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原创】公开秀恩爱是会被报复的(七夕贺文)

【原创】公开秀恩爱是会被报复的(七夕贺文)

*现代设定,聂卫已经同居

*墨家就在流沙隔壁hhhhh

 

  “你说我是不是被针对了?”

  办公室里,荆轲手捧一杯咖啡向旁边对着电脑屏幕狠命敲打键盘的雪女诉苦。

  “被谁针对了?”雪女百忙之中瞥他一眼。

  荆轲斩钉截铁:“卫庄。”

  雪女发出了一声笑。荆轲拿不准那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你会觉得被针对了?”雪女问道。

  荆轲愤怒地拍案:“他最近总是在我面前秀恩爱!”

  雪女被噎了一下,随即她用一种看智障一般的眼神看他。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他可能针对的不是你,是全世界。”

  荆轲想了想,他竟然无法反驳。

  但还是有哪里不对。

  雪女与键盘的纠缠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荆轲几乎都能看见她手指的残影。照她现在这个精神状态,怕是他再多说十句她也不会帮他解答了。

  他站起来,伸过身子,看了一眼她的屏幕。里面word文档上密密麻麻的字晃得他眼花,一时间只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和名字后面的“舔弄”两个字。

  下一秒雪女就把屏幕盖上了,速度快到像是要夹断自己的手。

  荆轲:“……”

  雪女:“……”

  “我能问问你在干什么吗?”荆轲绝望道,他感觉不会有答案了。

  雪女展颜一笑:“你不会想知道的。”

  荆轲觉得世界一片灰暗,需要高渐离亲亲才能亮起来。

 

  “阿聂,你说我们是不是兄弟?”荆轲站在挺着身子在门口值班的盖聂面前,觉得像是在对雕像说话。

  盖聂打量他几眼:“有话请讲。”

  “你师弟……最近是不是经常注意我?”荆轲决定曲线救国。

  盖聂:“……”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声惊呼已经打断了他。

  两人侧过头,看见赤练站在那,满脸惊恐。

  她手里笔记本好像是雪女的,荆轲想。

  赤练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她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语调:“不可能,卫总不可能看上你这款的。”

  “哦。”荆轲面无表情,不想对她的偏见做任何评价,“如果你要找雪女的话,她在办公室。”

  赤练飞快地走远了。

  荆轲看向自己兄弟。

  “她说得对。”盖聂诚挚地回答。

  荆轲:……我有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

 

  这种情况再一次发生了。再一次。

  已经是下班时间,荆轲却磨蹭着不想回去。高渐离最近去外地出差,甚至连七夕都赶不回来。天明那白眼狼两天前就跑去少羽家吃喝玩乐,全然不顾空巢父亲的感受。

  想当年就该把你射在墙上。荆轲闷闷不乐。

  当他终于收拾好下了楼以后,却看到必经的门边站着两个人。

  盖聂和卫庄。

  他站在楼梯口处。这个角度他能看见他们,他们却看不见他。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还有事?”卫庄低沉的声音传来。

  “等最后一个员工离开,巡逻一遍后,我才能下班。”盖聂道,“你先回去。”

  他眼睁睁看着卫庄嘴角勾起一点弧度,贴近盖聂,用一种正经又勾人的语调在他师哥耳边说:“我等你。”

  荆轲眼前一黑。

  太不幸了,他就是最后一个员工。

  “小庄。”盖聂无奈道。

  卫庄退开了,仿佛刚才两人的暧昧气氛是荆轲眼瞎似的。他表明态度:“我已经决定了。”

  “你可以先坐一会。”盖聂指了指一楼接待处旁边的沙发,“我去劝他离开。”

  不,不用。荆轲心里嘟哝着。估计两个人不会再有什么刺激他的动作后,他鼓气似地正了正领带,抬脚走出楼梯口,才注意到对面的巨幅画作。

  他的身影正完整地印在装裱的玻璃上面。

  他还没来得及想到什么,脚下就猛地刹了车。

  卫庄在吻盖聂,两人都睁着眼。在他出去的那一瞬间,两双眼睛就看了过来。

  你们接吻能不能专业一点——

  他心里哀嚎,饶是厚脸皮如他也不免异常尴尬。他只能朝他们一点头,就快步走出了公司。

  他发誓在出门的时候听到了卫庄的低笑。

 

  天明在晚上的时候打电话给他。

  “嘿,老爹!”儿子欢快地卖弄在高渐离的逼迫下学到的几句口语,“Howare you?”

  “I’m fine.FUCK YOU.”荆轲有气无力地答道。

  “……NO.”不善英文交际的天明只能吐出一句反驳。

  “行了傻儿子。你打电话来干啥?”

  “呃,今天我和少羽出去玩,碰到了流沙的隐蝠和苍狼王。他们想问问你七夕有什么安排,要不要加入他们的‘单身自救联盟’。”

  “告诉他们,我不是单身,我很荣幸没有资格。”

  “我把微信号发给你,你自己和他们说。”天明语气很急,“少羽烤好了鸡腿在叫我过去呢。”

  电话被挂断的前一刻,他听到荆·可能不是亲生的·天明喊道:“少羽我真是爱死你了!我是说看在鸡腿的份上……”

  荆轲盯着通话结束的页面,陷入沉思。

  他可能不是被卫庄针对了。

他是被全世界针对了。

 

  最后他还是加了他们好友,当然。

  如果要弄清楚卫庄的事情,他手下的员工明显会比自己这边的了解得多。

  大部分时候,他都没有机会接触隐蝠和苍狼王。只觉得一个成天墨镜上脸苦大仇深,另一个总是哑着声音笑容变态。

  不单身才怪。

  但他是本着交涉的目的去的。所以在隐蝠把他拉进“单身自救联盟”的群后,他友好地询问:“你们七夕是没有安排吗?”

  隐蝠:你来了就有安排了

  苍狼王:怎么安排?我们三两两排列组合度过七夕早中晚?

  荆轲:听起来很惨

  隐蝠:为什么不是我们一起?

  苍狼王:?

  隐蝠: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荆轲:!

  苍狼王:!

  隐蝠:斗地主

  苍狼王:……

  荆轲:……

  隐蝠:你们不满意?等等

  赤练:我看到群名就想退了

  赤练:怎么荆轲也在,他是叛徒

  赤练:你们就在讨论这种东西?

  荆轲:你手速也太快了吧

  赤练:过奖:)

  苍狼王:那么现在有了个异性,我们就可以早中晚搭配了

  赤练:难道你们想……【娇媚一笑】

  隐蝠:嘿嘿嘿,没错,就是四人麻将!

  苍狼王:……

  荆轲:……

  赤练:……

  赤练:太丢人了,你退群吧

  荆轲看着手机,心里百感交集。过于震惊的大脑只留下一句话。

  人不可貌相。

 

  没有丝毫进展并且空虚寂寞冷的荆轲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似乎在公司的茶水间里,这段时间刚好没人。而高渐离就在他旁边喝着咖啡,动作干净优雅。

  阳光爬过窗台,漫过桌面,攀上高渐离的肩,他的侧脸浸在光芒中,能看见颊边细小的绒毛。

  他似乎被蛊惑了。

  他在高渐离放下杯子的那一刻凑了上去,吻了吻他的嘴角,舌头撩掉那一点点咖啡。

  高渐离瞪了他一眼。他的眼珠像一颗宝石般泛着光。

  荆轲凑了上去,揽过伴侣的头接吻。

  “唔……”模糊的呻吟助长了他的欲望。他本就恣意随性,更何况四下无人。

  高渐离被他推至墙边。他一腿卡进高渐离胯间,手也扯出衣角,按上高渐离腰间。

  他吻得很忘我,也很动情。在把舌头从对方嘴里撤出来后,他下意识往门那看了一眼。

  虚掩的门边似乎闪过一道黑影。

  随即传来卫庄撩人的声音:“我等你。”

  荆轲被生生吓醒。

  一时间他分不清这到底算是春梦还是噩梦。

 

  他似乎掌握了一点线索。从那个他不愿回忆的梦里。

  他给赤练发消息:近几天卫庄有没有在没下班的时候来过我们公司?

  很快对方回道:我已经尽量委婉了,但你真的,真的不和他胃口。

  荆轲:……我真的,真的没兴趣他这一款

  赤练:那你?

  荆轲:我想弄清楚一件事

  赤练:那你欠我一个人情

荆轲:可以,但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

赤练:最近工作很忙,他都是下班后才离开的

  荆轲:这就奇怪了。你觉得按照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如果我不是当面惹的他,还有什么会让他针对我?

  赤练:呵呵,你怕不是活在梦里

  荆轲:……!啊不对,应该是按照他严谨周密的逻辑,是我的什么过失让他在分析过后决定对我采取这种方式来提醒?

  赤练:不知道。近几天去过你们公司的除了我就是麟儿了,我当时让她去归还雪女的U盘。

  荆轲一拍大腿,把自己痛得龇牙咧嘴。

  他一边嘶呼嘶呼地揉腿一边想:我真是太他妈聪明了。

  真相只有一个。

  荆轲:那人情?

  赤练:留着,我以后再用

  沉浸在案情中的荆轲忽视了这句话的严重性。

 

  第二天去公司,盖聂神色如常地和他点点头,道:“早。”

  荆轲停下脚步。

  盖聂每天都和他打招呼。

  盖聂经常关心他。

  盖聂还在休假的时候来照顾过生病的他。

  太暧昧了,太糟糕了。

  在小孩子眼里一定十分可疑。

  卫麟一定是觉得家庭要毁在他手里,所以才要卫庄以秀恩爱来向他宣示主权。

  害得他眼睛发痛还做噩梦。

  这么说来,盖聂就是罪魁祸首。

  荆轲:“我恨你。”

  盖聂:“???”

 

  明天就是七夕了,但他今晚还要参加一个酒会。

  换在平常他一定早就拒绝,然而今晚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空虚,寂寞,有点难过,所以他选择顶替要去和白凤约会的盗跖来参加。

  他被自己的大义凛然感动得屁滚尿流。

  但他万万没想到,卫庄也来了现场。

  幸好酒会人多,他可以窝在角落里端着一杯红酒仿佛要喝到天荒地老。

  在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去了趟洗手间。

  高级饭店的洗手间干净到哪里都有反光。他进去时那里没有一个人,迅速解决后,他安然走进其中一间,关上门,坐在马桶盖上,掏出宴会上碍于场合没法查看的手机。

  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高渐离的。还有一条信息:在忙?

  荆轲心花怒放,忙回道:帮小跖出席个宴会。

  隔壁的门开了又关,他没在意,依旧等着他日思夜想的人回短信。

  等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首先听到了衣料的摩擦声,一个人的吸气声,接着是黏腻的水声,和两个人的喘息声。

  不——

  他当然、当然认得出这两个声音。

  这两个纠缠了他几天的、令人深恶痛绝又莫名其妙还无可奈何的声音。

  “嘶——”又是一声吸气,随即卫庄的声音传来,“原来你也有这一天。”

  “嗯。”盖聂没有反驳。他听见皮带被打开的啪嚓声,接着盖聂道:“原因在你。”

  “哼……师哥,你的定力还有待提高啊。”卫庄的语调已经不稳,但内容还在致力于挑衅,“我还以为……唔……”

  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和喘息。

  荆轲心如死灰。

就算是高渐离的短信也不能安慰他了,更何况对方还没有回他。

  “小庄……”过了一会,盖聂的声音才响起,和平常相比,他此时的嗓音更低更哑,里面又饱含情欲的意味,还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拖曳。

  “闭……嘴。”卫庄中途停顿了一下,配合着皮带砸到地上的声音,荆轲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他听见卫庄一声低沉的呻吟。

  操。他盯着地面上的砖缝,像是那里开出了花。

  太绝望了。他心想,原来这就是被熟人秀终极恩爱的感觉。难怪他之前在公司的放荡不羁偶尔被发现时,同事的表情是那么扭曲(除了雪女)。他现在总算感同身受。

  他错了,他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也许是感悟太过真切,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喃喃出声。

“我再也不公开秀恩爱了。”

  隔壁的三级片现场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荆轲顿感大事不妙。他噌地一下站起,大气不敢出,就怕对方发现。

  但盖聂的声音还是响起了:“荆兄?”

  荆轲夺门而出。

 

  当他终于平复自己心情,沐浴洗漱过后,他窝在床上,靠着床头浏览自己公司论坛。

  他不常干这事,毕竟和周围人在一起比逛这个充斥着水帖文帖图帖的论坛要有趣得多。但今晚太过特殊,他的心灵满是创伤,只能选择在离七夕准备到来之时逛一逛论坛里那些有趣的帖子来寻找安慰。

  与此同时,赤练发来消息。

  赤练:还记得人情吗?

  荆轲:说吧,现在什么都吓不到我了

  赤练:发一张你私藏的高渐离照片给我,注意,是私藏的

  荆轲:你难道……?!不行渐离已经有我了!

  赤练:你恐怕做梦还没醒吧,我要有那意思能找上你?

  荆轲:……对唉O.O

  荆轲:先说好,你不能拿去做奇怪的事情。【正在帮我做早餐的渐离.jpg】

  赤练:哟,看这围裙,你应该很喜欢鸡巴?

  荆轲:……

  赤练:吧,不好意思,输入法有些故障

  荆轲:……天明挑的

  赤练:原来如此。很好,谢谢【微笑】

  荆轲不寒而栗。

  对话终止后,他继续逛论坛。在对着那些猜测恋情的帖子(说真的,盗跖和庖丁?)笑了半天后,他回到了首页,发现一个图帖,标题上还写着“以防发现,勿赞勿回”。

  似乎是刚刚发布的。

  他好奇地点进去,入眼是被压缩后的字小一号的图片,文字密密麻麻,一时间他也只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和名字后面的“舔弄”两个字。

  荆轲:“……”

  细思极恐。

  他点开图片看了下去。不到五秒他就放下手机,片刻后又控制不住地拿起来看。

  天呐,他自己都没见过这么乖甜的高渐离。

  作者显然对他们的性格很了解,但对他们的性事很不了解。

  所以这些文字描绘的场景无疑会让他浮想联翩。

  一篇看完,他已经有些起了反应。他意犹未尽地刷新,发现作者在最下面发了一个链接,据说是友情赠文。

  他点了进去。

  也是一个图帖,当头第一句是“他在熹微的晨光里走进厨房,看着爱人为自己忙碌。在这温柔的气氛下,连那件上面画有鸡崽的围裙都顺眼起来。”

  荆轲:“……”

  细思极极极恐。

那些画面被描写得极其细致,他脑子里的场景在扰乱他的心志。在身体的热度再也无法忽视后,他将手伸进了裤子。

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在达到顶峰的前几秒,他的手机响起。他有些烦躁地看了一眼,下一秒就按下了通话。

“喂?”爱人清冷的声音传来。

“渐离……”他喘息着叫他,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听出什么,“我们视频通话好不好……”

对方顿了一下,语调里有点微妙的笑意,问句的尾音撩断了他脑中最后一根弦:“等不及?”

他低吼着释放。

对方像是掐准了时间,在他稍微清醒着捞过手机贴近耳边时,他听见高渐离说:

“开门。我回来了。”

客厅的钟发出一声响。

七夕到了。

 

END

 

番外·那些被掩盖的真相(又名:日常宠女儿)

 

卫麟今天有些闷闷不乐。

作为养她这么多年的父亲,卫庄当然一眼看出卫麟情绪的变化。但他不会问她,该知道的时候他就会知道。

“爹地。”

果不其然,晚饭过后,卫麟出现在卫庄书房。

卫庄微微收起报纸,看她一眼。

女孩走到椅子背后,从后面勾住卫庄的脖子,将头埋在他颈侧。

“爹地,你之前在我生日时候说,你给我的礼物是一个愿望。”

“看来你已经有想法了。”卫庄回道。

“嗯。”卫麟道,“我想看你和盖叔叔接吻。”

卫庄翻报纸的动作顿住了。他很难得质疑女儿的决定:“不后悔?”

卫麟摇头。软软的发丝蹭在他脸侧,带着一种委屈。

很好。卫庄想。他一定要揪出让卫麟产生这个想法的人。

在完成愿望之后。

“我答应了。”

卫麟噔噔噔地跑出书房去找盖聂。

盖聂进到书房的时候,卫庄用眼神示意他靠近。他瞥了坐在书桌对面瞪大眼睛看他们的卫麟,走到卫庄旁边,听见卫庄问了一句:“怎样的?”

卫麟强调:“就平常你们最喜欢的。”

盖聂不明所以。他看向卫庄,对方的眼神告诉他不能拒绝。

随即卫庄扯着他的衣领往下拉,直到唇与唇相接。

他微微瞪大眼。手按上卫庄肩膀,脖颈却感受到更强硬的力道。

卫庄的舌率先抵达他的唇缝,象征性地划过后,带着利剑出鞘的气势深入。他张嘴接过这份攻击,舌头在一瞬间转守为攻,贴着入侵者搅动,缠绵。

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漫出一点,他扭头变换角度,在它顺着卫庄唇角滴落的前一刻用舌卷起,再送入对方口中。战场换到了卫庄的嘴里,他扫过每一个角落,逡巡自己的领地,最后在上颚挑逗地用舌尖舔弄。卫庄微微眯起眼,喉头滚出一声呻吟。

他们接吻时从不闭眼。世界仿佛只剩下彼此。

那点小小的惊呼保留了他们最后一丝理智。

他们从彼此的战场上撤开,侧头看见他们最宠爱的孩子正两眼放光,脸上带着微妙的自豪的神情。

盖聂用眼神询问卫庄,得到对方同样的回应。

“解释。”卫庄道。

女孩绕过桌子,蹭进卫庄怀里。

“还是看你们最舒服。”女孩叹道,“和别人感觉完全不一样。”

“别人?”盖聂捕捉到这个字眼。

“我今天去帮赤练姐送东西,结果路过墨家茶水间的时候,看到荆叔叔和高叔叔在里面……”她顿了一下,“做你们刚才做的事,但要开放得多。”

两位成年人大致能想象到是什么情形。

“你被发现了?”卫庄道。

“我不知道,他看了我一眼。我没有想打扰,只是不小心……”女孩摇头,像是想到什么,耳根染上一点红:“但这样也太……”

“错不在你。”卫庄道,“你现在可以想我们。”

女孩看了看卫庄的神情,被逗笑了:“你像是在计划着什么可怕的事情。”

卫庄和盖聂对视一眼。

“我会让他认错的。”卫庄道。

盖聂在心里大概花了一秒同情荆轲。

毕竟他的师弟向来说到做到。

END

 

祝大家七夕快乐!!!希望你们能在过去,现在,或者将来,遇到那个爱你所爱,你也爱TA所爱,能够携手一生的人!但是建议像驴蛋这样的单身狗的伙伴们七夕不要出门,出门也别往僻静小树林去,因为你既可能会听到哈哈哈,也有可能会听到啪啪啪23333

关爱生命,远离闪光

所以说七夕还是在家啃各cp的糖文就好啦23333

欢迎评论,欢迎捉虫,祝食用愉快!


评论(28)
热度(99)

© 氢氧化驴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