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一剑封喉 第八章

第八章  汇合

 

幽深晦暗的森林里,任何一点感觉都会被无限放大。

光照不透的茂密枝叶下,卫庄正独自前行着。那个梦最后有些模糊的尾段在他脑海中不断重复着。那抹血色,他还在那个已经成为尸体的青年身上见过。从他的反应来看,他认识自己的父亲,并且关系匪浅。

“你能活到现在都是拜他所赐……”

他的表现说明这不是假话,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么自己身上的秘密很有可能跟男人有关。再深入地想,除了已解的毒,男人留给自己的,应该就是那个血红的神秘物体。

至少从颜色来看,它和青年身上的魔纹如出一辙。

会有这个可能吗?

男人没有魔纹,说明他有人类的血统,但他如何维持人类的形态?就算靠杀人喝血获取力量,在他住于韩地的那段时间里,每天经过集市的卫庄不可能对城中接连死人的事毫无耳闻。

那么,极有可能是神秘事物为男人提供了力量,在他杀死男人后那个东西归于自己,为体内的魔性供给力量,以至于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像那个青年一样受到本能控制而浮现魔纹,到处杀人。

而天明身上的玉应该就是能调动魔族本能的工具。

这样说来,一切就解释得通。

如果真是如此,那调动了巨大人力进行搜捕的嬴政的目的就十分耐人寻味了。

卫庄不是个为推测纠结的人。在见到真相以前,所有的猜想都有可能被推翻。他虽然习惯于去掌控,但世事无常,他更习惯于在事实发生后做出最快速准确的判断,这是鬼谷所学,而他精于此道。

在阴影间跳跃的一点青蓝引起了他的注意。谍翅鸟,白凤的代表,看来他如约到了桑海。赤练暂时没有消息,但从秦家往他这分配的人推断,她那边虽算不上得心应手,但至少平安无虞。

至于其他人……

“出来。”他沉声道。

旁边的草丛响起窸窣声,一个黑影如同鬼魅般出现。

墨玉麒麟。

他毫无声息地走至卫庄身边,玄衣下的面部像是笼罩着一团黑雾,看不清分毫,但卫庄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敬意。

“你已经到了,”卫庄淡道,“很好。”

他朝谍翅鸟看了一眼,脚尖一撩,一颗石子朝鸟身上直飞而去,那点青蓝突然不动,卫庄飞身而起,朝桑海方向迅速掠去。墨玉麒麟的身影又慢慢隐入黑暗,如同从未出现,但卫庄知道他已经跟上了。

那只谍翅鸟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但是它不会再找到卫庄。

他现在要去探明一件事,,在真相没有浮出之前,参与的人越少越好。

 

最近墨家叛逆突然有了行踪,让李斯不得不全神戒备,若是在这件大事上搞砸,不只是他的位置,连性命都可能堪忧。

但墨家能成为修魔中的大家必是有其理由的,他加派人力全城搜捕,几天过去,竟然没有丝毫线索。除了逃出城外的巨子和盖聂曾搅起波澜,剩余的那些人仿佛人间蒸发。他只能抓住天明穿着小圣贤庄的衣服这一条线索,但这线索实在经不起推敲。他为此试探儒家张良时,对方只是端着茶杯笑得云淡风轻:“李大人可曾想过,小圣贤庄声名在外,桑海城内无人不知。若是有心者自己私做一套弟子服,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顾及扶苏和儒家的关系,李斯不好再做刁难。对饮的那杯茶苦涩至极,难以下咽。

他没想到另一个遭到刁难的人会找上门来。

原本飘摇的红焰在瞬间尽数熄灭,那股诡谲的阴风仿佛也吹凉了李斯的心。他在一片黑暗中静默,像是临刑的犯人在揣测死亡。

渐渐的,他感到身后有一股威压,但他仍然没有察觉到人的气息,或许是因为府内的六剑奴。于他而言,只是像一团空气突然有了重量。

他缓慢地回过身去。

眼前的金属在漏进的月光下闪烁着冷光,他顺着这条直线看去,看到了一双带着锋芒的眸。

他的喉结动了动,嗓子在心脏的催动下有些发干:“卫先生,好久不见。”

“恐怕李大人并不想见到我。”

“卫先生说笑了。我们同为秦家的大业效力,我理当欢迎啊。”

“李斯。”卫庄扯起一抹冷笑,“你应该换一个让彼此信服的说法。”

李斯为猛然逼近的剑尖微微仰头:“还请卫先生明示。”

看来李斯是打算不承认了。卫庄不再和他兜弯子,他时间紧迫。

“嬴政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他问道,“你最好给出正确答案,我的耐心不多。”

“不知道。”李斯答道,“家主没有透露太多。”

剑尖又近了一分。

“你在拖延时间。”卫庄断定,“这可不是诚意的表现。”

“事实如此。”李斯道,“家主只说了将你活捉,其余——”

“因为我和你们一直寻找的苍龙七宿有关?”卫庄打断他的话。

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李斯在思考别的掩盖方式时不会分出神来调整自己的表情,而他的尝试获得了奇效,李斯脸上的神情证实了他的猜想。

意识到自己透露了什么,李斯干脆闭上了嘴。

他在等。

果然自己屋里的黑暗引起了赵高的注意。门外响起一道阴柔的男声:“大人?”

他抿着唇,不应一词。

显然他又一次大错特错,剑尖已经顶至他的喉口。在卫庄的身后,他看到一个之前从未注意的人影慢慢变形,最后和他身量相当。在那个身影走至月光下时,他瞪大了眼。

又一个自己。

他怎么就漏算了墨玉麒麟?

另一个“李斯”上前推开房门,和赵高对话。李斯不敢出声,他确信鲨齿会在他发出任何声音哪怕是稍重的呼吸前就抹了他的喉咙。

待到赵高离去,“李斯”重新闭上房门,鲨齿才被挪开。

“希望我们的这次会面和嬴政的目的一样,成为一个秘密。”冰冷的语调透着威胁,“我还会再来造访的,李大人。”

卫庄和“李斯”重新隐入黑暗。

房间里的烛火像是送走了风暴的嫩草,现在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李斯看着那些摇曳的光点,才察觉到背后浸湿衣物的冷汗。

 

“白凤,还没找到大人的行踪吗?”

赤练倚坐在一块大石上,把玩着手里的小蛇。她的语调听上去漫不经心,但仍然察觉得到里面的威胁。

“我已经说过,他故意躲开了谍翅鸟的跟踪。”白凤的肩头站着一只青蓝的小鸟。鸟叽叽喳喳,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看上去异常委屈。

赤练弯着眉眼笑道:“难道你不应该再派出一只查看情况吗?”

“如果他不想让我们发现,我派出再多,结果也不会改变。”

赤练看向这个一脸冷傲的青年,心下不禁有些无奈。

她一路逃出秦家的围剿,中间不免会有受伤。但能再见到卫庄,于她而言就是希望。她在最后一次战斗中伤得有些重,在她跌跌撞撞地赶到会面地点后,无法抑制地昏了过去。

醒来时身上显露的伤都得到了包扎,白凤就在一边的树上眺望着远方。已经快到会面时间,她仍然不见卫庄的踪影。心里的担忧如同脚边被鞋阻挡的沙尘一般不断推起,她盯着那点弧度,落寞地垂下眼睑。

她之前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又见到了没个正经又嗜酒如命的哥哥,温润如玉但不经逗弄的张良,还有她心上的他。

她的卫庄,举世无双。

那时的卫庄刚刚学成归来,有着坚定的信念和长久的目标,快意潇洒,风华正茂,在长亭的那一搂,成了她的永远。

但她无法忘记她带着他经过那座因为几年前的大火而重新翻修过的偏院时,卫庄沉重得让她喘不过气的眼神。

她没法说出那是什么,只知道自己不想再看到。

这也恰恰证明了卫庄身份的不同寻常。

她试着去调查卫庄的过去,发现家里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载。除了无意间听到的膳房八卦里透露父亲有一个妻子被贬入偏院病死外,她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卫庄的过去像阳光下的露水,偶被察觉却很快消失。

那时她天真且愚蠢地觉得,查不到也无所谓,卫庄的过去于她毫无意义,她只想参与他的现在和未来。但后来她渐渐有些悔意,卫庄当然很多时候都在看着天空,只是偶尔目光在她身上的停留,却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

那种目光令她心碎。

但最后一个机会已经随着韩家的一场大火灰飞烟灭了,她在崖顶上作出选择的那一瞬间,她已经窥探到了未来。

她注定只能追随这个男人,永远无法与之并肩,因为她再不可能走进他的过去。而能站在他身旁的人,必定了解他的全部。

她盯着手上的蛇沉思,像是只过了一会,又像是几个时辰,林中终于出现了她朝思暮想的身影。她从石头上跳下,以最完美的姿态迎接卫庄。

男人身后跟着墨玉麒麟和隐蝠,看上去和分别之前没有丝毫变化。她心里松了口气,多日的提心吊胆被男人的气息抚平,也许是之前的那个梦触动了她,成为赤练后她少见地有些热泪盈眶。

卫庄路过她身边,顿了顿,道:“你受伤了?”

或许卫庄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只用一句话,就能让人为之赴汤蹈火。

她的嘴角像往常一样勾了起来。

“没事。”她笑盈盈地答道,走到他身后专属于她的位置。

卫庄不再询问,他转身踏上已经定好的道路。

“走吧。”

===tbc===

明天我要去领录取通知书了,后天回来……应该不能更文了,先发一章,以防小伙伴们等不及23333码到两点,我真的是在修仙【死目,还不酷爱表扬我!这章是过渡,有一点暗示,不知道有没有被挖出来2333

深夜打文,脑子懵逼,欢迎捉虫,祝食用愉快www

不行了我要睡了明天还要赶车【哈欠

评论(8)
热度(44)

© 氢氧化驴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