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突发奇想的小段子(现代AU)

  在卫庄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酒吧不是一个碰面的好地方,因为他俩都太显眼了。

  他之前没想到这个问题。嘈杂的环境让他脑袋发昏,酒精更让他的思绪像浸了水的海绵,绵乎乎地滴着水。他和身边的男人对视。盖聂的眼神也有些迷蒙。灯光扫过他的眼,他的眼睛像一块蒙了纱的宝玉。

  “盖聂。”他舔舔唇,“师哥。”

  有那么一瞬,他觉得盖聂甚至是清醒的。他坐在旁边,周围全是喧闹的人群,而他的眸子里只容下了卫庄。

  见鬼。卫庄想。他从没有像这一刻这样想去触碰盖聂,用唇,用手。

  ——或者用心。

  海绵里的水似乎流到了四肢百骸,然后有能操控水的人——或许是盖聂(反正他妈的不是自己)——施了个小法术,卫庄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抬起来,轻轻地覆在盖聂手背上。

  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他的脑袋昏昏沉沉。我应该收回来的。但法术还在继续,所以他没有。

  盖聂似乎花了很长时间来理解他的动作,又花了很长时间来反应。被卫庄覆着的手掌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翻转,定格。

  十指相扣。

  卫庄愣怔地看着自己的手,试着动了动,但另一只手的主人这次反应很快,他的手被扣住了。

  紧紧地,像是要把手掌间的缝隙都赶走,像是要把他俩之间的沟壑都填平。

  也许那水流到眼睛里了。卫庄用最后一丝清明想。不然他的眼睛怎会如火般灼烧,他的眼前怎会一片迷蒙,他的眼眶怎会像注满水的池子,沉重得无法闭合。

  这个动作代表了小心翼翼的亲近,又像是代表了一切。这么多年来,盖聂珍惜过他,亲近过他,防备过他,疏远过他,但从来没有放弃过他。

  正如这只扣住他手掌的手,仿佛一辈子不愿放开。

======================

两人在酒吧里碰面,然后都喝高了什么的……orz


评论
热度(23)

© 氢氧化驴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