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现代监狱AU)02

我对原来的写法做了修改。这次玩一玩POV,如果玩脱了就别管我了【再见】

重新写了第二章

===================================

2.卫庄

  这个狱室阴暗,潮湿,带着腐朽的味道,或许整个监狱都是。但他来这绝非享乐,所以这种情形还在预料之中。盖聂是整个计划中的例外,他没想过能碰见这个阔别已久的师哥,尤其在这个错误的时间和地点。

  但事情总是超脱想象,永远期盼现实和计划严丝合缝是个愚蠢的想法,接受事实并且随机应变才是良策。卫庄深谙此道。他在昨天晚上潜入了秦氏集团,在最顶层的资料室里找到了那个保险箱。他稍费力气打开了它,直取底层的文件夹,然后在急于翻阅到H序列的过程中先发现了盖聂的名字。

  那瞬间原先所有的计划都在每一步做出了微小的改变,只是在执行的名单上多添了一个名字,效率却大有提高。他在有限的时间内将所需的资料记入大脑,直到秦氏的人员闯入并用枪顶着他的头为止。

  一级犯。

  鉴于他能潜入秦氏最顶层的房间,这个级别还算实至名归。一切顺着计划发展,他第二天就被押入全城最恶名昭彰的监狱,并被告知要在104号牢房度过他的刑期。

  104,盖聂的狱室。

  秦氏绝对想不到这安排帮了他多大的忙。

  现在,他正站在盖聂的面前。十年未见,他的师哥从一个沉稳的少年成为了一个寡言的青年,但卫庄仍能看清在他毫无波澜的眼神里时刻淬炼的利刃,这个野兽在为冲出牢笼做准备,耐心,隐忍,谨慎,而且危险。

  “师哥,好久不见。”

  他迈出试探的第一步。若盖聂回应,那就是他的参与对盖聂原先的计划无关紧要,反之,这个只住了一人的双人间就是盖聂故意为之。

  他的眼睛正对着盖聂的,瞳孔的动作是判断真伪的佐证。盖聂眼里除了飞速武装起的他所熟悉的防备,还有一丝他看不懂的情绪,一闪而逝,但强大得竟让盖聂显出一丝动摇。那是什么?他还没有考虑清楚,盖聂已经给出回答。

  “小庄。”盖聂道。

  他从不知道呼唤一个人的名字可以带有这么复杂的情绪。但盖聂向来在这方面出色许多。作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隐藏是他们最拿手的技巧。但相比起伺机而动,卫庄更喜欢直截了当的战斗,这就导致在他们最亲密无间的时光里,他尽管察觉盖聂有所隐瞒,却从来没猜出是什么。少年时他把这当成挑战并且乐此不疲,但自盖聂在决战当日悄无声息的离开起,这项只有他知道的娱乐也随之销声匿迹。

  现在挑战已经重新开始,却早已不是娱乐项目。这事关计划的顺利,所以就算问题再怎么复杂,卫庄也必须找出正确答案。但不是现在。

  狱警用警棍敲击铁门以引起注意,然而收效甚微。卫庄直起身看向狱警,对方看起来好像被吓到了。“听着,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师兄弟还是他妈的旧情人,现在,立刻,滚去食堂,”他的话语很有威慑力,不足的是他的气势越来越弱,“早饭完还要工作,别以为迎新日就可以偷懒了。”

外强中干,不足留意。卫庄在心里给这个狱警盖了章。而此时盖聂已经站了起来。“走吧。”他说。卫庄没什么反对意见。

从狱室到食堂需要三分钟,不算太远。只不过食堂里的声音大到在狱室楼楼下都能清晰辨认。欢呼声,敲碗声,跺脚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新年,而这些罪犯正等着年夜饭的开始。

所有的声音在卫庄踏入食堂的那一刻猛地加大了音量。盖聂有些担心地看他一眼,卫庄简直想嘲笑他多余的动作。随后盖聂竟还附耳过来:“小庄,无论你有什么计划,你都不该这么——”

“引人注目。”卫庄补充。这就是他的目的。“你怎么知道这不是计划之一?”

盖聂想必也明白过多的干涉只能被他视作对能力的蔑视。于是盖聂不再说话,卫庄也趁机开始扫视整个食堂。八个狱警。无论赤练安插的内应是否混迹其中,他总得试出点什么。

正当他想随手夺过一份早餐作为导火索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好快的速度,几乎在卫庄发觉的同时就完成了动作。这无疑是对以近战为主修的雇佣兵的侮辱。卫庄的身体本能地绷紧,瞬间就进入了战斗状态。他用眼角的余光瞄向盖聂,后者轻微地对他摇了摇头。

不能惹?他试图解读盖聂的眼神。看来是不太好惹。

“瞧瞧上头这回送来了什么货色,多俊的小子!”浑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卫庄几乎能闻到一股恶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终于学会心疼人,让这些漂亮小子来给哥们解解馋。”他转向盖聂,鼻息从卫庄后颈刷过,“渊虹,想当初老哥我想操你想得要疯了,但实在没这个胆啊。如今来了个对哥胃口的,又跟你睡到一起,你这不是存心跟我过不去吗?”

“没有。”盖聂说,“但是,战斧,容我劝一句,他也不是你能拿下的。”

被称作“战斧”的男人哈哈大笑:“这可不是你说了算!没准人家的屁股早就湿得滴水啦,”我早晚有一天要这男人后悔讲出这句话。卫庄想。“要我说,这小子我看上了,渊虹你可不能偷腥,等我回去把我那操蛋的室友给弄死,这个新人就归我啦。”

动作虽精,但狂妄自大。卫庄评价。他转过身看向这个男人。“我拒绝。”他说,“你相当不符合我的胃口。”

男人的表情可谓称得上兴趣盎然。“新来的不懂规矩,可以理解。”他绕到卫庄的身后,卫庄随着转身,“但这规矩我只教一遍,下次再犯,我就直接把你操进医院。”战斧说道,“第一,我就是这的规矩,其他人屁都不算。第二,我只尊重强者,但如果他们不懂分寸,惹怒我的下场都一样。第三,”他舔舔嘴唇,“当我要操某个人时,他的选择只有打一架或者乖乖被上,选择前一项的人比较多,但大部分都没活过来,所以我建议你选后者。”

卫庄轻蔑地笑笑。他用眼神示意盖聂,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整个食堂的人都进入视野。试探狱警,树立威信,一箭双雕,他求之不得。

“很抱歉,我选A。”

战斧的眼神冷了下来。他猛地击出左拳,卫庄侧身避开。同时用右手随手一摸,一根筷子落入手中。高手不会纠结武器的形式。趁战斧手臂还没收回,他反手将筷子捅向战斧肘尖,筷子头准确无误地戳到尺神经。战斧的手臂立刻酸软下垂,卫庄余光瞥见有三个狱警有了动作,但注意力随即又转到了战斧身上。该死。他看见了战斧摸向旁边的右手。如果能再快一点——筷子在空中反转了一个角度,他抬手刺向战斧喉咙,再快一点——筷子头稳稳地停在距气管的几厘米处,他低头,战斧的右手上攥着一个勺子,手臂弯成一个角度,薄而尖的头部正对着他的心脏。

毫无疑问的平局。他和战斧对视一眼,同时收回了餐具。

“你很强。”卫庄向来尊重强者,也喜欢挑战强者,“有机会再来一战。”

战斧咧开嘴笑了:“有趣。你的身手不赖,但我也不会坐以待毙,毕竟你的屁股实在太有吸引力啦。”他侧身让开,盖聂冲他点点头,率先从他身前走过。卫庄随即跟上。战斧在后面喊:“新来的那个!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

“鲨齿。”卫庄回答。


评论(4)
热度(19)

© 氢氧化驴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