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现代监狱AU)02

2.
他有多久没见过卫庄了?在监狱里的时间被无限拉长,只有白天黑夜的更替和每早被轮流传阅的报纸提醒他时间的流逝。而现在被他藏在心里最深处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真实而强大,不再是虚幻的空想。
他觉得喉咙里有火在灼烧,所以他的声音才如此的沙哑。
“小庄。”他回应他,像是他们仍然亲密无间,像是他们之间没有隔开这么多的时光。
卫庄的眼神锐利得像是要把他刨根究底,而他不会也不想避开。他打量着面前的男人,岁月带走了记忆里的少年,现在的卫庄有更深刻的轮廓,更沧桑的眼神,更狠戾的气息。他想问他过得怎么样,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但问题太多太杂,他不知从何问起,更不知道对方是否回答。
“咣咣。”警棍敲击铁门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视。卫庄直起身退开,盖聂也随之站起。他们看向门边的狱警。“行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师兄弟还是他妈的旧情人,现在,立刻,给我滚去食堂,”也许是两人同时看向他的眼神吓着了他,他的气势越来越弱,“呃……总之,快点,吃完还要干活。”
“走吧。”盖聂低声说。他不想让人太为难。他越过卫庄朝门口走去,在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听到卫庄的嘲笑:“这么多年过去,你竟然还是没变。”
我变了。他有些苦涩的想,只是你没发现。
食堂里人声鼎沸,在卫庄踏入的那一刻,敲碗声、口哨声、欢呼声更是此起彼伏。卫庄看到盖聂的背影有一瞬间的紧绷,手臂朝外不自然的摆动。这是保护的姿势,尽管盖聂隐藏得很好,但是身体不会骗人。
他在心里冷笑。随即他往前一步,和盖聂并肩而立。
盖聂几乎是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微侧过头警告:“小庄,不论你有什么计划,你都不该这么……”
“引人注目。”卫庄补充,“但你怎么知道这不是计划的一部分?”
盖聂刚要说什么,又猛的沉默下来。卫庄警觉地回头,一片阴影正在逼近,并且把手搭在了他们俩的肩膀上。
好快的速度。卫庄暗自注意,眼角瞥见盖聂轻微的摇了摇头。
“瞧瞧上头给我们送来了什么,多俊的小子!”浑厚的声音自身后响起,那双手随之撤开,一个高大的壮汉拐到他们身前,“这不公平,渊虹,几乎整个监狱的人都因为你那张脸心甘情愿地往你身上贴,我想分杯羹都不成。如今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子,还跟你睡一间房。”壮汉笑起来,带动脸上狰狞的伤疤,“这小子老哥要了,你没意见吧?”
“不行。”盖聂冷淡地拒绝,“其他人随你,战斧,那是你应得的。但是他不行。”
卫庄有些意外于他的强势。看来在分别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师哥发生了有趣的变化。但卫庄终归是卫庄,绝不可能像商店里的玩具一般被毫无自主抢来抢去。
“两位,”他开口,“考虑一下我的意见如何?”
“哦?”被称作“战斧”的男人感兴趣地看向他,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看来美人儿也有意见啊。哈,我倒不知道这监狱里还有人敢跟我提意见!”他前一秒笑得像是要断气,后一秒又突然冷下了脸,“听着,新来的小子,”他轻蔑地看着卫庄,“我不管你他妈有什么背景,这儿是我的地盘,我就是这的规矩。连渊虹都要让我三分,如果你的所谓‘意见’指的是让我从正面还是背面操你,”他龇着牙,“那我很愿意接受你的‘意见’。”
“渊虹都要让你三分?”卫庄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他看向盖聂,盖聂无声回视,只消一眼他就明白了盖聂的意思:他不想暴露实力。
但这不代表卫庄要隐藏实力。他状似无意地后退一步,正好能将整个食堂尽收眼底。“可惜,我想我的意见不至于这么没用。”他傲慢地说,“我的意思是,滚吧,想操我的人很多,但你永远排不上号。”
战斧的眼神冷了下来。“看来我还是得教你懂些规矩,免得在我床上你求饶得太厉害影响我兴致。”
攻击只是一瞬间的事。卫庄侧身避开战斧直击面门的拳头,随手抽过一根筷子,反手戳进战斧的肘尖,在他的手臂无力垂下的同时,卫庄的筷子已经对准了他的气管,只剩几厘米就要一击毙命。与此同时卫庄发现了战斧另一只手上的勺子,薄薄的勺尖指向自己的心脏。
平局。他想。他收回筷子,对方的勺子也不见了踪迹。
“你很强。”他肯定道,“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有趣的小子。”战斧咧开嘴,“我开始对你感兴趣了。但你记住,”他朝已经转身的卫庄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干翻你。”
“恭迎大驾。”卫庄毫无诚意地回答。他跟着盖聂走到盖聂平常坐的位置,无视旁人敬畏的眼神。那已经摆好了一份早餐。卫庄眼睛一斜,伸手抽走了旁边的一份没动过的早餐,没人冒出反对的声音。
这就是力量决定一切。他想。在这座监狱里,暴力就是一切规矩的源头。
他在盖聂对面落座,问道:“如何?”若盖聂看不出他后退一步的含义,那他真是枉称师哥。
“你三点钟方向的五个狱警在你说话时就在观察,其中三个的手握住了警棍,剩下两个在战斧出手时才打算拔出警棍,”卫庄拿着勺子慢慢转动,将那两人的脸记住,“你七点钟方向的三个狱警至始至终都没有动作,只是观察。”
“只派三个人盯着我,看来嬴政还没怎么上心。”卫庄收回勺子,开始吃早餐。
盖聂有些复杂地看着他:“小庄,你为什么来这里?”
“除非你能帮到我,否则无可奉告。”卫庄冷言道,“这座监狱困不住你,师哥。你肯在这呆着,只是因为你的目的还没达成。既然你有你的目的,我有我的缘由,那么互不相干,才是上策。”他审视盖聂,眼神仿佛是解剖的利刃,“还是说,你不仅抛弃了鬼谷,连师父的教训都抛之脑后了?”
“我没有抛弃鬼谷。”盖聂解释。
卫庄嗤之以鼻:“那么决斗那天你去了哪?之后你的名号在道上销声匿迹,就在我以为你遭遇不测的时候,你又成了嬴政的贴身保镖,三年前你凭空消失,嬴政封锁了你的消息,你的档案被锁在保险柜的最深处,连同这座监狱的资料一起。”他逼视他,像是要从盖聂平淡无波的眼神里挖出答案,“那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
盖聂的手瞬间攥紧又松开。“我不能说。”他道。
“那你就不能指望我倾盘相诉。”卫庄早有预料,“当然,有困难时我可能会找你帮忙,但之后我会尽数奉还。”
盖聂紧盯着卫庄的眼睛,在里面看到了一条他无论如何都越不过的线。
他不信我。明明没吃什么,苦涩却在嘴里膨胀。他不肯信我。
“如此甚好。”他只能这么回答。


=====tbc======
其实说白了就是小庄傲娇2333看小五的时候小庄说话真是一种死傲娇的感觉……嗯,下一章小庄的目的就会有一点点透露【应该】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