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一剑封喉 第五章

第五章 追者

 

  魔族,一个只出现在儿时父母警告里的词。事实上,随着魔族的消亡,有很多人从出生迈向坟墓,终此一生都未见过魔族一面。

更遑论那些近几年加入秦家的弟子。

但如今所见,仿佛是噩梦成真一般,白发浅瞳的男人从大火里走出,火光印上他的脸,像是太阳一般的颜色,却盖不过他眼底凛冽的寒风。

他浓重的杀气让人觉得自己已经踏在尸山之上,周围血流成河,残骸遍野,并且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山的一部分。

这是一股能让人从心底感到战栗的气势。

那些年轻的面庞溢满了惶恐,卫庄不屑地扫过。不只是周围灼热的环境让他烦躁,那些他以为不会再浮出的记忆被这场大火连根拔起,并且迅速占据了他的思绪。他心里的一部分清楚自己不应该被这份记忆绊住脚步,但更多的部分则在叫嚣着提醒他当初的一切只能归结于自己。

只因为他还不够强。

尽管如今他的实力早已不像当年的卫庄,但那一瞬间的无力感仍然触怒了他。

他现在很想杀人。

横起的鲨齿染上火光,表面像是流淌着妖冶的红色。秦人见他有了动作,拿着各自的武器一拥而上。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不断响起,卫庄的招式大开大阖,鲨齿切入人肉的那种阻塞感缓解了他心中那股莫名的火,但这只是杯水车薪,他甚至想……

随着剑锋划过,一人颈间喷涌而出的血溅上他的脸颊,血珠汇集在一起,顺着线条淌过他的唇角。他喉结一动,一瞬间甚至想舔掉那点血。

但意识更快地控制住了身体,所以他只是动了动舌尖,随即蹙起眉。

怎么回事?

从碰到天明那块玉开始,他就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的一些变化。今天这种露骨地欲望,显然验证了他之前的猜想。

到底是那块玉本身有蛊惑人心的力量,还是他血脉里的一些东西,随着玉的接近得到了释放?

就这么短暂的停顿间,一个男人就接近到他面前,挥刀砍向他。

卫庄反手用鲨齿架住。男人的力气意外的大,他的眼神不像同伴那种为了完成任务的赏金而流露的贪婪和畏缩,火像是从他眼底深处燃起,里面翻涌的是刻骨的仇恨。

这个姿势让卫庄避无可避地看到他的脸,他的样貌只能用平凡来形容,但眼睛却让卫庄止住了动作。

他想起了那个漆黑的雨夜里,在昏黄的烛光中递给自己衣服的老人,她笑起来,眼中的慈爱像是能让雷声屏息,瞪向老汉的时候,眼线被饱满地撑起来,简直能透此一窥她当年的风采。

而这个男人有一双很像她的眼。

卫庄手腕一震,男人连退几步,还没站稳就又扑了上来。攻击的动作简直毫无章法,就像泄愤一样往卫庄的方向劈来砍去。卫庄轻易地躲开,顺便踢了一脚在旁边用着三脚猫功夫和一个秦人缠斗的天明,让他避开了挥去的刀锋。

男人根本不管上头重点指定的小孩,反而咬着牙,继续向他进攻。

卫庄在他再次劈来时用剑刃的另一面卡住了男人的武器。

他看着男人的眼,道:“你的决心,似乎和那些废物不同。”

“卫庄。”男人咬牙切齿,“你杀我父母,毁我家庭,我今天就算死,也要拉上你一起!”

卫庄哼道:“愚蠢至极。”

“你说什么?!”

“就凭你现在的实力,你认为能威胁到我的命?”卫庄道,“因为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就丢开了刀,直直地撞上来。他不顾鲨齿刺入胸膛,猛地伸出右手袭向卫庄面门,他的掌心一片黑,显然涂了毒。

卫庄见状,一下抽出鲨齿,砍断了伸来的右手,但与此同时,男人的左手也扣到了卫庄上了草药,但依然有血流出的手腕。

卫庄一下甩脱他的手,翻身向后,落定的同时连点身上几处大穴,阻止毒性的蔓延。

男人看着他的一连串动作,眼神一松,随即软软地倒下。

他的眼里空茫一片,视线落在未知的远处。他的嘴微微翕动着:“爹,娘……”

只有一点气音,但卫庄还是听清了。

“玄儿帮你们报仇了……”

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欣喜的东西,他的嘴角缓缓弯起一个弧度,像个大孩子般温和地笑了起来。

他安详地死去。

卫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首先觉得讽刺,其次觉得熟悉,最后又回归烦躁。

天明终于以一记头槌结束了他自认为英勇的战斗。他转头看见卫庄站在那,眼神冰冷,脸上沾着血。

火势因为周围带着水分的杂草而减缓很多,但仍然有火苗苟延残喘地蔓延出去,眼看就要逼近卫庄的脚边,天明想起之前的情形,不禁感到一阵后怕。

他跑过去,嘴里问道:“二叔,你没事吧?”

卫庄不语,只是睨他一眼。天明被他的眼神刺得一抖,连忙改口:“我知道了,那些人的实力根本伤不到二叔。”他笑嘻嘻地看向卫庄,希望卫庄的情绪能缓和一点。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卫庄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垂下的袖子遮住了淌血的手腕,卫庄面无波澜地扫过天明,看他全身上下除了擦伤和打伤没什么严重的伤口,淡淡道:“走吧。”

“嗯。”天明跟在他的身后。

但卫庄没走几步又停下了。

“怎么了?”天明探头探脑。

卫庄眯起眼。

“有人正在赶往这边。”他道,“速度很快。”

“啊?”天明一下子苦了脸,“又来?我已经很累了啊,他们都不用睡觉的吗?”

因为你的存在,让有些人昼夜难安。卫庄想。

那个声音又逼近了一点。卫庄的拇指稍稍顶开鲨齿。

一人一马。他想。能有如此胆量的,必定是个高手。

他的脑海中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夜风自由地穿过树林,枝叶的声响稍稍扰乱了他的判断。月光很亮,但照不尽林里的黑暗,他盯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心里估量着对方的实力。

终于,他可以看清那个人大概的轮廓。在下一秒,一个身影骑着马跃过杂草,沐浴在月光之下。

天明瞪大眼。

马蹄所过,带起地上的断草,纷扬在那人周围。他白衣如雪,长发如墨,飞眉入鬓,目带锋芒,在他们面前拉绳勒马。马尖声嘶鸣,那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宛如天神降临。

“小庄。”盖聂顿了顿,“天明。”

“大叔!”

天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在盖聂下马的同时猛扑上去,觉得像漂泊的扁舟终于看到了岸头。

“大叔,你可算来了……”他的脸埋在盖聂衣服上,越说越委屈,“秦家的人一直在追杀我们……”

盖聂拍了拍天明的肩,目光转向一边站着的卫庄:“多谢。”

“各取所需。”卫庄道,“既然你已经追到了这里,说明桑海相去无几。”

“路上寻找线索稍费时间。”盖聂道,“若连夜赶回,次日便可回到桑海。”

“墨家那群废物丢了巨子,恐怕已经方寸大乱。”卫庄不屑道,“若师哥再拖延一时,回去见到的只会是尸体了。”

盖聂深深地看他一眼。

“我立刻带天明回去。”他道。

天明起先只是茫然地看着他们,现在终于听出了玄机。

“二叔,你不和我们一块回去吗?”他急切地问道。

听到天明的称呼,盖聂眼里有一丝惊讶。他看向卫庄,对方像是习惯了这个称呼,此刻只是淡道:“我尚有事未办。”

说完,竟是转身就走。

天明一下抓住他的衣袂。他说不准内心的担忧从何而起,明明卫庄的实力并不需要他过多费心。他道:“你不是也在被追杀吗?万一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怎么办?”

“哼,真是愚蠢。”卫庄手臂一动,那点布料滑出天明手心。他斜睨着天明,像是在看一个废物,“收起你那多余且无用的善心,你不过是一个筹码罢了。”

“啊?”天明仗着盖聂在旁边,不爽道,“我在担心你啊,你那是什么态度啊?”

卫庄冷笑:“对待一个废物,不需要什么态度。”

“小庄。”盖聂提醒道。

“你说谁是废物?”天明却生气了,“原来这么些天以来,你一直是这么看我的?”

“我还以为……”他说不出还以为什么。

还以为你其实没那么坏?不,更让他生气的是,他以为自己对于卫庄来说有所不同。他一直在逃避自己将被利用的事实,他担忧卫庄对自己照顾只是为了谈判,但现在卫庄直白地把它摆在月光下。

无所遁形。

“卫庄,你真是个混蛋。”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但声音听上去咬牙切齿。

没等盖聂说什么,他转身向盖聂来时的方向跑去。

“小庄,你何必激怒他。”盖聂无奈道。

“让他认清现实。”卫庄冷笑。

这里刚经过一场恶战,秦家人随时可能增援,盖聂自然不会让天明独自跑远,他翻身上马,再次看了卫庄一眼,离开了。

月光下,卫庄的身影茕茕孑立。

 

“天明,停下。”盖聂拍马赶到天明身边,命令道。向来很听盖聂话的小孩闹了脾气,仍然固执地往前跑,直到盖聂一手握住他的肩膀才停下来。

“大叔,”他低着头,闷闷不乐,“他怎么可以这样?他……”

“嗯,是他不对。”盖聂打断他的控诉,淡然道,“我们回去找他。”

“啊?”天明还在发愣,盖聂一把将他拎上马,牵着缰绳调转马头,朝离开的地方跑了回去。

“为什么要回去?”眼见到那片被烧灼的空地,天明还在挣扎,“他明明……”

随着马的跃出,他不自觉地住嘴,瞪大了眼。

卫庄没有如他所言地离开,他靠在不远处的树下打坐,看起来很安静。待到走进,天明才发现他双眼紧闭,眉间萦绕着一股黑气,连马蹄声都未能将他惊醒。

“二叔!”看着卫庄这个状态,心中的担忧还是占了上头。天明跳下马,还没接近,就被盖聂拦住。

“有毒。”他提醒。

“二叔没事吧?”天明焦急道。

盖聂没有给他保证。

盖聂在离开时已经看穿卫庄激怒天明的目的,显然他想让他们快走,这样就不会过多暴露他的虚弱。但这也说明了他的状态非常糟糕。

盖聂蹲下身查看,卫庄手腕伤口处的皮肤已经转为青黑色,正向上臂一点点蔓延。他试着点了卫庄几处穴位,在他收指之时,卫庄身体一震,猛地咳出一口黑血。

盖聂盯着那点腥臭的血液,眉头慢慢地皱起。

===tbc===

前天晚上看科一看到四点半……本来以为早上考完可以睡一觉,结果人太多了我被延迟到下午才考,午觉根本没睡,晚上宛如已经升仙,打了一半就睡了,今天补完发上来2333希望小伙伴的回复不只是催更,而且还是在我已经说明了下次更文时间的基础上催更……你们可以多说一点看法嘛!没准驴蛋一高兴就双更了呢!【不可能】

评论(1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