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现代监狱AU)06

失踪人口的回归,终于把作业战完了【松一口气】

=======

6.盖聂

  被握于他掌心的手腕坚硬而有力,皮肤也绝对说不上是细腻。但盖聂触碰过这么多的人,却再也没有像这只手一般让他不舍松开。

  “你不一样。”他直觉地不想让卫庄误会,尽管理智告诉他卫庄不一定会相信。

  卫庄没有第一时间挣开,他微眯着眼审视盖聂。盖聂坦然地回视。

  片刻后,卫庄的嘴角拉扯出一个讥讽的笑。他一甩手,盖聂随之松开。只在瞬息之间,卫庄欺身而进,猛地把盖聂按在墙角的阴影里。他的手肘顶着盖聂的肩膀,压得很紧。

  “怎么,师哥,”卫庄的吐息近在咫尺,“明问不成,打算换招了?”

  盖聂沉默地盯了他一会,曲起手臂,手掌扣住他的腰,同时肩膀用力顶开手肘,向下一缩一起,略施巧力,反将卫庄按在墙上。

  就在卫庄的腿曲起欲踢时,他淡淡地笑了一下,道:“那你接招吗?”

  这是一场比试,他相信卫庄不会错过。

  “那边的两个!赶紧把鸟收起来滚来集合!妈的放风场是打炮的地方吗,要操人就在你们的狗窝里解决!”有个声音在不远处喊。

  卫庄冷哼一声,挣开盖聂,率先往集合处走去。他在擦肩而过时低低地说了句什么,虽然周围很嘈杂,但盖聂还是听清了。

  “尽管来吧。”

  盖聂微微整了整领口。他第一次觉得剩下的监狱生活可以有些期待了。

  “11643,11934,又是你们两个。”狱警盯着他们衣服上的数字牌登记,“放风时跑不见影就算了,快集合了还管不住那根鸟,”他用笔点了点盖聂,“11643,就算是你,坏的规矩也有点多啊。”

  “抱歉。”盖聂的语调总是显得很有诚意,“下次会注意。”

  狱警啐了一口,把状况那栏杠掉。“赶紧归队。”

  盖聂站回队伍里。战斧站在他旁边,此时伸手勾着他的肩膀:“渊虹,放风时偷偷摸摸干些什么呢。”

  盖聂没什么动作。“如你所见。”

  战斧大惊:“怎么,你真跟鲨齿搞上了?”

  他的声音有些大,不少人都看过来。卫庄站在盖聂身旁,暗暗皱了皱眉。

  “战斧。”盖聂压低声音警告。

  “妈的,渊虹!”战斧恼火地低吼,“我不管你进行到哪一步,总之给我停手!”盖聂不答,他加大手上的力气,“这事传出去,你要我弟兄怎么想?平时我给足了你面子,再不停下,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盖聂沉默,但脊背挺得笔直。战斧的力气很大,但还远不能让他弯腰。

  “够了。”一只手从旁边伸来,捏住了战斧的手腕,手指略略收紧,盖聂立刻听到腕骨处传来令人牙酸的声响。

  “小庄!”他轻声提醒。现在还不是跟战斧闹翻的时候。

  那只手收了回去。战斧同时也垂下手臂。

  “下手够狠的啊。”他活动了几下手腕,警告,“也别太嚣张了,你们很厉害,但还得借着我的势头。”

  “抱歉,失礼了。”盖聂淡淡道。

  战斧恨恨地看他一眼,哼道:“算了。”

  队伍在狱警的呵斥声中开始移动。

  视线。盖聂敏锐地察觉。走在前方的卫庄手指动了动。看来他也注意到了。

  身后,战斧贴近盖聂。“喂,你们是惹到那个小屁孩了吗?”

  “小孩?”

  “三级犯,紫头发那个。你们放风时溜走也是他报告的。”

  正好视线收回去了。盖聂转过头寻找那个三级犯。很快他就发现了目标。

32825.

  他选了个隐蔽的角度,伸手拉过卫庄的手。在他触碰的同时那只手猛地挣开,盖聂有些好笑地轻敲他的背,重新再拉过来时,那只手没再动作。他把掌心对着自己,用拇指在上面写下那串数字。

  手指划过对方掌面,摸到细密的茧。盖聂缓缓地摩挲几下,果不其然看到手掌瞬间闭合,将他的手指扣在里面,警告似的一捏,随即松开。

  虽说是接招……盖聂苦笑,这简直是连让他出招的机会都不肯给。

  但那只手很快又伸回来,抓过盖聂的手,似乎是厌烦这种方式,手指快速地写了几个数字就放开了。

32475?盖聂若有所思。他没急着在人群中寻找,只是默默记住了这串数字。

  很快他们到达工作区域,被狱警分成了几批,各自带回工作场地。又有新的食材送到,狱警指挥着他们将一箱箱肉卸在地上,再搬到食堂厨房内部。

  一踏进厨房,盖聂就注意到那个紫发少年。他正在洗菜,时不时挑出烂菜叶放在一边,手法快速而精准,应该是个惯偷。

  “他认识你?”他偏过头问卫庄。

  “不像。”卫庄也在盯着少年的手,“看他的表现,应该是第一次见我。”

  “不排除盯梢的可能。”盖聂道。

  “但他的眼神没有敌意。”卫庄皱眉。盖聂看过去,那个紫发少年正飞快地低下头,看来是被卫庄逮个正着。

  “从他举报的举动来看,他显然不隶属于某个组织。”这种行为太过暴露自己了。

  卫庄放下箱子。“他还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那个32475更需要注意。”

  “什么身份?”

  “不清楚。”

  “跟你的计划有关?”盖聂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与你无关。”卫庄冷然道。

  与我无关。盖聂简直能看到卫庄眼里的高墙。通往卫庄内心的道路有很多条,但他走的每一条都立着块牌子,上面写着“禁止通行”。

  这真是个万通的拒绝理由。盖聂心下苦涩,但没有再问。

  就在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他们回过头,正看到一个人蜷缩在地上,抱着头痛苦地呻吟翻滚。箱子翻在一边。看来是搬运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

  那人翻了个身,背上的数字映入他们眼帘。

32475.

--tbc---

评论(1)
热度(22)

© 氢氧化驴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