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戛然而止(段子,一发完)

【聂卫】戛然而止

*大学生同居
*我流聂卫,我流OOC

盖聂端着削好的水果,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正碰上卫庄一脸不愉地甩上门。
“怎么了?”盖聂伸手接住卫庄丢过来的包,放在沙发上,“考试如何?”
卫庄没说话,但脸上的阴云更重了。
盖聂心里大概也猜到个七八分。前段时间开学,又正巧赶上雷锋月,各类评比活动层出不穷。卫庄身为社团的主要负责人可谓是忙得脚不沾地,学业都落下不少。更让人绝望的是,当他终于有那么些空闲的时候,才发现计算机二级正以矫健的身姿向他冲来,于星期六这个空闲的日子和他撞了满怀。
但因为报名费用不菲,他还是去了。
盖聂中午一点考的,三点出考场,走到半路时还碰上了正要去图书馆机房考试的卫庄。师兄弟俩隔着学子东路遥遥相望,盖聂总觉得卫庄毫无波动的眼神中透露着一股让人心颤的气势。
他琢磨着那个眼神,直到回到两人一起在学校旁边租的小公寓,看到卫庄书柜顶上的计算机二级资料书,他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裸考”。
现在他看着整个躺在沙发上的卫庄,莫名有种想叹气的冲动。
“师哥。”卫庄拉着声音叫他,“凉了。”
“最近入夜都很凉。”盖聂回道,“记得穿外套。”
听见他避重就轻,卫庄哼了一声,抬起手,也不看他,手臂就这么支棱着。
盖聂放下水果盘,上去握住他的手,刚碰上就被猛地一拉,整个倒下去。他反应极快地用另一只手撑在沙发上,才不至于撞进卫庄怀里。
“小庄。”他无奈道。他们脸对着脸,离得很近。卫庄的鼻息喷洒在他颊边,温热潮湿。他定定地看着盖聂,突然吻了上来。
盖聂从善如流地接下这次进攻。他张开嘴含住了卫庄的舌头,顺势卷了上去,甚至于在他进攻自己的时候还有余裕刺入卫庄的嘴里,一下一下勾舔他的上颚,逼出卫庄一些加重的呼吸。而卫庄在最开始的凶猛过后就仿佛倦怠了,懒懒地纠着盖聂的舌,像在享受,又像在寻求什么。
盖聂心里一动,稍稍拉开距离,不顾两人舌尖牵出的银丝,吻了吻卫庄的唇角。
“题目太难?”他声音极低极缓,如同温酒。
“你认为呢?”卫庄反问。
“意料之内。”盖聂答道。他不用负责这些活动,自然挤得出时间学习二级题目,这次抽到的题目虽然稍有难度,但也不算形同天书。
看卫庄这样,显然是被打击到了。他确实听说很多人连选择题在说什么都看不懂,操作更是云里雾里。
卫庄在他身下,淡淡地哼了一声:“不过是因为你有时间。”
盖聂凝神。卫庄的头发铺洒在深色的沙发上,眼角还因为刚才的深吻带着淡淡的红。他本来就略有急促的呼吸又错了一拍,不由得低声道:“我的错。”
闻言,卫庄挑眉:“错在何处?”
“我没有找机会教你。”盖聂道。他的唇又一次落下去,但这次落在了卫庄的颈上。
他舔了舔那块皮肤,卫庄难耐地侧过头,他感受到胸锁乳突肌在唇下绷起。
“那师哥打算如何?”卫庄的声音带了点喘,吸引着盖聂的手撩开他的T恤。
“现在开始。”盖聂道。
“第一题。”他舔上卫庄的一边乳首,“打开考生文件夹。”他轻咬了一下以示点击,激得卫庄一颤,随即模仿着鼠标的移动一路舔到胸膛中央,接着道:“将考生目录下的Word文档另存为Word。”
他啃噬着那一小块肌肉,感到卫庄的下身已经微挺。
“接下来的操作……”卫庄的手摸进了他的衣服,此刻正在他腰间徘徊。他咽下一声喘息,道:“都在此文件内完成。”
他一路落下细碎的轻吻,鼻尖顶着温暖的肌肤,手按上了卫庄的腰带。
此刻突然传来一声震动,卫庄的腰向上弹了一下,盖聂往后一摸,抽出了卫庄塞在后袋的手机。
“谁……”卫庄抓着他的手腕,往自己的方向扭,盖聂顺势将手机转向。两人此刻都醒了醒根本不能用来学习的脑子,一齐看向屏幕上的消息。
他们的师父发了一条公告,后天下午六点专业课月考。
盖聂:“……”
卫庄:“……”
两人同时坐正了身子。
“学习。”盖聂深感无奈。
“学习。”卫庄咬牙切齿。
空气中的火热戛然而止。窗外传来学校晚课的上课铃声。
该学习了。

END
我才是那个裸考二级的人,那个临近月考摸鱼的人,这和优秀的阿庄一点关系都没有【心累】

评论(2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