几眼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他不动声色地离这人远了些。

  路过的十几个牢房吵得像是要掀开屋顶,白凤被声音吵得皱了皱眉,往音量最大的方向瞪了一眼,反而让音量更上一层。直到狱警恼火地狠敲了几下门板,声音才小了一点。前方甚至有人把手从门上的护栏里伸出来,手掌一张一合,像是要掐住什么,白凤厌恶地往外让开,不想却撞到了手插裤腰的那人,那人怪叫了一声什么,身子猛地一挤,白凤只来得及扭过身,脑袋却送上了那只伸来的手。

  那只手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死攥着他的头发,白凤痛哼一声,立刻有狱警上来要把他拉开。那只手狠扯几下,抓着几根头发迅速缩了回去,前后过程不过几秒,门后传来揶揄地欢呼声,白凤捂着脑袋,踹了一脚那个紧闭的铁门,而后发狠地瞪着站在一旁看戏的那人。

32824是吧?他咬着牙,拳头攥起。他总有一天让他知道代价。

  狱警只是冲铁门警告了几声,就把他带离那里。再走了一段路,他被推进一间飘着灰尘的狱室,里面原有的两人立刻迎上来,脸上带着天上掉肉的表情,伸过来的手看角度像是要摸上他的屁股。

  白凤不动声色地躲开,这时另一个人被推了进来。

  “32824,”狱警说,“你就在这间待着吧。”说完就离开了。

  白凤心里一惊,回头就看见32824微笑着看他。

  “请多指教啊各位。”32824说。

  “好说,好说。”原住民的其中一人回答,一双小眼睛却是盯着白凤,“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了,但规矩还是要懂的,这是我们大哥。”他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另一位,那位点点头,“在这个牢房里,凡事得先大哥说了算,大哥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如果我说‘不’呢?”白凤冷哼。

  小眼睛一愣,眼看着就要发作,去而复返的狱警敲了门:“傻逼吗你们!吵鸡、巴吵?赶紧带新来的滚去食堂!”

  “先去食堂。”大哥发话,“其他的回来再说。”

  白凤稍稍放松了绷紧的身体。那就回来再说。他在心里重复。

  他们到得还算快。拜两个老鸟所赐,他们毫不费力地找到最快的路线,在人数适中但效率很高的窗口打了早饭。白凤默默找了个角落,但他刚放下餐盘,那个32824就一屁股坐在他旁边。

  “滚开。”他低声说。

32824把一碗粥喝得呲溜响。听到白凤的话,他放下粥,用袖口抹了抹嘴。

  “刚才的事情对不住啊。”他毫无诚意地道歉,“哥们我只喜欢碰别人,不太喜欢别人碰我啊。”白凤冷着眼看他,他摆出一副“哥俩好”的表情。

  “别这么死板嘛。在这种破地方,同行不就该互相照应吗?”

  白凤谨慎起来。“我怎么可能跟你同行。”

  “看你身手就知道了。偷得挺多的吧,怎么这次栽坑里了?”对方毫无被套话的自觉,恨不得把自己的判断都说出来,“你之前的闪避,那种反应速度,没练过的话我真要夸你天赋异禀了。有人带着你的吧,那现在他人呢?”

  带着你的人呢?

  白凤被问得一愣。他想起那天夜里,那个人把一张纸递给他,上面写着他所有的银行账户和密码,他耐心地劝他背下来,却在塞给他一沓卡之后,毫不犹豫地出门,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嗓子涩得发疼。“他不见了。”白凤说,“他抛下我,然后消失了。”

  32824一愣,没再追问下去。

  就像是沸腾的水顶开了锅盖,周围的声音瞬间变大。白凤看向门口,正好看见那个车上的男人。11934的银发相当显眼,只是白凤惊讶地发现他允许身边那个黑发男人的接近。

  随即他听到旁边传来磨牙声。

  他看了眼32824,这人的筷子快被他按断在餐盘上了。“认识?”

  “不认识。”32824咬牙切齿,“但是他死定了。”

11643.白凤看了眼黑发男人的号码。他觉得32824死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也不敢下定论。

  毕竟监狱这个地方,能拼命的人会活得更久。

  有个高大的肌肉男巴上了11934,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他们就打了起来。白凤一刻不停地盯着银发男人的动作。好强。他想。不管是行动力还是判断力,都很强。尽管他和那个肌肉男打成平手,但白凤还是觉得11934意不在此,他分心了。

  身边的那个32824简直要掀盘而起,他的脸色看起来相当愤怒。白凤扫了眼他下面,更正了用词,他全身上下都相当愤怒。

  “那个叫‘战斧’的,”32824的声音沉下来,“他居然敢动他。”

  白凤听着战斧的言论。“他还想操他呢。”他补充。

32824愤怒地猛地站起来,又像是被打了一棒似的重新坐回去。白凤盯着他死命捂着裆部的手和他直冒冷汗的脸,觉得总算舒心不少。

  就在这种混乱之时,他感受到了一股视线。他顺着方向看过去,那人毫不忌讳地和他对视,还当着他的面举起已经绑成一缀的头发,伸出舌头舔了舔。

  白凤顿时一阵恶心。他当然认得出那是自己的头发。但对这种变态,飞眼刀只会让人家当成送秋波,所以白凤选择不去看他。

  反正他已经记住了这张脸。

  早餐后他们直接被带到工作场地。白凤由于身材和样貌都不像是干重活的料,狱警就把他分配到了厨房,负责食材和餐具的清洗。

  晚上回到狱室的时候,白凤发现另外三个人已经在了。他扫视一圈他们的站位,缓缓关上了门。

  “会有人告发室内斗殴吗?”他问。

  大哥笑了下。“没事,”他安慰,“这种事别人不管。”

  “那就来吧。”白凤站在原地,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大哥上来就一记直拳,白凤轻巧躲开。他矮身欺进,左掌顶住右拳头,推着右手肘尖直击腹部,大哥慌忙收势想要避开,但是白凤拼的从来不是力量,而是速度,只在瞬息之间,他的身子已经扭过一个角度,左膝随即跟上,一记上踢未果后,他放下左腿,俯身来了一记扫堂。大哥上面都顾不过来,下面更不用说,直接被放倒在地。

  白凤一脚踏上大哥腹部,找准了一个角度,慢慢加重力道:“还有意见?”

  大哥的冷汗涔涔而下。他痛苦地呻吟:“不敢了,不敢了。”

  白凤冷哼一声,收回脚,走到自己的床位,翻身躺上。大哥抱着肚子爬起来,一点点挪回床上,另外两人也没再说话。白凤等到周围都静下来之后,才捏了捏有些发颤的手指。

  只有他知道刚才多么关键,如果他左膝踢出得再晚一秒,他估计就要被拳头抡到脑袋。

  力量不是他的强项。如果有人锁住了他的速度,那他的胜率就低得可怕了。

  他缓缓呼出一口气,朝着墙面睡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依然时不时看向11934,但每次视线停留的时间都处于正常范围。他也没发现对方有什么动作。难道是计划受阻了?他试图猜测,但都放弃了。如果那个男人能这么轻易被猜透,就不可能活这么久。

  直到第三天,他在放风时看到那个男人湿着脸走来,在阳光下那些水珠像钻石一样熠熠生辉。他下意识看向32824,果不其然,对方正拖着一个人在一边兴奋地嘀咕什么,而另一个人兴意阑珊,却时不时往自己这边看。

  白凤认出了那张脸。

  靠。他在心里骂了一声。两变态凑一块了。

32824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目光直勾勾的。白凤看过去,刚好看见黑发男人伸手拂过11934的下巴。

  白凤觉得有点懵。瞎子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但11934也不像随便的人,难道说黑发的那个是他自己人?

  也许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别的什么分散了,所以没注意这边。但他们开始走向一个偏僻的角落时,白凤开始觉得不对劲。

  他们要干什么?

  黑发男人的目光越过11934的肩头往这边打量,他像是没发现白凤一般,甚至没和他对视,眼神在白凤脸上一扫而过。但白凤借此看清了男人的眼神,那双黑眸里仿佛空无一物,又仿佛包罗万象。

  被发现了。白凤莫名地肯定这个想法。

  只见他和11934说了几句什么。两人站了一会,没什么动作。白凤移开了目光,他扫视一圈周围,再看向那个方向时,他发现人不见了。

  怎么回事?他再次看向人群,试图找出他们的影子。但原本这么显眼的两人,此刻却是难以发现。

  他开始沿着周边走动,眼睛一刻不停的观察,在走了一圈后他挫败地发现,那两人是真的找不到了。

  如果他把情况告诉给狱警,那两人应该会察觉到他的立场。无关者不会多管闲事,有关者不会选择暴露,而他这个试图参与的无关者,可以用这种方法吸引注意。

  他跟狱警说了这件事。狱警当场点了那两人的号数,但喊了几声也没人应后,狱警也只是烦躁地嘟哝几句,没有再管。

  白凤重新找了个角落站着。32824拉着一个人凑上来。又是那个变态。白凤果断避了避。

  两人没在意他的动作。“那警帽刚喊11934干啥?”32824问。

  白风扫了眼另一人的号码,32475.他记住了。

  “找人啊。”他回答。同时躲过了32475伸来的手。

  “我说怎么到处不见他……”32824嘀咕,他朝他们挥挥手,“那我去找他了啊,可不能放他单独做什么呢,万一被别人看上怎么办?”

  白凤没理他。他一脚踹向32475,却被他拽住了鞋子。他收了收脚,发现动不了。

  那人当着他的面舔了舔他的鞋尖。

  白凤只觉得一阵反胃。他猛地一踩,正中32475的脸。那人也不介意,笑嘻嘻的:“来玩吗?”

  白凤的脸色冷下来:“玩什么?打架?”

  或许是白凤的错觉。在提到“打架”的时候,那人的脸上闪过一点恍惚。

  “打架……”32475喃喃,“不,不是打架,我怎么会打架呢……”他猛地揉揉头发,自言自语,“我才不会……但好像不久前打过……操,老子头好痛……”

  白凤转身就走。那人没再跟上来。

  到了集合的时候,白凤终于见到归队的两人。战斧正站在11643旁边嘀嘀咕咕,时不时几声比较大的声音。白凤看向那个方向,又在队伍开始移动时收回目光。

  他跟着几个人走进厨房,开始把那些大堆的菜清洗干净。他眼角的余光看见银发男人走进厨房,他们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来了。他想。手上动作不停。

  片刻后他觉得目光已经离开。他抬起头,却看见银发男人正盯着自己。

  他把气势收了回去。白凤低下头。难怪他没发现。

  这时不远处传来重物落地的声响,他看向那个方向,看见32475正蜷缩在地。

  搞什么?他皱起眉,突然想起之前那人的自言自语。

  他敏锐地察觉这人的精神不太对劲。但狱警把32475围了起来,他只能透过身体之间的缝隙观察那人的状态。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乱,不少人都凑上去,伸着脖子往里面瞅。这下白凤是彻底看不见了。他收回视线,看向没有上前去的那两人。

  他很快觉得不对。

  那个11934的眉头皱得比他的还紧,此刻感觉到他的视线,男人转头朝他看了过来。

  “你惹的事?”他听见男人发问,语调强势而冰冷。

  

---tbc---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