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一剑封喉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瓮鳖

 

  “想不到卫先生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同伴出逃。”章邯道,“可惜这没有意义。”

  卫庄此时正反手将剑插入地面,单膝跪地,闭目调息。六剑奴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字排开,尽管他们都各有损伤,却一刻不敢松懈。

  章邯行至卫庄面前,低头打量他的神色,继续道:“想必你也清楚,这里之前是太公望的军事堡垒。现在你要留在囚笼里,倒也应了他那件愿者上钩的奇事。”

  “哼。”卫庄短促地笑了一声,没有睁开眼,“章将军,若是条大鱼,你很可能反被鱼拖下水。”

  “不牢你费心,这点拿杆的实力我还是有的。”章邯抬手,随即有影密卫来到卫庄旁边。

看卫庄不为所动,其中一个卫兵大着胆子要握住对方的手腕捆绑。在他伸手的那一刻,卫庄猛地睁开眼,周身骤起的气势吓得那小兵倒退一步。

电光石火间,六剑奴的剑已经隔着衣物指着他的要害之处,再近一步他就要命丧当场。

卫庄像是没看见眼前闪着冷光的锋刃,淡然站起,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章邯不理会他话里的讽刺,示意六剑奴收起剑。“寒舍简陋,招待不周。”他不再重复那套戏码,“但这也不是你的消遣之地。来人!”

一个小兵带着根竹管靠近,冲卫庄面上一吹,与此同时真刚翻掌下拍,按在卫庄背心,导致他呼吸一错,粉末全数灌进鼻道,顷刻间卫庄便没了意识。

章邯让两名手下扶起卫庄,冲六剑奴抱拳:“辛苦几位了。”

“将军客气。”真刚回礼,“若无他事,我们便先回去复命了。”

“恕不远送。”

章邯没打算挽留。

六剑奴走后,他重新打量这个最深的牢房。上方数量惊人的机关还在缓慢运转,齿轮相接时的铿锵声悠悠传下,像是跨越时空而来的鸣音。

“将军,通道合拢了!”手下人叫道。

方才盗跖他们出逃的通道正在缓缓合拢,直至像当初那般严丝合缝。章邯回头吩咐下属:“上去看看,还能打开吗。”

下属挥出铁链,麻利地爬上去,片刻后回报:“将军,机关已经自毁了。”

“果真不给敌人留一条活路。”章邯笑道,“也罢,把这里收拾收拾,卫庄就关押在这。”

“是。”

“剩下的人,清查狱内守卫和犯人死伤人数,若数量过多,则分批运出。”章邯停顿片刻,指了指卫庄,补充道,“给他服用内劲散,制住膻中、气海、关元三穴,将他吊起。他一清醒,立刻通知我。”

“是!”

章邯摆手,转身离去。

 

盗跖一行人踏上玄武机关兽尾部的通道,还在滴水的衣服正如主人的心情一般地耷拉着。盖聂伸手探了探肩上人的鼻息,搭在暗九背上的手一拍,助他咳出了胃里的水。暗九意识朦胧地朝他的方向偏了偏头,随即又陷入了昏迷。

高渐离和雪女正站在操控台旁边,看着他们走进控制室,盖聂是最后一个。雪女明眸微动,向他们身后望去。

高渐离直接问道:“卫庄他……?”

“他没回来。”盗跖垂头丧气地回道。他自觉是自己没有看护好那个人,才导致卫庄有所顾忌,最后被章邯捉住。

庖丁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转移话题道:“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个出口的?”

高渐离和雪女对视一眼。雪女道:“赤练姑娘探到水底有一股暗流,于是推测这里也有出口。其实我们是受她之托,来接应一个人。”

所有人都知道赤练要接应的是谁。他们又沉默下来。

盖聂仿佛对这个话题不为所动。他让暗九平躺着,简单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确认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后,他在他身旁席地而坐。

雪女试探道:“这位是?”

“流沙的人。”盖聂回答,“小庄很在意他。”

“流沙的人为何会出现在噬牙狱?”高渐离提出疑问。事实上在问出这句话之时,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盖聂抬头与他对视,一双眼眸毫无情绪的波澜,但又锋利得让高渐离心惊。

“这是诱饵。”他道出高渐离不愿承认的事实,“章邯此局,针对的就是我和小庄。或者说,小庄才是最主要的目标。”

“你是说……”

“高先生,恐怕噬牙狱,只是一个开始。”盖聂声音低沉。高渐离虽说不了解盖聂,但如今剑圣周身的气势已经显示了他的隐怒。

“墨家目前最大的危机,已经到来了。”

高渐离痛心闭目。墨家高层于他而言已经是接近家人的存在,他绝不想猜忌任何一人。

庖丁和盗跖在监狱里已经消化了这个消息,眼下正在默默思考着。庖丁看着躺在地上几乎不成人样的暗九,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们说……”他突然开口,引得其他人都转头看向他,如炬的目光盯得他舌头直打结,“呃,别这么看着我,我也就是隐约听到一点。在我入狱后,这个人才被运到这里来。卫兵说这个人似乎是当年跟着韩非去秦家的侍卫,韩非死后,他逃出失败被捉住,才折磨成这样。”

“秦家为何要折磨一个侍卫?”高渐离问道。

盗跖沉痛道:“恐怕是他知道了什么秘密。”

“说到秘密……”庖丁接话,“他们还说,呃,还说……”庖丁往盖聂那边望了望,不知为何,他觉得盖聂知道这个消息不太好。

“说什么?”盗跖对他的吞吐感到莫名其妙。

“他们还说,韩非的死和卫庄的秘密有关。”

操控室内一时间安静下来。

尽管没有刻意探听,但七大家并立的时候,由于商贩和各路人马的走动,一些消息还是能在地方之间流传,他们自然都听说过韩家玩世不恭但断案如神的非公子,以及经常出现在他身边的黑衣白发的剑客。

而盖聂更是和韩非相处过一段时间,他的那番辩驳如今仍在他脑海里留存,这样风度翩翩又惊才艳艳的人,无论以怎样的方式陨落,都让人惋惜。

况且,卫庄很在意韩非。

盖聂慢慢闭目,调整好姿势运功疗伤,没再说话。

剩下众人面面相觑,最后雪女道:“先将他带回墨家,待他醒来再说吧。”

盗跖忍不住问:“那卫庄……”

他的尾音越来越低,直至静默。作为一个刚被救出的人,他清楚墨家选择卫庄实在是万不得已,如今他和庖丁已经安然无虞,他没有理由要求墨家再次牺牲。

一时间,各异的心情在不大的操控室里渐渐发酵。玄武游动时搅起的水声传进来,让人不禁更加烦闷。

良久,班大师道:“我们到了。”

机关兽开始上浮,他们看到越来越亮的阳光。浮出水面时,连盗跖这样成天嬉皮笑脸的人也露出些许后怕的神情。

班大师让玄武缓缓靠岸,打开后门。

众人一出去就看见岸边站着的红衣女子。她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眼神里满溢着担忧和期待。她的视线跟着他们一点点移动,直到最后班大师走出,她也没有看到要等的那个人。

盗跖不忍和她对视,偏过了头。

盖聂肩上扛着暗九,他越过众人,直直走到赤练面前。

赤练无助地抬头,那一刻她仿佛又退回到韩家覆灭的那一天。无论在江湖上行走多久,卫庄都是她的支柱,这一点永不会变。

盖聂看着眼前的女人。她脸色苍白,声音很轻,像是怕触到真相:“卫庄大人他……?”

“他会回来的。”他压低声音,甚至用上了内劲,一字一顿道,“我带他回来。”

剑圣的承诺,分量何等之重。赤练短促地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镇定了心神,这才注意到暗九。

“他是?”

“流沙的人,韩非的侍卫。”盖聂把暗九放下来,让她查看,“小庄让我交给张良先生。”

赤练简单而快速地检查一遍,皱眉道:“他的状况很不好。我们要赶紧回去。”

盖聂点头,回身对高渐离道:“劳烦通知一下张良先生。”

“自然。”高渐离抱拳,“大恩不言谢。盖先生伤势要紧,我们就不耽搁了。”

他们还要处理玄武的藏匿和清除痕迹等事宜。盖聂回礼后,便带着暗九和赤练先行离去了。

 

晚些时候,张良带着天明少羽一齐到了墨家据点。天明一进门就寻找盖聂的身影,看到盖聂正跪坐在桌边时,他立刻扑到他身边:“大叔!”

“天明。”

“你没事吧?”天明左看右看,激动得脸颊微红,“他们说这次很危险的,还让二叔和你一起去……”

他的尾音消失在打量四周的动作里。

“二叔呢?”天明茫然道。

“我没事。”盖聂先回答了他上一个问题,接着道,“小庄没有回来。”

天明第一次对盖聂的话感到怀疑。他和墨家人一个个对视,发现他们皆沉默不语,甚至对他叫卫庄“二叔”都没有反应。

看来是真的。他一瞬间感到巨大的不真实,前不久那人还在夜风中用鲨齿抵着他的喉口,如今却身陷囹圄不知死活。那个监狱被墨家人描述得如此凶险,他有理由怀疑此生不会再见到他。

他应该感到高兴,但事实证明他胸口发闷,呼吸几近哽咽,衣服里揣着的尚同墨方硌得他一阵阵疼。

盖聂拍了拍他的肩,目光扫视过围在桌边坐着的众人,宣布:“我三日后动身,重回噬牙狱。”

“你如何能肯定他还在里面?”高渐离问道。

“秦家耗费这般人力物力抓住他,为防止节外生枝,一定会尽快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盖聂道,“比起冒着被劫的风险转移,关押在噬牙狱才是最好的选择。”

“的确如此。”高渐离点头,“但墨家现在分身乏术,只怕不能给盖先生助力了。”

“无碍。”盖聂道,“接下来的话题我不便参与,就此告辞。”

他起身,对仍然一脸茫然的天明道:“天明,现在已经是墨家生死存亡的时刻,你一定要听仔细,好好思考。”

没等天明发问,他又向张良道:“张良先生,请随我来,有人要见你。”

张良眼中精光一闪,嘴角噙着笑,起身给众人行礼,随即便留下神色各异的墨家人,跟着盖聂离去了。

 

赤练的屋子并不远,几步开外他们就看见她开着门点着灯,屋里传出浓重的苦药味。

她忙得脚底生风,一边煎药一边磨粉,眼看他们进来了,手背一抹额上的汗,往火里添了些柴,引他们走到床前。

“子房,你应该认识他。”赤练道,“他的锁骨下方……”她看到张良的神情,自觉停下了。

张良愣愣地看着床上的人。他当然认识他,当初韩非要走,这些暗卫都是他和卫庄精心挑选出来的,为的是能看到韩非活着回来。

然而他等来的是暗卫拼死送回的死讯和一张不明信息的图纸。

自那以后线索便如同丝线一般,不易察觉又近乎断裂。他虽被世事打磨多年,外人看他皆赞一声温润好玉,但只有他的友人和自己清楚,他怀中有火,眼里存光。

“他怎么样?”张良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屋里煎药的热气和苦味一并灌入鼻道,刺得他眼角泛红。

“不太好。陈年旧伤,经脉尽断,他全凭一口气撑着。我会先帮他调理一下,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好。”张良回道,“有劳了。”

赤练看他这样,心里默默地叹一口气,转头对盖聂道:“我们先出去吧。”

盖聂应了。

闷热的屋子里徒留张良一人久久立在床前,挺直的脊背像是在风雨中屹立多年的巨木。

赤练瞄了几眼,摇摇头,转而问盖聂:“你的伤如何?”

“算时间内无法恢复。”盖聂坦诚,“劳烦赤练姑娘给我配一副药,皮外伤可以忽略,主治内伤。”

“内伤恢复需要循序渐进。”赤练皱眉,“你这样强行促进,可能会经久不愈。”

“无碍。”盖聂道,“还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何事?”

“让你的蛇探到小庄的位置。”盖聂道,“时间紧迫,最好今夜就能得知。”

赤练心里一动,抬头看他:“你是要——”

“两日后。”盖聂道,“我会重回噬牙狱。”

===TBC===

我回来了!!!先一个猛虎落地式道歉!我承认我假期懒了,开了个车仿佛心肝脾肺肾都衰竭了,手不能提笔脑不能开洞【什么】假期等更的小伙伴,对不起呜呜呜呜,生理考试完我就软了怂了,除了跑来跑去到亲戚家串门就是照顾奶奶,更文已经消弭在仅剩的娱乐中了。我这个暑假是最开心最快乐的暑假!我相信以后都不会有了,学生最后的快乐【血泪】

我还是不承诺下章啥时候了,我脸都要被拍飞了【脸肿】本来是想十二点前码完作为自己的生贺的【太惨了吧】,但是一朋友深夜咨询恋爱话题,我一时没把持住拿起了手机【我错了】

还是祝自己二十岁快乐!但心还是永远的十八岁【不接受反驳】

以及emmmm如果要取关的话,取关就行了,不用通知我一声……我写文毕竟大部分原因还是在想看他们这样相处……而且我写不出来是真的写不出来,卡文是真的难受,你跟我说再不更文就取关我也没办法……为了你我开心,下次还是别跟我说了【抓头】

最后依旧感谢等文的小伙伴们,你们是天使呜呜呜呜。

暗戳戳透露,十个评论我可能就点开文档了,二十个评论我可能就开局一千字了,如果有一个一百字以上的评论!不用说了我立刻去肝!

再次感谢!


评论(5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