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cp古今中外席卷八荒

 

【聂卫】一剑封喉 第四章

第四章生者

 

眼前的火焰发出“噼啪”地响声,天明一手托腮,百无聊赖地用树枝在火里晃来晃去。

虽说经历秦家的那一次偷袭后,他和卫庄的关系稍微亲近了一点,但对方本身就沉默寡言,性子还别扭,他多说两句废话还是会被瞪,丝毫没有聊天的可能。

大叔虽然也话少,但人家不会动不动就凶他啊!

天明愤愤地想,将手上那根被烧得差不多了的树枝扔进火堆,盯着火焰变化的轮廓,漫无目的地发呆。

卫庄不知道去哪里了,只丢下一句“生火等着”就不见踪影,现在快过去了一个时辰,他仍然没有回来。一个想法在天明脑海里挥之不去。

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他仔细琢磨,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些天和卫庄相处的最大好处是自己似乎变聪明了起来,他逐渐开始学会从利益而不是情感的角度解释问题,虽然这种解读有时让人心寒,但天明不得不承认,利益关系似乎更加牢固,换言之,只要利益还在,这种关系比有时人情更能让人安心。

从他没有把自己交给秦家来看,自己对卫庄还有用处。如果卫庄是要他身上的东西,没必要留着他的命,现在想来,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卫庄很可能选择和墨家合作。

光是救了现任墨家巨子一举,已经让墨家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所以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卫庄应该是确认了环境后离开,就算离开,也不会去太远,再加上卫庄武功高强,任何人想要无声无息的杀掉他,都不太可能,直到现在周围的林子都没什么动静,由此推测,卫庄没事。

想通这一层,天明心里直夸自己聪明,简直想要冲到大叔面前,让他表扬一下。

想到盖聂,他雀跃的心情又瞬间低落起来。

大叔现在在哪呢?他会不会来找我?如果他们两碰见,会不会打起来?

他缩起腿,将下巴枕在膝盖上,嘴里喃喃道:“大叔……”

忽然,旁边的林子里有了动静,像是有人在靠近。天明一下子来了精神,从火边跳起来,朝那个方向跑去,边跑边喊:“二叔!”

尽管方向和卫庄离开时的不一样,天明也没有过多怀疑。

他拨开眼前过高的杂草,抬头看去,正看到一个人俯视着他,光线很暗,看不清容貌,但眼神混沌而贪婪。

他不是卫庄。

一只手穿过草丛朝他抓来,天明大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他一刻不敢耽搁地爬起,朝火堆跑去,扯着嗓子喊:“救命啊!”

那个身影追了出来,月光一瞬间笼罩在他身上。

天明瞪大眼。

那是一个瘦弱的青年,披头散发,看上去神志不清,最重要的是,他的脸上有着奇异的血色纹路,让天明一瞬间想到了说书人口中那个虐杀人类的魔族小孩:

“……凶得不得了,神志不清,见人就杀,还食其肉,饮其血!”

他朝天明跑来,速度奇快,几下就追上了他,眼看那只手就要掐上自己脖子,一把剑带着金光呼啸着从天而降,立在地上,隔开了他和那个魔族。

那把剑是鲨齿。

天明还来不及激动,就被一只手扯着衣服拉到身后。男人身上还带着水汽,他眼神阴鸷,手握上剑柄,拔起鲨齿。

那个魔族甩甩头,发出的声音嘶哑难听:“杀……杀……”

卫庄哼道:“如你所愿。”

他长剑横握,凌厉的剑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青年猛扑而上,脚下一蹬,腾空避开横扫的鲨齿,一手眼看就要握上卫庄的肩膀,卫庄侧身避开,手腕一转,鲨齿向上切去,堪堪贴到青年的手腕,青年缩手,身体翻腾几圈落地,伸腿扫向卫庄下盘,卫庄一跃而起,鲨齿举至半空,带着万钧之势狠狠劈下。

“嗤。”利器没入血肉的声音。

有几滴温热的液体飞溅到天明脸上,天明浑然不觉。他只是盯着卫庄鲜血淋漓的手腕,失声叫道:“二叔!”

“无碍。”卫庄寒声道。他的剑砍在青年肩膀上,伤口冒出汩汩鲜血,但青年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而是在被剑砍伤那一刻张口咬破卫庄手腕,大口大口地喝血。

卫庄抬手,青年身子被拉起,竟一点不肯松口。天明见状,立刻小跑几步,一脚踢在青年肚子上,正在这时,卫庄一剑柄敲来,卸了他的下巴。他被天明踹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不住地喘气。

天明紧张地看向卫庄的手腕,鲜血还在流出:“二叔……”

卫庄眼带杀意,他扫视地上的植物,弯腰掐起一些,手掌一合一开,植物已经被碾碎。他将碎草按在伤口上,走向那个青年。天明赶紧跟上。

令人惊讶的是,青年脸上的魔纹已经消失。他急促地呼吸,似乎在忍耐肩上的痛苦,但他的眼神是醒的,现在他看上去像个人类。

卫庄用剑尖抵住他的咽喉,问道:“谁派你来的?”

“谁?”他哑声笑了,“没有谁,我爹死后,我就一直在这晃荡了。”

他看向卫庄:“你是修魔者?”

“是又如何?”卫庄反问。

“那你动手吧。”他微阖上眼,“我已经受够魔族的本能了。”

天明不能理解:“你自己不就是魔族吗?”

“非也。”青年道,“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魔,只是个半人半魔的怪物罢了。”

“怪物……”天明刚想接话,就被卫庄打断。

“魔纹消失,意味着你现在是人类?”

“你可以这么说……咳咳。”他侧头咳出两口血,“我只有被魔族的本能控制时,才会显出魔纹……”他深深地看了卫庄一眼,“你的血液充满力量,平复了我体内对于鲜血和力量的渴望。”

“杀了我吧。”他叹道,“我不想再害人了。”

“你还会变回那副样子吗?”天明皱着眉头问道。

“我体内魔族的血脉会促使我不断去杀人喝血来获得力量。”青年道,“现在他的血补充的力量只能暂时压制住,再过一段时间,我又会被本能控制,不断杀人。”

“废物。”卫庄评价道。

青年仰视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与你无关。”卫庄扬起鲨齿。

“也是。”他笑笑。在鲨齿挥起的那一刻,他喃喃一句:“你长得真像啊……”

剑擦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细细的血痕。

卫庄伸手掐过他的脖子提至面前。

“像谁?”卫庄沉声问。

天明有些莫名其妙,但他没敢插嘴,只能看着卫庄面带寒霜地威胁:“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你的眼睛……很像我的一位旧友。”青年艰难道。

也许是天明的错觉,他感觉卫庄的戾气又上一层。

“他叫什么名字?”

青年一愣,断断续续道:“难道你……是了,难怪……我再也没等到他。”

卫庄收紧手指:“回答我的问题。”

“……庄。”

尽管青年被掐得只能发出气音,他们还是听清了这个字。

卫庄松开手,青年一下扑卧在地,不住地咳嗽。

天明看看卫庄的脸色,聪明地不再发问。

“咳咳,他,咳,他还活着吗?”青年问。

“他死了。”卫庄道,“我亲手杀了他。”

青年愣住了。他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直直地盯着卫庄,震惊和心碎同时出现在他的眼睛里。

“你怎么敢……”他踉跄着站起,用尽全力握起拳头挥向卫庄,卫庄一退,他落了空,身体支撑不住地倒下。

“你能活到现在都是拜他所赐……”青年愤恨地看他,“你竟然……为什么……”

“拜他所赐?真是可笑至极。”卫庄勾起嘴角,眼里却殊无笑意,“我能活到现在,自然是拜我所赐。”

“他想杀我,但是失败了,所以我杀了他。如此而已。”

青年摇头,还想说些什么,但鲨齿凌空而下,一下便取了他的性命。

“你的遗言留得太多了,现在安心去吧。”卫庄道,他将鲨齿收回剑鞘,转身就走。

天明赶忙跟上,离开前他回头看了青年一眼。青年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

他刚想说些什么,卫庄却停下了。

“各位,好戏看够了吗?”卫庄冷冷道。

四周静悄悄的,月光照不到的林间像被泼了浓墨,看不见内里。在卫庄话音落下后,那些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团火焰,接着一团接一团,一群火焰像鬼一般包围了他们。

从暗处突然激射出一些东西,卫庄旋身,将那些一个不落地砍落在地,但在落地后,那些东西纷纷流出了液体。卫庄眉头一皱,正要离开,空中飞来的火把又拖住了他的脚步,火星掉落,他们周围瞬间燃起大火。

灼热感扑面而来,天明被脚边的火烫了一下,正跳起来,就被卫庄一下揪住甩出了火圈,他在半空中看见火正在层层蔓延,卫庄被困在了火圈之中。

“二叔——”他拉着嗓子喊。但对方充耳不闻,只是沉默地站在原地。

天明一落地,就被烟熏得眼睛一酸。连眼泪都在炙热的空气中蒸发,他嗓子发干,但还是不断喊着:“二叔——二叔——”

没有回应。

他心一横,改口道:“卫庄——”

像是这两个字突然给了他力量,他跪到地上,刨开泥土,孕育着植物的泥黏而湿润,他把它们拍在自己身上,一咬牙,赶在秦家人冲上来之前,一头扎进了火里。

 

 

卫庄站在火焰的中央,感到那灼人的温度不断逼近,几乎要被烟和火光弄得睁不开眼。他后退一些远离烧到面前的火墙,却碰到什么东西,他一低头,看到一双眼。

那双眼大睁着,充满了不甘,似乎对世界还有留恋。

太像了。

他恍惚地想。这场火,这双眼。

也许这十几年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他还在那个偏院,依然站在大火面前,无法逃开。

“……庄!卫庄!”有人叫他。

恍惚。

“庄……”女子的声音还是那么柔和,只是里面有了焦急,“快走……”

他站在原地,一步都动不了。

“庄……”女子的手无力的垂在他脚边,一双眼不甘地瞪着他。

“庄……”细若蚊鸣。

直到大火将那双眼吞噬,卫庄才开口,无声地唤道:

“母亲……”

 

有什么东西一下扎进了他怀里。

卫庄愕然低头,看见满脸是泥的天明。

“你是不是聋了!”情况紧急,天明也顾不得对方心情,劈头盖脸一顿吼,“快走!秦家的人要追上来了!”

……是了,这不可能是一场梦,他早已不是当年无能为力的少年了。

他微妙地想笑,但还是一把提起天明,轻功一展,跃出火海。

外面的秦人正个个严阵以待。

卫庄放下天明,唇角牵开一抹冷笑。他走向他们,散发的气息远比魔族还要骇人。

“我有一笔账,想和各位好好算一算。”

===tbc===

我恐怕是要修仙……日更应该到此为止了,我明天要开始看科一了2333万一科一都没过,我也没脸见人了QAAAAQ下一更不知道啥时候,可能等我27号考完科一以后吧,我得先缓缓【肝爆炸了】

时间紧,欢迎捉虫,祝食用愉快=w=

评论(28)
热度(77)