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一剑封喉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试探

卫庄醒了。

先是意识渐渐清明起来,接着是身体,最后是感觉。

仿佛被弩箭洞穿的疼痛从四肢传来,之前战斗时受的内伤此刻也叫嚣着,搅得他五脏六腑都在发疼,内力早已荡然无存,喉头如含烙铁,嘴里有血腥味。他像是被整个拆散又重组,浸没在无边的疼痛里。

他短促地吸了口气,彻底清醒。

入眼是一个宽阔的牢房,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片刻,确定是关押盗跖的那间。但既然章邯敢故技重施,证明这里的出口已经被封住了。

他视线下移,看到地上合拢的通道。

此刻他只着一件玄色里衣,手脚各钉了一颗铜钉以封住经脉,还缠上了铁链方便吊起,虽然现在他尚能双脚着地,但他相信这只是为了让他快点醒来。

他昏迷了多久?几个时辰?一天?身处牢房他无法感知外界,只能从修好的牢门推测至少有一次退潮。

突然有一个脚步声从角落响起,卫庄警觉地绷起脊背,待到那人走到面前时猛地抬头。

看守的影密卫被吓得倒退一步,定了定神,道:“醒了?”

卫庄轻蔑地挑起嘴角。

被一个犯人吓到已经让影密卫觉得丢脸,此刻犯人嘲讽更是火上浇油,他一下按住卫庄手腕上的铜钉,对卫庄皱起的眉头感到满意。

“不过是一个叛逆分子。”影密卫凑近道,“搞清楚你的身份,一下有得你受的。”

卫庄看着他,嘴角的弧度没有落下。他压低声音,呼吸喷在影密卫颈项上:“以你现在的距离,我可以在瞬间取你性命。”

影密卫捂着脖子,像是被咬了一口般后跳一步。

“杀、杀了我,你不会好过的。”

卫庄周身的杀气是真的,那是在无数刀光剑影中淬炼出的气势,此刻全融在他阴鸷的眼神里。影密卫对上这样一双眼,不禁打了个寒颤。

“杀你,或者不杀你,相信我都不会好过。”卫庄微微眯眼,“既然如此,我为何不选一个比较划算的选择呢?”

“你……”影密卫被噎住,只能冷哼一声作答。他身后有一个临时做成的简易机关,连着两条铁链,此刻影密卫拉下操纵杆,铁链回收,卫庄被缓缓吊起。

确定他没有行动能力后,影密卫转身去通报章邯。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章邯到了。卫庄听见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缓缓睁开眼。

章邯停在他面前。“如何?卫先生对我这的待客之道还满意吗?”章邯嘲讽道。

“散内力,堵三穴,封正经。”卫庄嗤笑,“看来章将军十分惧怕我的实力。”

“不过是表达一点敬意罢了。”章邯冷道,“卫先生不用放在心上。”

卫庄看了他一会,问道:“李斯什么时候到?”

“怎么,这就迫不及待投诚了?”章邯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介意先听听你的求饶。”

“你最好考虑一下秦家大费周章抓捕我的理由。”卫庄仿佛兴致缺缺地闭上眼,“没有多少时间给你浪费了。”

“放心,至少在你转移之前,我们的时间还很长。”章邯讽刺,“还是说,你对自己能够出去仍然抱有一丝幻想?”

卫庄却是轻蔑一笑,彻底沉默了。

连章邯都不知道内情,嬴政究竟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章邯看着他的样子,狠狠一皱眉,侧头对身旁的影密卫道:“李大人还有多久?”

“报告将军,已经上了竹筏了。”

“很好。”章邯道。他转身准备去迎接李斯,刚迈出脚,顿了顿,对看守说:“让他保持清醒。”

看守刚抱拳,他已大步离开了。

 

李斯到的时候,卫庄的头发还在湿淋淋地淌水。

章邯看了看摆在一旁的木桶,向旁边的影密卫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让开。

李斯不顾地上的污水,几步走上前去。卫庄在他停在自己面前时睁开眼。

“李大人。”卫庄勾起唇角,“别来无恙。”

李斯用下巴点了点他手腕上铜钉:“一段日子不见,卫先生倒是把自己弄得颇为狼狈啊。”

“哼。远不及李大人那晚的表现,让人印象深刻。”

想到之前被他威胁,李斯颇为恼火地皱起眉,他冷冷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来人!”

两个影密卫上前,李斯指着卫庄:“上刑具,要见血。”

两人领命而去。

章邯请李斯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见李斯仍然没有开口问话的意思,疑惑道:“不知大人是要……”

李斯抬手打断后话,侧过头,压低声音:“我自有计较,章将军不必多言。”

章邯低头道:“是。”

刑具很快就上来了。

打头的两名影密卫取下头盔,请示般地看向章邯。章邯微微点头,比了个手势,示意从鞭子开始。两人对视一眼,从装满盐水的桶里拉出短鞭,反手便抽在卫庄身上。

这种鞭子看似没有多大威胁,但其实表面布满了细密的倒刺,打在人身上仿若是拿几百片小刀狠狠划过,卫庄的两肩登时见了血,从密麻伤口渗出的血丝汇在一处,沿着他的胸膛缓缓流下。

卫庄却连眼睛都没有睁一下。

行刑人只当自己抽得不够狠,又是两鞭过去,卫庄前胸本有一道从左腋一路斜划到腹部的伤口,这些日子才堪堪愈合,此刻伤口的痂再次被划开,初长的新肉翻卷起来,看上去狰狞而可怖。

卫庄仍是一声不吭。

章邯打量了一会,对李斯道:“是块硬骨头。”

李斯摇头笑道:“那要看怎么啃了。”

“卫庄被困,流沙必定有所行动。”

“六剑奴我带来了其三,无论是丞相府还是噬牙狱,都不会给他们可乘之机。”

这时有一名影密卫快步走近,凑近章邯耳边低语几句。李斯只隐约听到“墨家”一词,待影密卫退下后,他侧头问道:“何事?”

章邯弯腰压低声音:“有消息称,盖聂将在三日后重回噬牙狱。”

李斯微微瞪大眼,随即又平静下来,沉吟道:“看来鬼谷纵横并无外界所传那般不睦。”

“之前这两人联手合击六剑奴,配合更是默契非常。”

“有意思。”李斯笑道,“想必章将军已经准备好了?”

“自是扫榻相迎。”

“若能捉拿盖聂,定是大功一件。家主大人必然重赏将军。”

章邯低头抱拳:“大人言重了……”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一声脆响打断。他们一齐转头看向声源,只见一个影密卫正在解开绕在铁链上的短鞭。这等材质本就较一般鞭子要有韧性,此刻几乎是缠在铁链上,可见使用者下手之重,甚至只为狠劲而失了准头。

章邯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将军。”下属回道,声音有些发颤,“他……他一直不叫。”

章邯一惊,几步走近,仔细打量了一下。此刻卫庄的上身已经布满数十道鞭痕,流出的血在里衣上晕出深色的斑。他脸色有些发白,眼睛阖着,没有任何动静。

章邯伸手探了探鼻息,后撤一步,道:“浇盐水。”

一桶盐水已经被反复放进的短鞭染成鲜红,影密卫将它提起,兜头倒下,一部分赤色攀住银白,更多的从锁骨蜿蜒而下,和伤口混在一处。

卫庄润湿的眼睫毛颤了颤,微微睁开眼。

“怎么,结束了?”他的声音有些低,但气势丝毫不减。

章邯冷哼:“不过是确认一下你是否还活着。”

“你听上去很失望。”卫庄扯动嘴角,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嗤笑道:“你们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卫先生未免太心急了。”章邯抬手,示意换刑具,“好戏还在后头。”

“拭目以待。”

卫庄又合上眼。

 

盖聂在深夜敲响了盗跖的房门。

他手还没放下,门就打开了,和房间里呼声震天的庖丁不同,盗跖明显毫无睡意。他看到盖聂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即侧身让道。

“有事?”他关上门,领盖聂走进一个隔间,低声问道。

“在下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盗跖看看他,一瞬间就明白了:“和卫庄有关?”

盖聂点头:“噬牙狱中,你推算出了庖丁牢房的位置。姜子牙设计军事堡垒,其变化必有规律可循,关键时刻能助本军以守待攻。我需要掌握这个规律。”

盗跖沉默片刻,转身点燃了桌上的烛火,倒了杯冷茶,以手沾茶,在木桌上画了起来。

“这是我的位置。”他指着一个圆点,沿着路线指到另一个圆点,“这是我进来时庖丁的位置。”

随即他再一次推算起来,盖聂在旁边沉默地看着,眼睛里跳动着微弱的火光。

画下最后一笔,盗跖抓过茶壶喝了几口,长吁一口气,问道:“如何?”

“多谢。”盖聂抱拳。

盗跖摆摆手,没承这份谢意。今日墨家会议并没有得出结果,反而是人人自危,除了早已入狱的他和庖丁能排除嫌疑,剩下的人皆无法证明自己没有向外传递信息。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很长时间,墨家在此关头已无精力帮忙。

盖聂微微颔首,准备离开。

“那个……”盗跖叫住他,“盖聂,你当真要一个人去?”

盖聂道:“我一人足矣。”

盗跖噎住。盖聂说这句话,声音没什么起伏,也不带任何贬低或者傲慢的意味,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就如在监狱里他向章邯宣告:我们要走,没人可以留住。

他看着盖聂,像是在看一座难以企及的高峰。

片刻后他叹了口气,恢复平常的笑脸:“总之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盖聂犹豫了一瞬,道:“确实还有一事。”

“何事?”

“潜入丞相府。”

“潜入?”盗跖瞪大眼,不自觉提高了声音。盖聂比了个下压的手势,他才反应过来,侧耳听了听庖丁的动静,确认对方没有察觉后,方舒一口气,道:“为何?”

“李斯必定已经前往噬牙狱,为同时确保噬牙狱和丞相府的安全,他会带走六剑奴其中几人。”盖聂道,“我想确认是哪几人。”

“只是这样?”盗跖怀疑。

盖聂顿了顿,接道:“如果可以,我想让你潜入李斯的寝室和书房,查看他们针对流沙的缘由。”

“难道不是因为秦家被杀的那个手下?”盗跖问出口,倒是自己琢磨通了,“不对,依流沙的作风,他们不会冒着反目的风险去杀一个手下。”

“这是问题所在。”盖聂点头,“流沙的人不能完全信任,我想你更适合去潜入。”

“可以是可以,但我有个条件。”盗跖笑道。

“什么条件?”

“你们两个活着回来。”

盖聂深深地看他一眼:“我答应你。”

“那我也答应你了。”盗跖笑嘻嘻道。

“此行凶险异常,六剑奴虽受了伤,但实力仍然不可小觑。”

“我可没受伤。况且你们救我一命,我这一去,权当扯平了。”盗跖摆摆手,“我明晚出发,你就安心养伤吧。”

“好。”盖聂行礼,“还请盗跖兄不要透露今晚所谈,盖某在此谢过。”

“行了行了,别说这么多,赶紧回去休息吧。三日后,我等你的好消息。”

“好。”盖聂点头。

盗跖把他送出门外,关门前他看了看天色,近似圆盘的月亮高悬其上,光芒柔和而让人欣喜。

快满月啦。盗跖想。

===TBC===

十一月份的更新掉落!

转段考完我整个活过来,趁这周课比较少,赶紧码了放上来,然后下一周又是忙到吐血,我怀疑教务处排这周课只是为了给我们喘口气,防止我们挂了,我班上一哥们熬夜熬进医院了【害怕】小伙伴们注意休息啊,尽量让自己的睡眠充足嗷【虽然我知道很多时候根本不可能】

评论(2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