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现代监狱AU)03

3.嬴政

刚刚送来的咖啡散发着浓厚的醇香,稍微缓解了他的头痛。他拿起咖啡送到嘴边,浅啜一口,继续翻阅手上的文件。

  凌晨时他接到手下的电话,说是有人

闯入了他设于最高层的那个房间,甚至打开了他的保险柜。如同一盆凉水兜头浇下,他猛地清醒过来,太阳穴突突直跳。他缓了一会才听到属下焦急的询问。“先把那个人关进监狱,然后通知李斯,彻查这个人的身份。”他几乎是在瞬间就变回了那个处变不惊的嬴政,“……级别?能潜入那个房间,光凭这个胆量和身手总不能亏待了他。以一级犯的身份关押。”

  挂断电话后,他无眠到天亮。

  如今闯入者的资料就摆在他面前,但这结果令他不甚满意。照片上这个拥有野兽一般的凶戾眼神的人会是一个没落公司的小职员?笑话,若是这样,那他费心制定的安保系统岂不就成了围在院落边的破旧篱笆一般毫无作用的东西。

  他放下咖啡,拨通了内线。“叫李斯来。”他没等太久。

门后传来李斯的声音。“嬴总,您找我。”

  “进来。”

  李斯应言而入。这个身形消瘦的男人看似恭敬地低着头,但嬴政知道这只是掩盖他那肚子坏水的一种假象。表面俯首称臣,背地里不知瞒着他干了多少勾当。但只要此人还有可利用的地方,嬴政就不会放过一丝一毫。

他把资料扔在李斯面前。“这就是你查了一晚上的结果?”嬴政质疑道。

  李斯低头看了一眼资料,随即道:“这只是最快调查出的结果。我已经吩咐他们深入调查了。”

  嬴政靠向椅背。“三天内我要见到此人的真实身份。”

  “是。”李斯应道。

  “还有,帮我叫一下扶苏。”

  几乎是李斯刚出去,扶苏就进了,嬴政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自己要找他。

  “父亲。”他向他微一鞠躬,清俊的脸上带着些疑惑。

  嬴政审视着自己的儿子。他可能连疑惑都是假的。嬴政想。有好几次嬴政撞见他在最高层的资料室逛荡,在问到理由时又总是说来查找没有被拿给他过目的资料。他是否与这次事件有关?如果有关,目的何在?现在能确定的是他的内部出了内奸,否则那个叫卫庄的从何得知监狱的资料就在那个保险柜里?

  嬴政只觉得头痛更加剧烈了。他不知该不该相信自己的儿子。但如果他连自己的骨肉都无法相信,这世间就没有他可以寄托信任的人了。

  “父亲?”扶苏又唤了一声。他看起来有些担忧,“您累了吗?”

  我从不言累。嬴政直起身子。他决定先试探一下。“你对昨晚的事怎么看?”嬴政淡淡地问。

  扶苏不解:“什么事?”

  嬴政辨认着他的表情。“看来李斯没有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看起来不像假装的。“到底出什么事了,父亲?”

  嬴政手掌交叠撑住下巴,身体前倾。这是一个侵略的姿态。“昨晚有人闯入了资料室。”

  “什么人?”扶苏惊讶地问。

  嬴政用眼神示意扶苏面前的资料。扶苏翻阅了几页,就皱着眉下了定论:“这份资料是伪造的。”

  聪明。嬴政在心里赞赏。“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他假装没看见扶苏眼里的惊讶。我平时很少过问他的意见吗?嬴政心里纳闷,但很快意识到这是真的。现在扶苏罕见的流露出一丝紧张。

  “这个人……”扶苏推断道,“暂时不能判定属于哪方势力。”嬴政颔首,暗示他继续。“他是一进入公司就被发现了吗?”

  “没有。他找到了关于那座监狱的资料,里面有我们的人手布置和关押犯人的档案。”

  “这么说他是在找到资料之后才被发现的。”

  “他触到了保险柜里的红外线警报。警卫马上上来了。据报告说,他被发现时还在阅读那份资料。直到警卫用枪警告,他才把资料放回去,甚至还体贴地关上了保险柜。”

  “看来是一个相当镇定的人。”扶苏猜测。

  “而且目的性很强。”嬴政补充,“还有,一般的窃贼不可能有他那样的身手。红外线系统对他来说形同虚设。”

  “谨慎,细致,灵活性强。”扶苏道,“应该接受过专业训练。”他拿过资料,再次翻开,“而且他的外貌也很显眼,这样的人应该不难找。”

  “外貌可能是伪造的。”嬴政说,“甚至连名字都不能确定是否真实。”

  扶苏皱眉。“确实,这个人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他继续翻阅,“或许我们能从他的公司下手。”他指着资料上的“韩氏集团”说道。

  嬴政看了一眼。心头莫名一紧。“不过是一个几年前没落的小公司。曾经我想收购它,但是现在看来这是桩倒贴钱的买卖。”

  等等。“这个公司的没落是因为他们公司的董事长进了监狱……”似乎有什么念头在他的脑子里一闪而逝。如果这件事牵扯上那个人的话……“罪名是走私。当年我和他在宴席上有过几次交谈。”那名年轻人尽管口吃,但眉眼间一片坦荡,话语虽磕磕巴巴,但细听之下也是智慧暗藏。“他叫韩非。”一个相当可怕的人。

  “啊,原来是那位。”扶苏跟随他出席过几次宴会,有印象也不奇怪。“看上去可不像是会干出走私这种事的人呢。”

  他是没干过。嬴政心里冷笑。但那个男人当年差点就查出了刘家那场大火的真相。所以他不得不动用了点手段将韩非送进了这座监狱。希望他在监狱里能安分些。

  虽然他不认为身在监狱里的韩非能和外界有什么交流,但以防万一,他还是需要确认一下韩非的近况。

  他拿起电话,直接拨给了李斯。电话一接通,他就问道:“韩非最近有什么动作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给出回答:

  “韩非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李斯说,“他一个月前已经死在了狱里。”

  嬴政的手僵在了半空。

  “死了?”他不可置信地重复。扶苏投来不解的一眼。“怎么死的?”

  听筒那边传来纸页翻动的声音。“跟别人打了一架,失血过多,死在了禁闭室里。”

  “为什么我没接到任何通知。”

  “啊,这个……”李斯有些慌张,至少听起来是的,“您当年把他送进去,一直没过问,我以为他没什么重要的……”

  “行了。”嬴政打断他,“继续做你的事情。”他挂断了电话。

  韩非死了。无论他对当年那件事知道了多少,也无法将答案公诸于世。真相随着死者进了坟墓,生者只有带着他们所相信的事实继续传播。不管怎么说,韩非已经构不成威胁了。眼下最需解决的还是那个男人的身份。

  “卫庄。”他像是要透过这两个字看穿所有一般,“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tbc

标签:聂卫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