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禁止通行(现代监狱AU)

1.盖聂

  “师哥。”

  有人用冰冷的语调呼唤他。声音近在咫尺,仿佛耳边低吟。

  盖聂睁开眼。视野里是破旧发霉的天花板,被透过铁窗的灰蓝晨光划成几块,渗水的地方反射着几点晶莹。但这点亮光挽救不了这间狱室的大片黑暗,它们如空气一般蛰伏,无孔不入。

  盖聂起身,整了整身上几乎没乱的狱服,沉默地看向铁门。

  他知道,再过十分钟,狱警们就会用手中的警棍敲响每一间狱室的门,直到被这些只配呆在黑暗中腐烂的人的苏醒打断。

  这间Q城的监狱里关押着全城最穷凶恶极的罪犯,每年都有一批批的人被送来,但从未见人活着出去。这像个巨大的垃圾处理厂,以人渣的灵魂作为燃料,直至榨尽最后一丝可利用的部分,而后燃烧殆尽。

  此刻他正坐在整座监狱的最高处,耳边是逐渐苏醒的黑暗世界。他在微弱的光线中仿佛化成雕像,没有什么能撼动他分毫。

  铁门被“砰砰”敲响,比起其他狱室,狱警的动作明显轻柔不少。盖聂无声地朝铁门颔首,然后“砰砰”声就持续到下间狱室了。

  正当他要出门之时,监狱的广播刺耳地响起:“出来抢食的那些家伙,滚回你们窝里去!今天可是迎新日!”

  窗外的声音只沉寂了一秒,随之而来的欢呼、口哨、敲击、跺脚、击掌声几乎要把整座监狱掀上天去。这些杂乱的声音又渐渐统一成一句话:“迎新日!迎新日!……”罪犯们乐此不疲地喊着,仿佛这才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节日,相比起来新年和生日早就相形见绌、无关紧要了。

  盖聂闻声又返回了床边。每当迎新日到来,往往意味着更多的燃料,更多的劳动力,以及……更多的情趣。也难怪那些饥渴难耐的野兽们如此兴奋,这就好比在从没吃过饱饭的人面前摆上满汉全席,并且告诉他不用客气。

  但愿这次的人能保护好自己。他默默地祝愿,尽管知道这绝不可能。

  他在床边站了一会,想到要给自己找点事干,至少把注意力从窗外的声音转移。但他今天有些浮躁,内心不知为何安定不下。一定要有事发生。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救过他很多次。但他又不太上心。难道还有什么事能比这座监狱更加糟糕吗?他想不出来,索性不再考虑。

  思维一旦放空,刚才梦里的声音就卷土重来。

  “师哥。”

  他闭上眼,在心中无声的回应,小庄。

  他已经很久不曾做梦。一个优秀的雇佣兵应该保证高效的睡眠。但今天的梦在他醒来时如潮水一般退去,只留下那个声音提醒他梦的存在。他忘记了梦的内容,只知道它展现了他心中最晦涩,最讳莫如深,却最甘之如饴的部分。

  他的师弟,他的小庄。

  卡车隆隆的声响盖过了他的思绪。他听见轮胎摩擦过地面,尾门砰地一声打开,一个,两个,三个……他辨认着落地声,一共十人。看来在他没有经历的这段时间里,城市的治安好转不少。

  接下来是狱警的吆喝声:“现在点人!”他一个一个的念号数:

  “32824!”

  “到。”

  “32825!”

  “到。”

  ……

  “11934!”

  盖聂心里一动。这一次居然有个一级犯。①

  随即他听到回答。“到。”

  盖聂一愣。那人声音不大,但语气寒冷入骨。和梦中的那声呼唤何其相似。

  是错觉吗?他很少有错觉,但今天有些特殊,因为那个梦,因为他心中重新松动的情绪。他希望是错觉,又不希望是。

  “齐了!”狱警哗哗的抖动花名册,“今后你们会在这个地方,所以趁他妈的都还挺新鲜,赶紧滚去自己的窝看一下。记住,友好相处。”他咧嘴笑出声,像是在嘲弄一堆狗屎。“一级犯的那个,那什么……11934,过来,你的牢房可不太一样。”

  通往一级牢房的路径只有一条,并且和二级。三级的错开。一般来说,三级犯多是小偷,强盗,小混混一类,二级多是军火贩,毒贩之流,但一级犯,没人能说清他们是什么。

  他们是生存战的获胜者,是用生命堆砌出的高峰的征服者,他们俯视生命。

  如果不把道路分开,这些相较起来简直是羊群的家伙会在狮子的嘴下心惊胆战,命悬一线。

  脚步声在道路的尽头响起。盖聂坐回床上,依旧闭着眼睛。他想凭借耳朵再次捕捉到哪怕一点那个11934的声音,就算只是相似,也足够他用来对付这些毫无价值的时间。

  狱警在他的门前停了下来。随即门被打开,一个狱警走进来,说道:“11643,整个一级牢房就你这还有空位,别再像上次那样逼得人转房了。”他用警棍敲敲铁门以引起注意,但盖聂连眼都没睁。

  那次不是他的问题。能来一级牢房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货。偏就是那个人不懂眼色,神色得像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蛙,挑衅的话如同家常便饭,这只好斗的公鸡非要跟盖聂一较高下。刚开始盖聂还有所留手,只给予那人最基本的尊重,他甚至都不把他当对手看。直到对方被激怒了,不知怎么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我打赌你这种人的感情,丢到水沟里都不会有人舍得瞧上一眼。

  盖聂一晃神,那人的脖子差点断在自己手上。

  之后那人屁滚尿流地爬出,那句话却还在耳边回想。

  他知道这种感情不正确,甚至可以说是肮脏,但它是除了道义外唯一支持自己走到现在的支柱。在他看来,世上只有自己和另一个当事人才能作出评价,旁人不可指摘。

  如果这个新来的也不懂这个道理,那盖聂真的要想些很久没用的办法了。

  狱警见盖聂根本没理他,忿忿地猛砸了一下铁门,朝门外喊了几嗓。接着一个人被带入房内,铁链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一股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像极了他曾经感受,如今失去,将来也会铭刻于心的气息。

  仿佛有一瞬间的忐忑,他缓缓睁开眼。

  身前的男人长身而立,眼睛在细微的光线里反射着幽蓝的冷光。他朝他俯身,直到两人呼吸相接,眼神对立。男人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滚出来,带着冰渣,居高临下,不容拒绝的钻进盖聂的耳朵里——

  “师哥,好久不见。”

 

Tbc

①号数首位是根据级数编定,后面的就是入狱的顺序了,以及聂叔的11643和小庄的11934其实是有深意的,不知有人能看出来吗ww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