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现代监狱AU)04

4.赤练  

  天阴沉沉的,乌色的云不断翻滚着,空气闷得像是成了胶状的实质。

  赤练正坐在一个高档的咖啡厅里,头靠着窗,眼睛盯着头顶的云层。路过的行人频频向她张望,其中有几个大胆的甚至朝她摇晃了一下腰胯,吹出几声口哨。赤练无一例外地回以妩媚的微笑,再目送他们神魂颠倒地离去。

  “行了,赤练姐,你再引人注目一点,过一会我就不用消除监视记录了。”赤练旁边正飞速敲打着笔记本电脑键盘的少女抱怨道,“反正已经没什么用处。”

  “哎呀,人家只不过是看见了几个人的蠢样,想逗弄一下而已嘛。”赤练回过头,没有骨头似的倚到少女身上,“麟儿不要生气哟。”

  像是已经习惯了赤练的行为,卫麟的目光丝毫没有从屏幕上移开。赤练瞄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哼道:“他居然迟到了,胆子不小。”

  “今天是特殊日子,最后原谅他一次吧,反正他也是第一次犯。”卫麟快速按了几个键,一幅地图出现在屏幕上,纵横交错的线条里有一个光点在移动。“看来他快到了。”

  “我看到他了。”赤练看着从马路对面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的男子说,“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以他的工作来说今天一定有他忙的。”卫麟说。她屏幕上的页面已经全部消失,只留下桌面上的蓝天绿地孤零零的显示着。

  这时男子已经进到店里。赤练微笑着朝他招手。不知是不是跑得太快的原因,男子连耳朵尖都在发红。

  “实在抱歉!赤练小姐,我今天来晚了。”男子在赤练对面入座,“啊,卫麟妹妹也来了。”

  卫麟点点头:“你好。”

  “她爸爸这段时间不在家,所以她跟我住一起。”赤练解释道,“今天她非要跟着我出来。你不会介意吧,王勤?”

  “不会,不会。”王勤连忙摆手。见赤练还在盯着他,他有些结巴,“我们、我们喝点东西吧,你们想喝什么?”

  “一杯橙汁。”卫麟说。

  “我看看……”赤练拿过桌上的单子,用手指着饮料名往下划动。她假装没看见王勤紧黏着自己乳沟的视线。“一杯卡布奇诺。”

  “啊。”王勤像是才回过神,面色红得像是要滴血。纯情的要命。赤练想。不是我的型。  

  他挥手招来服务生:“一杯橙汁,两杯卡布奇诺。”顺应女方的兴趣,营造有共同爱好的感觉。赤练想,如果他不是和一个心理学家约会,估计他的对象早就满心欢喜地跟他聊上了。但赤练今天是来工作的,得抓紧时间。

  趁等待的时候,赤练用闲聊的口气问:“今天怎么迟了,是工作上的事吗?”

  王勤的脊背挺直了一点,双臂交叉着放在胸前,眼神有些放空。紧张,防备,思考。“没什么大事。主要是今天要调查一个人,所以弄得晚了点。”他看起来有些紧张,“实在对不起。”

  “没事。”赤练摆手,“那个人肯定很厉害,居然能让你查这么久。”

  “是啊。”女人的奉承总能让男人的自信心膨胀,“是个麻烦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来头,只能查到表面的资料,再深入一点就是一片空白了。而且他居然敢在昨天晚上……”他反应过来,及时刹住了回答。

  “昨天晚上?”赤练顺着问。

  “啊,没什么。”王勤局促地笑笑。赤练余光瞟到卫麟撇了撇嘴。

  这时点的饮料端了上来。王勤伸手接过。松一口气也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啊。赤练想。她拿过自己和卫麟的。在王勤的目光下优雅地喝着卡布奇诺。

  赤练注意到王勤的欲言又止。她放下杯子,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怎么了?”

  “这、这个……”王勤的话磕巴得像是舌头打了结,“赤练小姐,我……”

  “嗯?”

  “我们,就是……我和你,已经约会了几次了吧。我、我想知道你对我的看法。”他满面通红,“我喜欢你,很想和你更进一步。不、不知道你……”他的声音如同蚊呐,“意下如何。”

  更进一步吗。赤练弯起嘴角,暗掐了一把躲在屏幕后面憋笑的卫麟。那就来呗。

  她稍稍伸长了腿。在桌子下狭小的空间里毫不费力地找到了王勤的。她用小腿缓慢地摩挲着王勤的裤子,以一种色情地速度点点攀升。王勤看起来像是要晕过去了。他的腿在颤抖,连带着手上的杯子都岌岌可危。

  反应也太大了。赤练暗自咋舌。看来差不多了。她收回腿站了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卫麟侧过身让她出去。赤练临走前朝王勤抛了个媚眼。是个动物都能明白她的意思,何况王勤是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

  赤练在厕所门口没等多久,王勤就急匆匆地来了。

  “我……”他刚要开口,赤练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他的唇。“嘘——”她把气息吐在他脸上,“进去。”

  王勤看看四周,一咬牙把她拉进了男厕,随便找了个隔间把她推了进去。

  赤练的背撞到厕所的隔板上,她“哎哟”一声,抱怨地看向王勤。“急什么。”她娇笑着把他按坐在马桶盖上,回手上了锁。待她跨坐在王勤腿上的时候,男人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吞了。

  赤练的眼睛对上他的,暧昧地缩短距离,直到两人呼吸相接。王勤如同被蛊惑一般盯着她,呼吸越来越重。赤练能感觉到大腿根处的热源。她的手摸过男人的腹部,攀过他的肩膀,插入他有些卷曲的头发,轻轻地拉扯着。

  王勤低喘一声,抓过赤练的肩膀就要亲上去。赤练猛地捂住他的嘴。

  “嘘。”她的声音听到几乎不可闻,“慢慢地,慢慢地,放松——”王勤的眼神开始涣散,手上的力道逐渐减轻,“乖孩子,放松……”

  她凑近他的耳边。“现在,你正坐在你的办公桌前,桌上摆着一杯蓝山……”她轻声引导,“你的电脑屏幕亮着,上面显示着你的调查结果。你想把它报告给李斯总管,他现在在你的什么位置?”

  “右前方……”

  “他在你的右前方做什么呢?”

  “他在讲电话。”

  “谁打来的?”

  “嬴总打来的。”

  “很好,再仔细想想,他在说什么呢?”

  王勤呆滞地看着她。“他说,他说……”

  “别急,慢慢想。你走进他,他的声音传进你的耳朵,他在说什么?”

  “韩非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他一个月前已经死在了狱里。”赤练再一次听到韩非的死讯,麻木了一个月的心又开始钝痛起来。“他还说了什么呢?”

  “跟别人打了一架,”王勤喃喃,“失血过多,死在了禁闭室里。”

  禁闭室……赤练闭了闭眼,手指绕上王勤的后颈抚摸。“你做的很好。现在,看着我……忘掉我跟你在一起做的所有事,忘掉赤练这个人,你的生活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名叫赤练的女人。”王勤的眼神空空茫茫。赤练在心里叹了口气。“现在,闭上眼睛,五分钟后你会醒来。”王勤依言闭上了眼。

  赤练站了起来,掏出王勤的手机,熟练地按下一串号码。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过了一会,她听到卫麟说:“行了。”

  她挂断电话,迅速地删掉通话记录,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走出隔间。厕所的大门已经关上,她轻轻地敲了两下,外面也有人回应地敲了两声。赤练打开门走出去。卫麟正靠在分隔男女厕的墙上,单手捧着笔电,另一只手正在键盘上敲击着。

  “行了么?”赤练问,顺手把男厕门上的“清洁中”的牌子翻回“正常使用”。

  “还差一点。”卫麟在触摸板上滑动几下,“行了,走吧。”她合上电脑。

  临出门时赤练还不忘提醒一下店员。“刚才的那位先生买单。”店员点了下头,又忙着做自己的事去了。

  直到坐上小车,赤练才脱力似的爬在方向盘上。她的脸埋在发丝和胳膊里,看不清表情。

  “他说了什么?”卫麟在旁边问。

  “我哥他……死在了禁闭室里。说是跟别人打了一架,失血过多……”赤练的声音低低的,“怎么可能啊,就我哥那种老好人的性格,能惹点事都不错了,怎么会打起来……”

  “没事的,赤练姐。”卫麟担忧地贴近她,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背,“爹地会查出来的。”

  “嗯。”赤练应了一声。她抬起头,脸上依旧是带着笑的。“你之前说的那个,弄好了吗?”

  “啊,已经搞定了。”卫麟翻开屏幕,暗色的地图上有几十个光点闪烁着,“秦氏的员工手机是统一配置,今天刚更新了防卫系统。所以不得不重新侵入一次,辛苦你了,赤练姐。”

  “谈不上辛苦。”赤练伸了个懒腰,发动了汽车,“说实话,这男的还不错,甩了真有点可惜。”

  “哎?”卫麟假装诧异地看向她,“你不是喜欢爹地的吗?不能变心啊!”

  汽车拐入车道。赤练腾出手去拧她耳朵:“小丫头小小年纪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卫麟咯咯笑着躲开。

  天上的乌云愈发浓密。时不时传来一声惊雷,预示着暴雨的来临。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