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近墨者黑(段子)

近墨者黑

#特种兵paro,狙击手聂×近战庄

#突发奇想的段子,原本放群里了,想了想还是放lof一份

#我流聂卫,我流OOC


盖聂再一次抬手微微调整瞄准镜,随即放下,手肘支在地上。

此刻他的视野里只剩下那个背靠树干的修长身影。卫庄抱臂合眼,看似悠闲,但盖聂知道,那副被作战服包裹着的身躯正以怎样一种随时可以爆发的姿势而绷着。

耳机里长久地传来沙沙的声响,公共频道一片安静。他们都在等待一个时机。

作为一个专业的狙击手,盖聂当然可以长时间不眠不休,精神专注地等待目标出现。但这是他第一次与人搭档,他不习惯视野里除了目标还有同伴,更何况那人是他的师弟,他的知己,他的伴侣。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难免让他的专业素养有些打折扣。

离目标出现预计时间还有一小时,而张良的情报向来不会出错,所以盖聂在此刻稍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他伏在高处的阴影里,温度适宜得他身体都有些松懈。

这时卫庄突然睁眼,抬腕看了一眼手表,眼睛遥遥地望向自己。

时值下午,灿烂的阳光当空照下,穿过枝叶的阻挡,零星洒落在树冠下的黑暗里。卫庄正站在斑驳的树影间,他头偏向这边时,盖聂清晰地看到一块光斑照亮卫庄的一只眼,鸦羽般的睫毛阻断了光线,在眼睑下方形成一块阴影。侧面窜进的光落在虹膜上,他的眼睛像是冷冻的刀锋一般闪着寒芒,其中的杀意和色气同样动人心魄。

再往下,那些或大或小的光斑遍布他的肩膀和胸膛。盖聂的眼神一路向下,在皮带勾出的精瘦的腰上停留片刻,又绕上了他修长的腿。

“师哥。”耳机里传来卫庄微微失真的声音,“还有一小时。”

“嗯。”盖聂应道。他回神,意识到自己正盯着卫庄张合的唇。

“切出公用频道。”卫庄道。

盖聂依言调到行动前和卫庄约好的私人频道,随即问道:“小庄?”

“师哥,你听上去已经睡着了。”卫庄低低地笑。

他们追踪这个团伙已经快一个月了,期间目标一直在改变转移的路线,他们几乎不能有一刻松懈。现在目标终于回到了他的基地,接下来会进行一场交易。他们的任务,是在交易的必经小径边埋伏,将目标一击毙命。一个多月不分日夜的隐蔽追踪,饶是习惯了这种生活的他们,也不禁在这等待的几小时里选择休息片刻。

“至少我还睁着眼。”盖聂暗指他的闭目养神。

卫庄立刻反将一军:“看来你的瞄准镜没有调对位置。”

“嗯。”盖聂承认了,“我在看你。”

他的出其不意显然让对方有些吃惊。频道里瞬间没了声音,但卫庄的表现只是一愣,随即微微翘起一边嘴角。

他在任何事情上都有想跟盖聂一争高下的心。

“是吗?”卫庄道,“现在呢?”

盖聂呼吸一窒。

他看到卫庄抽出腰间的匕首,贴到唇边。

艳红的舌尖从尖端开始,缓慢地舔上表面,随即一路向下,停在柄处。他嘴角撩着一抹挑衅的笑,手腕一翻,阳光映在匕首表面,盖聂能清楚地看见金属上的水光。

他感到下腹一紧,热流爬过血管,在鼠蹊部汇成一滩,那温度让他有些呼吸不畅。他知道卫庄为达到目的有时会不择手段,但这次的手段的确出乎意料。

“小庄。”他低声警告,却觉得自己嘶哑的嗓音没什么说服力。

“师哥。”卫庄把声音又压低了一点,听得盖聂耳根发痒,“师哥……”

盖聂深吸了一口气,想平息心里的躁动,但身体已经与精神脱节,他能感到自己微微硬了。

他的手指还勾在扳机上,精神却已经挂上了卫庄的裤腰。

卫庄显然满意于盖聂给出的反应。他原本只是想对盖聂以牙还牙,但当盖聂的喘息在耳边响起时,他也不禁有些情动。

正当他想继续的时候,身后不远处忽然响起一些脚步声。他一瞬间就恢复了警觉,蹲下身子,从阴影里向那边看去。

“师哥。”他用气音道,“目标出现。”

盖聂没有回应,他们同时切回了公用频道。

“计划提前。”盖聂道。他知道张良那边已经接到了消息。身体的热度还没下去,但他的手依然稳定,枪口微动,瞄准镜指向了小径。

“师哥。”卫庄问道,“要不要打个赌?”

“赌什么?”盖聂的声音很轻,他每一块与精神脱离的肌肉已经回轨,与枪严丝合缝地连成一体。

“赌谁先得到猎物的命。”

卫庄言语间已经微微站起,身体前伏,手握匕首,光点洒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像一只隐匿丛林的猎豹。

“赌注?”

目标已经进入视野范围,身边跟着几个手下。

“晚上再议。”他留下一句令人遐想的话,在第一个人喊出声时一跃而起。在目标作出反应之前,他的两个手下已经一命呜呼。

剩下的人立刻围住首领,举起枪扫射,卫庄身子一低一窜,从一个人的下方直刺而上,匕首瞬间没入咽喉。趁着那人倒下,卫庄突入目标身边,一手打掉首领指向自己的枪,正当划向他的颈动脉时,一声枪响,原先挡在目标旁边的一人倒向卫庄,他侧身避开时,首领也后退了一步。

又一声枪响,首领应声而倒。

卫庄眉头紧皱,几下解决了群龙无首的杂兵。就在他目光如箭地看向子弹射来的方向时,耳边传来盖聂的声音。

“你输了,小庄。”

“师哥,”熟悉他的人才能听出他嘲讽下的恼怒,“你何时也会用这种手段了?”

“我一直会,但不常用。”盖聂顿了顿,解释道,“这一次赌注很好。”

“更何况,近墨者黑。”


FIN.

===

原本是练手的段子,没多长,但是阿追 @顾西追 这个小可爱!!!她居然费心给这篇写了纵横篇QAAAAQ,十分快乐和感动了,她能喜欢到这个程度我真没想到……其实我觉得她写得比我还好【惭愧】我一个段子能引出这么长一篇,十分不好意思了【挠头】

指路→近朱者赤   再一次抱住阿追转圈圈,你真的越来越棒了你知道吗

评论(2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