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一剑封喉 第十章

第十章  合作

满月当空,月光如入水墨滴一般充盈在它所能涉及的每一个角落。院内被雨浸润过的泥土闪烁着细碎的光辉,晚风钻过窗与棱之间的缝隙潜入屋内,却带不进一点银亮。

盖聂在一片或远或近的虫鸣声中浅眠。

他的意识漫无目的地浮动着,场景在不断切换,像是很多个短梦拼接。

忽然他停留在一条街道上。

街上的人不算太多,但声音热闹杂乱。这是一个小镇,大家彼此熟悉,走在街上,能看到人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听到他们几乎从未间断的招呼。

盖聂缓缓打量着周围,逐渐将那一点残留的印象补充完整。

这是离鬼谷最近的一个小镇,他以前时常下山到这里购买所需物品。他曾以为这能占据他一大部分的回忆,但自从他离开鬼谷,在这天地间走过一遭以后,这个没什么特点的小镇就渐渐隐身于更多的大城之后,以至于再次看到时,竟无法辨认这是何处。

他在原地茫然地站了一会,看见一个身形与自己相仿的少年从前边的小店走出,来到面前。

“小庄。”梦里,他唤道。

“怎么,师哥,”少年模样的卫庄嘴角弯着一抹笑,无端显出一点邪魅,“这就没耐心了?”

盖聂摇头:“天色已晚,我们回谷吧。”

“嗯——”卫庄懒懒地应道。他们的马车停在另一个路口处,叫人看着。师兄弟俩踏着夕阳的余晖走向那里,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将近未近。

忽然一声叫卖吸引了盖聂的注意。

“天晚淡生意,人走带书香——”他循声看去,来时没走这条街道,竟没注意这有个书摊。

老板将书平摊在地上,旁边竖着一块牌子,大字写着“一律两铜钱”。

鬼谷中虽然藏书甚多,但大多是古籍,鬼谷子在教授他们古人理论精髓的同时,也要求他们了解新的观念。镇上书屋的老板会定期差人将一些新书运至鬼谷。然而盖聂一眼扫过地上那些书后,发现大多自己并未见过。

“小庄。”他叫住师弟,还没开口,卫庄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少年双手抱臂,眼睛被夕阳渲染出一层浅金。他那宛如宝石般的眼瞳斜向盖聂,透露出妥协的意味。

盖聂莫名愣了一下。

回神时,他已经走到摊边,蹲身翻看那些书本。老板很是热情:“小兄弟,你想找哪一类的,我来帮你。”

盖聂回道:“不必劳烦。只是这些书大多未曾见过,有些兴趣罢了。”

老板打量他几眼,突然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我这有些书,小兄弟你看看有没有兴趣?”

随即,他转身从地上布袋里掏出几本,递到盖聂面前。

盖聂随手接过一本翻看。饶是沉稳如他,也不禁被内容惊了一大跳。

有些泛黄的纸上,有一幅画,画上是两个男子正在交媾。

书从他手里脱落,被老板眼疾手快地抢过:“我就说——哎,等等,我拿错了,这本才是和女人——哎哎,小兄弟,你再……”

盖聂一下站起,耳根发烫,面色有些潮红,他正想开口,被身后的声音打断:“师哥?”

他猛地回头,看见卫庄似笑非笑地站在身后。

大片橙红的余晖染在卫庄的脸颊,被直挺的鼻梁隔出一小块阴影。他长而密的睫毛上点缀着零星的光,像羽翼一般微微颤动着。

盖聂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他从见面时就知道卫庄长得好看,但好像今天才意识到,他的师弟长得这么好看。

刚刚看到的那幅画又一次闯入脑海,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

盖聂睁开眼。

梦境末尾的光被眼前的黑暗蚕食殆尽,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恢复了清醒。

还没来得及有更多的想法,门外就有一点及其细微的动静。他摸到枕边的木剑,眼神锐利得像是能刺破黑暗。

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

他在月光照进的一瞬间就翻身而起,木剑挥向这位不速之客,却在和对方的武器接触时停下。

如果不是晚风带来的凉意,他几乎要以为这是另一个梦境。

多日不见的卫庄站在他的面前,长发像是月光幻化而成,随着主人的动作扬落,轻轻拂过他的手背。

拂过他的心头。

一瞬间他理解了那些志怪书籍里被山妖蛊惑的人是怎样一种心甘情愿。

对方率先收了剑,无声地张口:“师哥。”

  这里是墨家的秘密据点,与大隐于市的有间客栈不同,它更形似猎户的屋子,隐于山野之中。隔壁房间就有墨家的人,盖聂轻轻地摇头,用眼神示意他出去。

  对方嘲讽地翘了嘴角,衣袂翻飞,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盖聂紧随其后。

  一黑一白的身影在林子中穿梭,盖聂恍惚间像是回到了鬼谷,那时他们的相处远比现在亲密得多,师父不在的日子,他们常常互相追逐着上山,用猎得的野味安慰自己的味蕾。

  卫庄在一片足够远的空地停下。盖聂落地,唤道:“小庄。”

  对方回过身,开门见山道:“墨家在桑海城内的据点已经暴露。”

  “庖丁被带走了。”盖聂道。

  卫庄哼笑一声:“秦家抓住他这条线索,就能牵扯出很多东西。”

  “你是指……”

“与那个厨师有关联的小圣贤庄。”对方冷然道,“这才是对方最大的目的。”

“与此同时,墨家也深陷其中。”盖聂接道,“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

“以墨家现在残存的实力,不可能在这个计划中全身而退。”

盖聂顿住。

他尽力忽视掉心里那点微不足道又真实存在的欣喜,平静地向对方求证:“墨家需要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

卫庄没有接话,以盖聂的经验,算是一个默许。

晚风徐徐,虫鸣零星,自然万物中蕴含着一种温和的力量,能抚平心里莫名的躁动。

卫庄在不算明晰的光线里看着盖聂,对方的眼里有一潭幽深的湖。

“你在高兴?”他突然问。

“没有。”盖聂面无表情。

“……”卫庄直觉这样下去会变成一场无用且幼稚的争吵,但他还是坚持反驳,“你表现得很明显。”

“你在夸大其词。”

“而你已经承认了。”

盖聂不说话了。

他看着对方竟然真的为这一点口头上的胜利露出几乎察觉不到的得意的神情,觉得心情变得很好。

他的师弟看起来变了很多,但其实很多都没变。

他当然不会对这个相知多年的师弟试图隐瞒,所以他真的露出了一丝笑。

“你总是知道。”他道。

卫庄猛然想起以前在鬼谷时,盖聂偶尔几次会提起:“小庄今天似乎心情不错。”

终于有一次他反问:“你如何知道?”

盖聂像是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他愣了一会,才道:“我总能知道。”

“你并不了解我。”卫庄抱臂。

“的确。”盖聂承认,“你也不了解我,但你总是知道。我也一样。”

“哼。”卫庄别开脸,“无稽之谈。”

他绝不会承认他同意了盖聂的说法。

现在这个说法再一次被提起,与当初已经划开了十几年的沟壑,但依然熟悉得令人感慨。

事实上,他们像读懂自己一样读懂了对方。

意识到这一点的卫庄莫名觉得恼怒,仿佛被冒犯了一般,但他又无法假装自己不在意盖聂的想法。

他希望盖聂懂他,又不希望盖聂懂他。

这种复杂又矛盾的感觉让他微蹙了眉,抬眼,矛盾的根源还在直直地看着他。

“如果你的离开被发现,你的说服力会下降许多。”他道。

盖聂点头:“我立刻回去。”

他目送师哥消失在林叶里。

他也说不准心里的烦躁从何而来,而这让他更烦躁了。

 

“什么?这不行,我不同意!”大铁锤的嚷嚷声响彻屋内每一处,“我跟流沙不共戴天!”

高渐离紧盯着盖聂:“流沙对于墨家而言意味着什么,盖先生难道不清楚吗?”

雪女没说什么,但她紧抿的嘴唇已经表明了态度。

“但以现在墨家的局势,想必各位比在下更清楚,墨家真正的出路究竟是什么。”盖聂道。

“哼,我就算拼上最后一口气,也不会和那种小人合作!”大铁锤不屑。

盗跖一反常态地安静。其实他心里清楚,如果要救庖丁,仅凭墨家的力量远远不够,甚至算上盖聂也不行,但是……

他眼睛瞥向床榻上的端木蓉,觉得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班大师。”高渐离看向身旁这位前辈,“你怎么看?”

“嗯……”老人皱着眉头思索,“我觉得,可以一试。”

“什么?!”大铁锤拍案而起,发现没有人和他一样反驳后,气得抡了一拳,生生把旁边弟子留来锻造武器的铁块砸出凹陷的印记。

“哼,你们要是想合作,就去合作!”他气冲冲地走向门口,“老子才不会理那群狼心狗肺的混蛋!”

“铁锤兄言重了。”门外传来一句笑语,“若是缺了你这位大力士,恐怕合作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大铁锤一听声音,赶紧推开门:“张良先生!”

小圣贤庄的三当家施施然走进。

“各位,打扰了。”他向众人行礼。

在座之人皆起身回礼。高渐离道:“张良先生怎会到访?”

“良正是为诸位所讨论之事而来。”张良道,“良以为,只有抛下仇怨,协力合作,才不会有更惨痛的牺牲。”

“但是卫庄那家伙……”大铁锤还没说完,高渐离打断了他,“他毁掉机关城,害死前任巨子确实不假,但他也救了天明。”

他轻声提醒:“我们还欠他一个人情。”

“看来你们还不算无可救药。”一个声音突然插入,所有人看向门边。

是卫庄。

他像是一开始就在那了,只不过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张良身上,才没有发现这个收敛了气息的流沙主人。

“卫,庄!”大铁锤咬牙切齿。

卫庄斜睨一眼,转而看向张良:“子房,看来是我们来早了。”

墨家众人震惊地看向张良。张良嘴角笑容的弧度不变,暗地里却瞪了卫庄一眼。如今墨家人的怒火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成功与否就看这一步。

“非也,在良看来,时机刚好。”张良道,“庖丁被抓入狱,矛头直指小圣贤庄,流沙行迹暴露,秦家追兵将至。流沙和墨家都有着共同的敌人,任何一方想要单独对抗它,都只能是以卵击石。如果选择合作,这种被动的局面就会被改变,转而由我们掌握主动。”

“但我们并不能信任流沙。”高渐离道。

“哼。”卫庄冷笑,“冥顽不化,最终只能自取灭亡。”

“你!”大铁锤正要上前,被班大师的眼神拦下。

张良保证道:“如果流沙要对墨家不利,我会与墨家并肩战斗到底。”

卫庄微微眯眼,但没有再多说什么。

墨家众人心里终于卸下一丝防备。

“我们之中,有人来自燕地,也有人来自魏地,楚地,赵地,但秦家的侵略让我们失去了家园和亲人,难道我们这些已经失去了一切的人,还要在另一片亦被侵占的土地上自相残杀吗?”

众人沉默不语。

最终,班大师叹了口气:“合作吧。”

其他人看向他。

“我们不能再失去更多了。”大师道。

===tbc===

失踪人口的回归

昨晚两点多码完,太困了,今天才发。虽说迟到了,但还是祝大家国庆快乐,平平安安

最近事情很多,刚开学,做了临时班干,赶上军训,真的是忙到脚后跟磕脑勺,后面还要忙一段时间

真的谢谢你们的耐心等待,也谢谢你们没有放弃。谢谢。

评论(5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